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52章 論成敗靈魂深處
    第252章 論成敗靈魂深處

    到目前為止,皮軍的問題盡管還不是特別清楚,但是正如老頭所言,他不過是孩子,恐怕除了依仗他父親皮國成的勢力做事魯莽一些,用非法手段弄了一些錢之外,估計問題也并不會很大,因為其年齡還不到十八歲,判死是不可能的,進少管所卻在所難免,

    李子明便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們會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盡量少判他幾年管教,但是他畢竟犯了法,完全不判刑是不可能的,”

    老頭表示理解道:“這個我知道,”嘆了口氣接著道:“好了,咱們今天先聊到這兒,你先跟你這個女同事在上面呆一會,我下去應付一下我那不爭氣兒子,”

    李子明急忙一把拉住了道:“老人家,不是我信任你,你現在下去,皮市長要是問你跑到房子上面干什么,你怎么回答呢,這樣不是一下子就把我們暴露了嗎,”

    剛才李子明站在房子上能看見皮國成并沒有帶人,但是這也是很難說的事情,毫無疑問,在此時的皮國成已經變得非常謹慎了,他不可能一個人貿然跑回家中,也就是說,皮國成盡管帶了人,但是并沒有讓進門,而是在門外的等著,要是應付一個皮國成,就算是現在李子明身體虛弱,應付起來也是綽綽有余,不過要是面對詹天彪的手下,那就很難說了,

    老頭淡然一笑,在李子明的肩膀上拍了拍,又看了一眼一直躺在李子明懷中的嚴珍珍道:“小伙子,你放心吧,我有辦法應付他,絕不會讓你暴露的,”說著從天窗上出去,順梯子下去了,

    沒下到院子里,就聽見皮國成急切問道:“爸,你上房子上面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聽到什么動靜了,”

    老頭哼了一聲道:“你還知道回來啊,,”說著便將梯子撤了,接著道:“前幾天下雨,我聽見上面嗶嗶啵啵地響,以為房頂漏雨了,所以上去看看,對了,上面的卷揚機是咋回事,你弄的嗎,你平白無故往上面放個卷揚機干什么,還有,你那間房子上面破了那么大一個洞,你怎么也不知道補一補,”

    老頭的問題顯然是皮國成預料之中的,便笑了一下道:“爸,你忘了,那個洞原來是咱家的紅薯窖的位置啊,蓋房子的時候,我覺得留下來或許還有些用,就沒有填埋,卷揚機自然是下紅薯窖用的了,”又問道:“你沒下去吧,”

    老頭一擺手道:“嗨,我下那下面干什么,黑咕隆咚的,再說了,我這腿腳還下得去嗎,”

    皮國成和父親說著話,李子明忽然想起了農村建房的時候一般都要在房梁上寫上建房的年月日,便不由抬頭向房頂的大梁上看了過去,房梁上果然寫著:x年x月x日,竟然是剛剛建好不到三年的功夫,再聯系皮國成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估計那個底下制毒的地穴就是在三年前建這個房子的同時建成的,

    只聽皮國成又問道:“爸,這短時間,你和我媽身體都還好吧,怎么不見我媽呢,”

    老頭道:“你媽去張家給幫忙捏饃去了,張家女兒新蓋了房子,過幾天房子上梁,你媽給人家捏上梁糕去了,”

    皮國成便用埋怨的口吻道:“我媽都七十多了,還給他們捏什么饃,你也不說勸著點,”

    老頭子道:“鄰里鄰居的不去哪兒行,你媽就那點手藝,人家開了口,怎么好不去,”停頓了一下接著問道:“對了,國成,前段時間市里遭水災的事情現在怎么樣了,我怎么聽說把市委書記劉云奇也給淹死了,”

    皮國成道:“賀省長來了之后,已經處理的完了,市里早就恢復了正常,云奇書記確實是在搶險過程中給淹死了,前段時間市委還專門開了追悼會,賀省長親自主持的追悼會,省里還打算好好表彰他哩,”

    老頭沉默一會接著道:“我記得云奇書記好像還來過家里是不是,一個瘦瘦的男人,一看就是個好領導,你可要抽時間多關心關心他家人,”

    皮國成哎哎地應了兩聲道:“你放心吧,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市委和長齡省長都會做出安排的,他兒子今年正好從財經學校畢業,我們打算安排在市市國資委工作,他愛人,我們也做了妥善安排,”

