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59章 轉機明決勝河州
    第259章轉機明決勝河洲

    省委書記王大同,在省高檢審訊監控室看著對嚴氏兄弟的審訊,不由地眉頭就皺了起來。一旁的省高檢檢察長李高矚,便陪著笑臉問道:“王書記,是不是覺得河州的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啊?”

    王大同嘆了一口氣道:“不是有些出乎意料,而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真想不到河州的情況會如此嚴重,這個皮國成那兒還是我們黨的干部,簡直就是土匪強盜啊。竟然干出這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黨內的干部要都是這個樣子,還談什么執政為民、立黨為公。”

    李高矚卻在一旁適時提醒道:“王書記,您別忘了,皮國成可是裘老的干兒子。你要辦他,裘老那一關恐怕不好過啊。裘老現在盡管已經退下來了,但是在中樞說話還是有一定分量的。您就不擔心裘老……”

    李高矚只把話說了一半便停了下來,看著王大同,等待王大同的態度。對于此次以賀長齡、皮國成為代表的河州市委將羅榮天兩規,李高矚也感到非常震驚。李高矚沒想到,河州市委竟然會如此大膽,在沒有給省高檢打招呼的情況下,就公然將羅榮天從檢察長的位置上拿下。雖說他賀長齡是省委常委,但這未免也太不把省高檢放在眼里了。

    對于這位裘老,王大同明顯還是有一定顧慮的,沉默了一會道:“我相信裘老要是知道皮國成的所作所為,也不會護著他。”其實心里也非常擔心皮國成的所作所為,這位裘老并不是不清楚,而是非常清楚。或許這位裘老早就已經攪了進來。那樣的話,事情恐怕就很難辦了。

    李高矚附和道:“那是,那是,相信裘老要是知道皮國成在河州的所作所為,也不會原諒他。”停頓了一下,還是道:“您看我是不是將這件事情給最高檢做個匯報?”

    王大同想了想道:“這樣也好。你給最高檢做個匯報,我也去一趟中樞,咱們來個雙管齊下。”又嘆息道:“皮國成的問題不解決,河朔的干部隊伍就沒辦法整飭啊。”

    李高矚便笑問道:“看來王書記此次是下定決心咯?”

    王大同道:“高矚同志,現在已經不是我下不下決心的問題了,而是人家逼得咱們退無可退了。如果再這樣讓步下去,早晚一天我們恐怕要連這個政黨都交到他們手中了。現在皮國成的問題,現在已經不是個例了,全國各地都有,而且非常嚴重。盡管這些年各地省委都有向中樞反映,但是中樞方面呢,為了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一直想找個兩全的辦法。可是呢,這些年找來找去,非但沒有找到什么好的辦法,反倒讓他們越做越大,以至于到了幾乎無法收拾的地步。所以,這次中樞方面才決心給他們來個一鍋端。”

    李高矚似有所悟點了點頭道:“原來是如此。”又道:“其實對于像皮國成這樣的人,早就應該實行零容忍了。”笑了一下接著道:“說句不該說的話,其實這些年,我一直覺得中樞方面的做法有欠妥當。盡管政權**,對于每個國家都是頑疾,但怎么也不應該放手不管。這樣的結果,必然會威脅到黨的執政地位的嘛。”

    王大同點了點頭嘆息道:“是啊,我們這個國家,**可以說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官商勾結,官官相護,政權管理靠**,社會發展靠**,經濟拉動靠**,這本身就是一種畸形發展。如果不根除,遲早一天會出事。”

    李高矚思慮良久道:“可是下面一直流傳一種說法,說我們目前的經濟社會發展本身就靠**來維持著,甚至于經濟的高速增長跟**也分不開,一旦大力整治**,恐怕我們現在經濟體系很快就會土崩瓦解。”

    王大同馬上有些激動道:“胡扯!說這種話的人,我看他本身就是**分子,擔心國家反復查到他的頭上,反他的腐,便要制造出這樣一套歪理邪說,我還沒有聽說過那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是靠**拉動的。這種人就該拉出去槍斃。”

    李高矚道:“話雖這么說,可人家說的滿有理哩。就拿公款消費來說:人家說公款消費不僅促進了第三產業的發展,而且還大大刺激了消費,把死錢變成了活錢,加速了資本流動,促進了社會的發展。雖然增加了政府負擔,但是給社會上增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可以說是一害百利。”

