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73章 擒國成榮天失蹤
    第273章 擒國成榮天失蹤

    如果不是中紀委提前做了布控,皮國成恐怕真的就要逃了。《官+場+小+說+網m.guanchangxiaoshuo.org》李子明離開后,皮國成就意識到危險已經近在眼前。因為一個本地協助中紀委辦案的檢察院辦公室副主任,敢在他面前耍橫,就足以說明,他的權力已經在消退殆盡。所以,李子明離開后,皮國成便立即拿了早已備好的皮箱,開車準備從京海逃離出境。

    所有的后事,在幾天前都已經安排好了,父母送到了平南,兒子只能由老婆蘭夢潔照顧。當然,離開的事情,他并沒有告訴蘭夢潔。夫妻感情已經完全破裂,沒有這個必要了。

    提著皮箱離開辦公室的那一剎那,皮國成竟感到有幾分凄涼,不禁又回頭看了一眼這間自己曾經奮戰了將近十年的辦公室。就在這間辦公室內,他創造了自己的人生輝煌,也將自己一步步推向了腐敗的深淵。

    下樓驅車,皮國成沒敢做絲毫停留,此一去將是永別,將是以后數十年的亡命天涯。作為一個經濟大市的副市長,皮國成曾經無數次去國外考察,但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真的要滯留異國他鄉。西方發達國家的文明確實非常發達,也非常吸引人,但故土終究是故土,只有在這里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人生的意義。如果當初跟蘭夢潔直接多一份信任,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寬容,或者干脆聽之任之,自己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然而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想要回頭,除非輪回。

    將車開除市委大院后,皮國成還自作聰明地特意做了一個巧妙安排,致電市委值班室,說自己去省城開會去了,到明天才能回來。目的當然是要麻痹即將要抓他的中紀委的人。

    不過,他怎么也沒想到,就在他把車開出市委大門的那一刻,已經被中紀委的同志跟蹤了。隨后在高速路口,就被趕來的兩輛警車堵了下來。

    那一刻皮國成知道一切都完了,一下子便將自己徹底放空了。或許這也是一種解脫方式吧!

    “皮國成,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公安部特派小組荷槍實彈的警察站在皮國成的面前,將一副冰冷的手銬銬在了皮國成的雙手。

    “嘿嘿……嘿嘿……哈哈哈……”

    一陣凄慘的笑聲,皮國成想要大喊一聲,卻不知道說什么好,轉身間發現,就在不遠,李子明正用利劍一樣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他。恍惚間,他發現自己一個堂堂副市長,竟然敗在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小的檢察官手里。

    “李子明!”皮國成惡狠狠地叫了一聲,隨之冷笑道:“告訴你,就算我死,也要拉上羅榮天給我墊背。”

    這句話向匕首一樣扎在了李子明的心里。但李子明并沒有為之動容。因為此刻的李子明非常清楚,要想從皮國成嘴里獲知羅榮天的下落,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問他也是白費口舌。然而,皮國成究竟把羅榮天藏在了哪里,是不是已經把羅榮天給殺害了?對于這樣一個惡貫滿盈的人來說,做出什么樣的事情都已經不奇怪了。

    根據中紀委副書記童向前的指示,皮國成特派小組的同志直接押回了省城。與此同時,河朔省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賀長齡也在被省委召回到省城后,直接拘捕了起來。河州市委副書記田慕平也在辦公室被省紀委的同志帶走了。

    然而,河州的案子并沒有因此而結束。檢察院依然關押著一百多名地方各級官員,已經失蹤數日的羅榮天尚沒有任何消息。最讓人震驚的是,副檢察長胡青海在聽說皮國成被逮捕后,竟然跳樓自殺了,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賴秋燕也在皮國成被捕后不知所蹤。

    對于胡青海的自殺,大家或多或少還可以理解。胡青海勾結皮國成陷害羅榮天,本來就是罪大惡極,或許身上還有其他的案子,知道被抓后,遲早是一死,不如自行了斷了。后來的實事也證明,胡青海擔任河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一職十年間,可以說是劣跡斑斑,與公安機關勾結,私放人犯,收受他人賄賂上千萬元,而皮國成的兒子皮軍當年被人替換的幕后真正主謀就是他胡青海。

