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61章 圖謀貴心志不堅
    79閱.讀.網第261章 圖謀貴心志不堅

    掛斷胡青海的電話,皮國成再也沒心思在家里待下去了,給父母打了聲招呼便驅車往市里趕去,

    在路上思來想去,皮國成還是給曾可信去了個電話,他希望能跟曾可信來一次開誠布公的談話,他不相信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人會干出這種落井下石的事情,他不相信,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當然,約曾可信出來的時候,皮國成什么也沒有說,但是他在電話里給曾可信傳遞了一種不容置疑的信息,那就是希望曾可信不要忘恩負義,然而掛斷電話后,皮國成馬上又改變了主意,因為他發現這種所謂的“義”在現實生活中似乎并沒有多大的意義,說白了只是維系關系的借口而已,于是在趕往跟曾可信見面的河州大酒店的路上,皮國成就改變了主意,

    兩句必要的客套后,皮國成便將一個箱子推到了曾可信的面前道:“可信,作為多年的至交好友,你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兒,我一直覺得沒能盡到一個做朋友的責任和義務,這點錢你先拿回去用,如果不夠的話,你再給我打招呼,”說著將箱子打開了,

    整整一箱子花花綠綠的鈔票,曾可信一下子傻眼了,愣了半天才急忙推托道:“皮市長,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錢我不能收,我要是收了你的錢,那我成什么人了,”說完急忙將箱子蓋起來,重新推到了皮國成的面前,

    雖然曾可信做了推托,但是皮國成能從曾可信的眼神中看出來,對于這一堆花花綠綠的鈔票,曾可信并不是沒有動心,是啊,面對這誘人鈔票,誰又能不動心呢,曾可信的工資不到四千元,這三十萬元,差不多相當于他十年的收入,還要不吃不喝,他豈能不動心呢,

    皮國成馬上瞪著眼睛虛意嗔怪道:“可信,你這是什么話,怕我的錢燙了你的手嗎,你說你成什么人了,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當然,我跟你一樣,也是個窮光蛋,哪兒有這么多錢,這些錢是你嫂子讓我特意拿給你的,你要是推遲的話,那我只能讓你退給你嫂子了,”

    曾可信有些感動了,看著皮國成重新推到面前的箱子,嘴唇顫抖了幾下,又想起了死去的母親河妹妹,還有妹夫和才剛剛十二歲的小外甥,說實在話,他恨皮國成,恨這些造成娘娘河潰壩的貪官污吏,可是面對這要用自己十年才能換來的花花綠綠的鈔票,他開始動心了,

    人死不能復生,死人總不能擋住活人的活路,這是人之常情,自己至今還住著機關分的那七十多平米的公住房,這些年妻子生病,兒子花錢,根本沒有積蓄買得起房子,有了這三十萬,再添點錢,便可以買新房了,

    新房,這可是妻子和兒子這么多年一直以來的夢想,妻子雖然賢惠,但女人終究是女人,看著別人都住進豪華、漂亮的房子,好多次都跟自己念叨,無奈生活拮據無法滿足妻子的愿望,有了這三十萬,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了,

    不過曾可信也非常清楚,皮國成這三十萬可不是白給的,什么朋友、兄弟,恐怕只是借口罷了,收了這三十萬就要歪嘴說話,就要把明明無罪的羅榮天辦進去了,這可是違背良心和他做人原則的事情,

    可是看看現在的官場,真正干凈的官員還有幾個,還有誰還會像自己一樣堅持原則,整個紀委大樓里,誰不是住著新房,開著小車,他們的錢都是從哪兒來的,單憑他們的那點工資恐怕就是奮斗一輩子也過不上那樣的生活,

    隨波逐流或許并不是曾可信的意愿,但是已經四十歲開外的他,已經找不到能讓妻兒過上好日子的辦法了,

    “收下吧,可信,”皮國成一只手放在那只裝錢的箱子上拍了拍,“咱們是兄弟,我給你錢決沒有別的意思,事情該怎么辦還怎么辦,”說著又有些動情了,“說實在話,這些年一直覺得很孤單,盡管平常總有一堆人圍著,但我心里很清楚,那些人不是朋友,他們看重的是我手中的權利,只有你才算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你說呢,”

