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58章 良謀出敲詐華清 下
    第258章良謀出敲詐華清下

    李子明沉默了一會道:“余主任,我相信你,不過你也要幫我們一個忙。盡管現在我們手里已經有了胡青海陷害羅檢的罪證,但是還需要一個人對胡青海的所作所為進行指證。我思來想去,覺得只有你最合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當然,我也知道,這件事情,的確讓你有些為難,不過大家都是為了黨的事業,為了人民的事業,所以,希望你千萬不要推辭。”

    余華清還是哼唧了半天才道:“子明,實話跟你說了吧,并不是我不愿意指證胡青海,而是我這個人向來膽小,不愿意給自己招惹是非。我不妨給你說句交底的話,你們這樣做盡管可以拆穿胡青海的陰謀,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要把羅檢拿下的市委和賀省長。即便是這一次你們成功了,他們下一次還會出招。聽我一句勸,胳膊擰不過大腿,你們是斗不過市委的。我也只能言盡于此了。”

    李子明故意哼哼冷笑了兩聲,心想,看來這個余華清還是在耍滑頭,可以說是墻頭草隨風倒。到目前為止,盡管由他來指證胡青海,并不是必須的,但由他指證,無疑會給胡青海和賀長齡、皮國成他們帶去更大的沖擊,讓他們知道想要耍手段把羅榮天從檢察長的位置上趕下來,也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既然這樣,那就當我什么也沒說過吧。”李子明說著站起來邊往外走邊接著道:“不過,余主任,我還是想奉勸你一句,你想清楚了,羅檢可是王大同書記親自安排在河州的檢察長,并不是誰想拿下就拿下的。你想想,王大同書記,為什么要把羅檢安排在河州,目的是什么。另外,我覺得你至今還是沒搞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誰才能真正主宰河州的事情。皮國成?賀長齡?我看都不是吧。”

    余華清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在想:李子明說的何曾不是呢。娘娘河潰壩事件后,王大同書記為什么要在河州欽點羅榮天這么一個檢察長?那明顯是要肅清河州官場。誰才能真正主宰河州的事情呢?那自然是省委和王大同書記了。然而,常言說得好,縣官不如現管,現在主持河州工作的是賀長齡和皮國成。雖然王大同書記有意拿下這兩個人,但最后角逐究竟孰勝孰敗也是實難預料的事情。

    那么面前這個李子明呢。李子明是羅榮天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就憑他一人之力,就想跟賀長齡和皮國成對壘,那恐怕也未免有點太過兒戲了吧。就算再加上羅榮天從臨河和平南帶過來的唐春華和馬俊燕,那也絕不會是賀長齡和皮國成這兩只老狐貍的對手。

    猶豫再三后,余華清還是謹慎笑道:“子明兄弟,你說的一點不錯。河州的事情自然是省委和大同書記說了算。但是我一個小小的檢察院辦公室主任,恐怕也幫不上什么忙。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經給你說清楚了。我所能做的也就是這些了,請你原諒。”

    余華清還是在打太極。李子明心中難免有些火了,心想,看來不給他加點分量,這家伙是不會服輸了,便從鼻子里嗤笑了一聲道:“余主任,我非常理解你的難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嘛。不過我覺得,你還是沒把我剛才給你說的話聽進去。既然你是這個態度,那就不能怪我不客氣了。我會將胡青海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省委反應。當然,這中間也少不了你一份功勞。到時候,省紀委的人下來調查,恐怕就不止調查這件事情了。你這些年在檢察院辦公室做了什么,你心里應該清楚。我怕你倒時候,再想隱瞞恐怕就是難上加難了。”

    這句話可以說是相當有分量的。余華清給胡青海提供鑰匙的事情,只能算是工作失誤,而且他剛才也說了,是胡青海威逼利誘他,他才將鑰匙給了胡青海,就算是查起來,他也沒多大的責任。但是如果要調查他這些年在檢察院辦公室的所作所為,那恐怕就不是說說就能完事的事情了。盡管他這些年管著辦公室的一攤子工作并沒有沾到什么大便宜,但是貪污**金額是累加的,要是把這些年他在辦公室貪污**的錢全部算在一起,怎么也夠判他的刑了。

    余華清的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拉住李子明道:“子明兄弟,你怎么能這么說話呢。辦公室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也就撈點湯湯水水,犯不著向省委領導匯報吧。”停頓了一下,馬上轉變了態度道:“子明,你看這樣好不好。你讓我做的事情,我以匿名信的形式向市委做個舉報……當然實名也可以,紀委那邊我還是就不要去了吧。你看怎么樣?”