    王大同頗為憤慨道:“你說說,這都是什么狗屁邏輯。這不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嗎。”

    李高矚道:“對,這就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可偏偏就有很多人相信這樣的經濟學邏輯,而且還有一些教授、學者為之搖旗吶喊,把這種畸形的東西,說的合情合理。這就好像前些年有個教授說自行車污染比汽車嚴重一樣,可以說是對公理和道德的公然挑釁。”

    王大同冷笑一聲道:“恐怕不止這些啊。你看著吧,經濟一旦出現滑坡,這些人就會把原因歸結到反腐上面。總之,現在這種**治國、**治黨的畸形社會形態,給今后很長一個時期內造成的危害,我們現在是很難估量的。”

    從檢察院出來后,王大同書記特意給李子明去了個電話。

    “子明,看來你這個孫悟空,不需要經過西天取經便已經成正果了,這一次你做的很好,我要代表省委表揚你。不過現在還是給你慶功的時候,我還不能給你什么。因為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同時,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希望你能再接再厲,你能做到嗎?”王大同用和藹的口吻表揚道。

    李子明壓根沒想到王大同能親自給自己打電話,不免有幾分激動,急忙道:“王書記,請您和省委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和省委的希望。”說完又覺得這話說的似乎有點過了,目前河洲的情況,單憑一人之力恐怕很難會有什么建樹,更別說要面賀長齡和皮國成這樣的老狐貍了,便急忙嘿笑一聲道:“不過王書記,我也希望您和省委能下決心徹底鏟除河洲的毒瘤。”

    王大同便呵呵笑了起來道:“這一點請你放心,我和省委已經完全做好了這方面的準備,河洲的這個毒瘤,我們是一定要鏟除掉的,不管遇到多大的壓力,我們也絕不會放棄。你小鬼頭都有這樣的信心,我們就更沒有理由不這么做了嘛。”

    王大同說著停頓了一下,語氣便嚴肅了起來接著道:“榮天那里的情況怎么樣了,你和檢察院的其他同志有辦法了嗎?要不要我給省紀委打招呼?”

    李子明想了想道:“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這件事情,您還是交給我們自己處理吧。另外,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您,河洲紀委副書記增可信并不是跟他們是一路人,而且我們手里也有他們栽贓陷害羅建的證據,所以我相信,羅檢應該很快就沒事了。”

    “曾可信?這個名字好像有點印象,是不是擔任過河洲市委辦公室副主任?”王大同在電話里問道。

    李子明想不到王大同竟然認識曾可信,但是李子明自己對曾可信并不是特別熟悉,便實話實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已經跟他見過面了。他的妹妹、妹夫,還有小外甥都在此次娘娘河潰壩事故中喪生,他對二號人物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對此次羅檢被抓的事情,事先也跟羅檢通過氣,只是我這里出了點意外,才讓他們得逞了。”

    王大同道:“這就好,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千萬小心,不要上了人家的當。對這個曾可信最好有所保留。”

    王大同的話里明顯有話,李子明便不解問道:“王書記,您能把話再說的明白一些嗎。是不是這個曾可信有什么問題?”

    王大同沉默了一會才道:“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我記得有一次我去你們河洲搞企業調研的時候,負責接待工作的人員中就有一個叫曾可信的市委辦副主任。我之所以能記住他的名字,是因為在我們吃完飯離開的時候,我上了趟洗手間,出來的時候見他讓服務員給他拿了兩瓶酒。我當時也沒有說破,就問了一下劉云奇他的名字。盡管這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也能從側面反映出一個人的品質問題。”

    原來如此,接待順便k走兩瓶酒這樣的事情,在市委接待中可以說不能算是什么事兒,沒想到王大同竟然會留意到。不過,正如王大同所言,也能從側面反映出一個人的品質問題。那么曾可信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呢,難道會是皮國成派來的間諜?這樣的可能性恐怕是不存在的。王大同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了。

    不過李子明還是道:“謝謝王書記提醒,我一定注意。”

    然而,讓李子明沒想到的是,這個曾可信后來竟真的給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