    曾可信呆呆地看著皮國成,竟從這位河州叱咤風云的副市長眼睛中看到了一絲真誠,這讓他想起了上大學那會,自己是班里的團委書記,皮國成是班長,兩個人一起搭班子的那段時光,那時候雖然很清苦,但友誼很純潔,經常為了一件事情,為了一個觀點吵吵鬧鬧,但過后又會和好如初,那樣的時光是值得懷念的,

    點了點頭,曾可信將一只手落在了皮國成的手上,兩個人的手便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一刻,曾可信體會似乎又找到了曾經那純潔的友誼,然而,他卻忘了,這種友誼是皮國成用整整三十萬現金喚醒的,

    “好了,什么也不用說了,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難,不要客氣,盡管給我說,我還有點事兒,就不跟你多說了,”皮國成說完起身要走,

    三十萬元,對于曾可信而言無疑是非常沉重的,盡管收了下來,但心里還是有些過意不去,這跟三年前,皮國成力挺他擔任紀委副書記時的情景似乎根本就是兩碼事,三年前,皮國成在市委常委會上,不惜跟劉云奇鬧翻,也力主曾可信擔任紀委副書記,當時的皮國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曾可信覺得只有自己才是紀委副書記最適合的人選,皮國成之所以在常委會上力挺自己,完全是處于公心,可是這三十萬,你怎么也不能說是公心,那么你就沒有理由不報答人家了,

    “國……國成……”曾可信隨著皮國成的起身而站了起來,就在皮國成轉身要走的一刻,叫了一下皮國成的名字,卻因為這些年已經習慣了叫皮市長而顯得有些別扭,

    皮國成也不由愣了一下,激動道:“可信,你剛才叫我什么,你能不能再叫一遍,”

    “國成,”曾可信順著皮國成的意思,又叫了一遍,臉上同時寫上了激動的笑容,

    皮國成便再次抓了曾可信的手,一把擁了起來道:“可信、可信、可信……你知道嗎,這些年你一直皮市長、皮市長地叫,我這心里就跟刀子攪一樣……”說著竟哽咽了兩聲,重新坐了下來道:“對了,咱哥倆今天要好好喝一杯,你不許給我說不行,”說著馬上喊來服務員,安排酒菜,

    這一晚,曾可信只喝的天昏地暗,爛醉如泥,從敘說同窗之誼開始,一直說到現如今的工作,將這些年的滿腹牢騷統統倒了出來,到最后卻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什么,四瓶五糧液見底后,便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曾可信揉了揉依然有些難受的腦袋,發現皮國成早已離開了,那箱鈔票依然放在床頭柜上,只不過上面多了張紙條:

    可信吾弟:我今天早上還有個會,就不陪你了,錢的事情,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能因此而犯錯誤,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夠處理,兄:國成,

    看著這張皮國成親筆紙條,曾可信不由地嘆了口氣,皮國成要用這三十萬讓他干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紙條上說的也不過是遮人耳目罷了,受人錢財替人消災,同學之誼究竟還有多少,實在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回想昨晚情形,曾可信又覺得是那么的可笑,就好像發了一場春夢一般,

    猶豫再三后,曾可信還是給皮國成去了一個電話,將李子明手中掌握了胡青海陷害羅榮天視頻錄像的證據告訴了皮國成,同時還含蓄告訴皮國成,余華清已經反水,當然,自己給羅榮天透露消息的事情自然不會說,

    這樣的結果對于皮國成而言無疑是五雷轟頂,

    掛斷電話,皮國成就忍不住將手中的一沓文件重重摔在了桌子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李子明竟然會事先做好了這方面的準備,而且還錄了像,現在竟連余華清也給策反了,這個李子明到底是個什么玩意,怎么處處跟自己作對,而且處處能給自己制造出不小的麻煩,

    一旦胡青海陷害羅榮天的實事成立,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胡青海本來就是個軟骨頭,要是把自己也給供出來,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想到此處,皮國成立馬把電話給黑豹撥了過去,將詹天彪扔進地穴之中后,皮國成就把天虎幫暫時交到了黑豹的手中,盡管黑豹沒辦法跟詹天彪比,但是要比詹天彪忠誠的多,更不會干出那種英雄惜英雄的狗屁事情來,

    “黑豹,你給聽好了,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三天之內必須把李子明給我滅了,聽明白了嗎,”皮國成狠狠道,

    對于皮國成而言,這已經是最后一搏了,這段時間,他隱隱感到了一種難以言表的不安和恐慌,再也無法以找到以前那種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感覺,好像過去的權利磁場在漸漸減弱,甚至消失,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