    這家伙的態度明顯能推就推,能賴就賴,李子明有些不耐煩了,一甩手道:“余主任,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不過我警告你一點,要是羅檢有什么閃失,那你別怪我不客氣。”說完來開門,甩手離去。

    從余華清的家中出來,手機就響了起來,李子明拿手機看一眼,發現竟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還是接了起來,問道:“你好,哪位?”/>

    “你好,你是李子明吧。我是河州市紀委副書記曾可信,你能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嗎?”

    電話里的陌生人自報家門,說自己是市紀委副書記,這倒讓李子明多少感到有些意外,便謹慎道:“是,我是李子明,你找我有什么事兒嗎?”

    曾可信道:“是羅檢讓我找你的。你告訴我,你現在在什么位置,我馬上過去找你。”

    這個時候,李子明不得不謹慎從事,想了想道:“曾書記,你能告訴我,羅檢讓你找我有什么事兒嗎。”

    曾可信不由在電話里嗤笑一聲道:“怪不得羅檢那么器重你,想不到你還挺謹慎。那我告訴你,羅檢說了,只有你才能給他脫罪。我找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盡管李子明心中對這位曾書記依然有些不太信任,但是為了羅榮天還是決定見見他,便看了一下晚上的手表道:“這樣,二十分鐘后,我們在娘娘廟門前見,你看怎么樣?”

    曾可信痛快地答應了。

    時間已經過了十一點,從地穴中出來后,李子明幾乎還沒有做任何的休整,盡管平時身體還算不錯,可這個時候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了,在夜市上隨便吃了點東西,看了一下表,發現離跟曾可信預定的時間已經只剩不到五分鐘了,急忙伸手擋了一輛出租車。

    不想就在這時,幾個人立即將李子明圍了起來。李子明這才發現為首的不是別人,正是天虎幫的頭號打手黑豹,不由皺起了眉頭。

    黑豹冷笑了一聲道:“李子明,想不到你小子能耐還真不小,竟然能從地穴中逃出來。不過今天恐怕就沒那么好運氣了。”說著一揮手,手下幾個人立即如惡狗一般像李子明撲了過來。

    若是在平時,李子明肯定會手下留情,畢竟這些打手還不能算是窮兇極惡之徒,然而數日被困在地穴之中,讓李子明心中難免積下一口莫名的怨氣,出手自然不會容情。

    前面一個打手手中的鋼管剛剛撲過來,李子明稍稍躲閃,伸手便卡在那家伙的脖子上,根本沒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往前推了過去,剛好后面跟上一個家伙手中的鋼管摔打了過來,便直接將被卡了脖子家伙的腦袋送了過去。

    只聽砰一聲,被卡了脖子的家伙腦袋馬上開瓢,鮮血如柱而出。李子明看也沒看,一甩手便將那家伙扔在了一幫,向下一個目標沖了過去。

    此情此景,幾個打手連同黑豹也有點嚇傻了,他們只知道李子明功夫厲害,卻沒有想到會是如此狠角,不由倒退了幾步。卻還是頂在了李子明的面前。

    李子明不容分說,突然一個側踹向旁邊一個蠢蠢欲動的家伙胸口踢去。這一腳力道之大,李子明也就在部隊上訓練的時候才用過。一腳過去,那家伙便飛出去七八米遠,重重地摔在地上,血沫子立即從口中噴出。

    在地穴中憋屈了三天兩夜,讓李子明心中充滿了仇恨。放倒兩個后,擋在前面的家伙正準備轉身逃開,李子明哪兒容他逃走,快步上前,一把揪了頭發,往后一拉,同時抬腿便往那家伙腰眼頂了上去。只聽喀嚓一聲,那家伙的腰恐怕早已被折斷。

    站在后面黑豹看的傻眼了。他是李子明交過手的,雖然知道李子明厲害,但如此打法,還是讓他感到非常恐慌。這哪兒是打斗,這簡直就是在拼命啊。

    “黑豹,有種就往前走!”李子明的目光中充滿了殺氣,一步步向黑豹逼近。

    短短不到三分鐘時間,就放倒己方三人,而且看那樣子,恐怕八成非殘即死。黑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看李子明剛才的輕松的手段,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對手啊。

    “李子明,我們老大說了,只要你交出嚴珍珍,就絕不為難你。我勸你最好還是……還是識相點,別把惹惱了我們老大,你小子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黑豹威脅道。

    李子明冷哼一聲,一咬牙根本沒搭話,往前跳了兩步便站在了黑豹的面前,左右開光在黑豹的臉上狠狠摔了幾個耳光,直打的黑豹臉頰黑紅一片,才一把揪了黑豹的衣領道:

    “黑豹,我今天放你一馬,回去給皮國成捎個信,讓他好之為之!”

    李子明說完往后一推,腳下一勾,將那黑豹摔了個迎面八叉,揚長而去。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