    但是宣傳部長賴秋燕的失蹤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賴秋燕曾在下面擔任過常務副縣長,后來被調任河州后,先后擔任過人大副主任、副市長,直至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她為什么會失蹤,會不會跟皮國成的案子有什么牽連呢。

    因為在過去的調查過程中,從來沒有發現過他跟皮國成有什么來往,更沒有發現她跟皮國成的案子有什么沾染,所以就變成了一個懸疑中的懸疑。

    河州的班子幾乎整個爛掉了,省委不得不重新考慮河州的班子問題,所以在皮國成被帶走后,第三天便把北部市一個叫阮金學的市委書記調任河州主持工作。

    阮金學曾在省紀委工作過,又在省委副秘書長的位置上待了四五年,是王大同書記到河朔后才下派到地方擔任一把手,可以算是王大同書記提起來的干部。王大同書記之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上把阮金學這樣紀委出來的干部調派到河州,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阮金學配合中紀委、省委、省紀委,將河州的情況徹底搞清楚。

    因此,阮金學到任后,馬上開始對檢察院關押的一百多名官員進行逐一審查。這些人在當初在拘捕的時候,就是被認定為跟皮國成有涉的官員,所以審查基本還算順利,都能多多少少牽扯出一些皮國成受賄、腐敗等問題。這無疑為進一步解決皮國成的問題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不過光顧著審查這一百多名涉案官員的阮金學,自然就把賴秋燕和羅榮天的失蹤給忽視了。如果在平時,一個市委常委失蹤絕對算的上是大案、要案,可在這個檔口,跟皮國成的案子相比,一個賴秋燕的失蹤似乎就算不得什么事兒了。

    當然,李子明并不關心一個賴秋燕的失蹤。李子明關心的是檢察長羅榮天。半個多月時間過去了,羅榮天是死是活依然音訊全無,這讓李子明可以說心急如焚,雖然最高檢的嘉獎令讓李子明得到了一時的欣慰,但是一想起羅榮天依然沒有絲毫的消息,李子明的心就又被揪了起來。

    對李子民而言,羅榮天對自己不光有知遇之恩,可以說這么多年兩個人一起相處,李子明已經把羅榮天當成了自己的大哥。說句義氣話,他寧愿失蹤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是羅榮天。就算是皮國成已經對羅榮天下了黑手,那也應該有個尸首啊。可現在卻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就在李子明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腦海中忽然出現那天在市委賴秋燕辦公室的一幕。那天去找皮國成是時候,誤走進了賴秋燕的辦公室,卻也是誤打誤撞,在賴秋燕的辦公室撞上了皮國成。

    按理說,一個常務市長到宣傳部部長辦公室坐坐,并沒有什么奇怪,何況兩個人的辦公室還是鄰居,那就更沒有什么值得懷疑的了。可李子明卻覺得這里似乎有死蹊蹺。再仔細琢磨當時的細節,馬上覺得兩個人當時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就在皮國成離開的時候,賴秋燕好像有什么話要給皮國成說。

    再則,皮國成被捕后,賴秋燕就隨之失蹤了,連帶著連羅榮天也沒有了任何消息。這難道單單只是某種巧合嗎。會不會是皮國成在臨走時,將羅榮天交給了賴秋燕呢。這種猜測盡管有些荒唐,但是如果兩者之間有聯系的話,那么這種解釋無疑是最為合理的了。

    如果以上推論成立的話,那么找到賴秋燕,便能等于找到了羅榮天。

    可是賴秋燕已經失蹤半個月了,茫茫人海,又到哪兒去找呢。賴秋燕并不像皮國成那么惹人注目,甚至她的失蹤都沒有引起新任市委書記阮金學的足夠重視。這讓李子明一下子陷入了困頓之中。

    就在此時,省高檢李高矚的電話打了過來。沒別的事情,李高矚也是關心羅榮天的下落。簡單向李子明詢問了一下情況,李高矚也陷入了無奈之中。因為這里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賴秋燕盡管已經失蹤了,可賴秋燕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也沒有人舉報賴秋燕存在貪腐行為。所以高檢就是想插手也不知該如何下手。

    李高矚最后道:“子明,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先把情況向王大同式搜索,或許會起到一定的作用。你覺得呢?”

    這個節骨眼上也只能如此了。如果賴秋燕還在國內,那么由公安部門參與的拉網式搜索無疑更有利于查到賴秋燕的下落。一

    @!~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