    老頭一邊點頭一邊道:“這就好,”又道:“其實,你工作的事情我本來不該過問,不過人家畢竟是你的老領導,該關心的地方還是多關心關心,人嘛,就活個人情味,要是連人情味也沒有,那還算個什么人,”

    皮國成不由地就怔在了那里,過去一直覺得父親這一輩子都沒給自己,現在才發現父親對自己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當年裘老在河朔工作的時候,自己要不是一片誠意為裘老工作,怎么也不可能得到裘老的賞識,最后裘老還認自己做了義子,這才使自己的仕途變得平步青云,說到底,要不是父親的教導,自己是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然而,蘭夢潔,這個女人可以說毀了自己的一生,要不是蘭夢潔,自己不可能走上這么一條不歸路,不可能豢養起詹天彪這么一幫**惡棍,更不可能走上這么一條不歸之路,

    見兒子忽然愣在了哪里,老頭子便問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思,要是有什么心思就跟我說說,我或許能幫你排解排解,”

    知子莫如父,皮國成這時才發覺自己在父親面前其實就是個透明人,只是有時候為了給自己留點面子,父親不說而已,

    “國成啊,”老頭接著道:“爸爸知道,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非常不易,也付出了比常人多出幾倍,甚至十幾倍的辛苦,爸爸這一輩沒給你留下什么,也沒幫到你什么,爸爸只想告訴你,不管啥時候,不管官當得多大,咋都不能干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心里要始終裝著老百姓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皮國成抬眼看了父親一眼,點了點頭道:“爸,你放心,我聽你的,啥時候都不敢違法亂紀的事情,啥時候心里都裝著老百姓,”

    然而這種話要是對旁人說,皮國成會臉不紅心不跳,但是在父親面前,皮國成不免有些緊張,他隱約感到自己這些年在外面干的時候,都已經被父親知道了,是啊,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更何況自己作為河州市的常務副市長,一舉一動都受人關注,傳到父親耳朵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頭點了點頭道:“這就好,這就好,”說著起身邊往家里走邊道:“家里也沒什么事兒,你要是忙的話,就趕緊回市里去吧,市里還有一大堆事等著你去干呢,”

    “爸,”望著父親轉身進屋的背影,皮國成心里忽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一個哽咽,眼淚差點沒掉出來,

    “奧,還有事兒嗎,”也許是行動不便,老頭并沒有轉身,站在原地問了一句,隨即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接著問道:“對了,有好長時間沒見夢潔回來了,她……現在很忙嗎,”

    皮國成沒防備父親會問這件事情,急忙道:“啊,是,夢潔現在不是搞了個投資公司嗎,工作確實忙了點,”

    “你們兩個……是不是已經離婚了,”老頭冷不丁問道,

    皮國臣不由一愣,用輕松的口吻陪笑道:“沒有,沒有,爸,你想哪兒去了,我和夢潔年齡也都不小了,離哪門子婚呢,”說著轉移了話題接著道:“對了,小軍前兩天打電話說他學校里組織什么夏游活動,可能要晚幾天才能回來看你,”

    老頭擺了一下手道:“哦,我知道了,沒關系,學校的事情要緊,”說著便口氣沉重了下來接著道:“小軍可是咱們皮甲的獨苗,你這個當老子的可不能馬虎大意,該管教的時候就得管教,不要等真出了事再管教可就來不及了,另外……”

    后面的話,老頭子說的極地,李子明根本聽不清楚,

    隨后,皮國成道:“是,我盡量想辦法吧,不過現在上面政策很嚴,能不能成還不好說,”

    老頭子有些不高興了道:“你就不能想想別的辦法嗎,我告訴你,你別當我老糊涂了,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心里一清二楚,你不要給我連累了小軍,我看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盡快辦吧,”說著沉默了一會,接著嘆息道:“國成啊,有句話,我知道給你說了也沒用,但是作為父親,我還是要勸你,該收手的時候就得收手,不要再犯渾了,不會有好結果的,你……還是自首吧,或許能爭取個寬大處理,”

    這話顯然觸動了皮國成敏感的神經,眉頭陡然皺了起來道:“爸,你說什么呢,這都是誰給你說的,是不是有人找過你,”

    李子明趴伏在房頂,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心想這老頭子也真有意思,這個時候說這個干什么,你給你兒子說的那些道理,他比你清楚,他要是想回頭的話早就回頭了,哪兒能等到今天,不過這話又說回來了,舔犢情深,為了兒子,他這么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到他兒子犯的是多大的罪,如果知道的話,他今天恐怕也不會勸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