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43章 魚上鉤榮天感情
    夜幕降臨,也許是那幾棵參天梧桐的原因,檢察院大院多少顯得有些陰森,天空中微弱的光線透過梧桐的葉子,在地上落下斑駁的影子,隨風晃動,如同鬼影行走一般,不過也已經是晚上八點鐘的光景,該走的人已經全都離開了,直到最后一個羅榮天,也從辦公室出來,砰地一聲將房門關掉,整個院子里就剩下一個看門的老頭了,

    老頭姓許,是公安局退下來的老民警,已是年近七旬的年齡,老伴早年去世,退休一個人鰥居在家,鐘楚生在的時候見他一個人也挺孤單的,就把他交到檢察院看大門,算算也有十多個年頭了,按說,老頭從公安局退下來,每個月的退休金也不少,手頭應該不差錢,可就是不愿意在食堂吃飯,一個人弄個電池爐子在宿舍吃喝,

    羅榮天出來的時候,老頭正搬一個椅子坐在院子里吸溜吸溜地喝自熬的米湯,見了羅榮天出來,就抬了一下屁股欠欠身問候道:“羅檢下班了,”

    羅榮天笑著走過去在老頭碗里看了一眼道:“王師傅的米湯熬的真不錯,老遠就能聞到一股香味,小米湯吧,”

    老頭嘿笑一聲,用筷子碗沿敲了兩下道:“小米湯,我給你盛一碗去,”說著真就要起身進屋盛飯,

    羅榮天一把按住了道:“不麻煩了,我還是回去吃吧,你老多注意身體,我走了,”

    羅榮天剛走兩步,老頭卻在后面喊道:“羅檢,你等一下,我有話給你說,”說著站起來四周看了一圈,將碗筷放在了椅子上,那神情似乎又什么難言之隱,

    羅榮天便笑問道:“王師傅,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難了,你盡管說,只要我能幫上忙的,我一定盡力,”又玩笑道:“不過要是在我這里走后門,那可不行,”

    老頭長吁一口氣,停頓了一會才道:“看你說的,我有什么事兒走后門呢,有件事,我想了一整天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按理說,我不過是一個看大門的,不應該管院里的閑事,可是我這……”

    老頭欲言又止,重新將米湯碗端在了手中,卻又不喝,站在那里又是一聲嘆息,

    羅榮天感覺有些不對勁,過去在老頭的胳膊上輕輕地拍了拍道:“王師傅,有什么話,你盡管說,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只要我能幫得上忙,我一定盡力,”

    老頭看了一眼羅榮天,這才道:“不是讓你幫忙的事兒,是有一件事,我覺得非常奇怪,昨天晚上,你走了沒多長時間,胡檢就過來了,我本來也沒當回事,以為他有什么工作需要加班,后來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胡檢這個人晚上幾乎很少加班,于是,我就拿了笤帚拖把,裝作打掃衛生,跟著上了樓,上去后,我才發現胡檢并沒有去他的辦公室,而是進了你的辦公室,這事我本來不應該多嘴,可這萬一要是出點什么事兒,我這看門的也說不清楚了,”

    看來魚已經咬鉤了,羅榮天心中暗想,卻還是對老頭淡然一笑道:“哦,你把這事告訴我是對的,不過也沒什么,昨天晚上是我讓我胡檢去我辦公室拿個文件,要不然他也沒有我辦公室的鑰匙嘛,”

    老頭臉上這才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看來是我多心了,干了三十多年民警,別的沒落下,就落下這么個疑心病,總覺得什么事情都不對頭,你別往心里去,”

    羅榮天鄭重道:“你說的這是哪兒話,你能把這件事情告訴我,說明你對工作負責任,這我們這些年輕人應該學習的地方,怎么能說是病呢,”

    告別老頭,羅榮天馬上給李子明去了電話道:“子明,魚已經上鉤,下一步該怎么做,你心里要有個數,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你不能再粗心大意了,稍有閃失,我們將會滿盤皆輸,另外,你那點私事我看就先放一放,不要因小失大,”

    李子明應了一聲卻還是道:“我會小心的,但是營救嚴珍珍可絕不是我個人的私事,作為皮國成曾經的情婦,嚴珍珍肯定掌握了皮國成大量的秘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人一定要救出來,”

    羅榮天反駁道:“你就別做這種主觀臆斷了,如果嚴珍珍真的掌握了皮國成收買重大秘密,過去怎么不給你說呢,我看你最好還是別在這件事情上再白費力氣了,”說著停頓了一下,又嘿笑道:“你小子心里是不是還一直放不下嚴珍珍啊,我給你說,你趁早還是別再搞這種糊涂事情了,你不想想,你和嚴珍珍的事情要是讓尹娟知道了會怎么想,你難道還不接受王語欣的教訓,退一萬步說,就算是尹娟和不在乎,你今后打算怎么辦,婚姻法可是明文規定,我們實行的是一夫一妻制,你想讓她們兩個誰給你當小三,再說了,你一個窮的叮當響的公職人員,有什么資格讓人家給你當小三,”

    李子明不得不承認,羅榮天所言有一定的道理,然而情之所至,心之所動,一日夫妻百日恩,嚴珍珍再次落入皮國成之手,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如果不把嚴珍珍從皮國成手里救出來,她還不知道會受到皮國成什么樣的折磨,另外,李子明一直覺得嚴珍珍之所以不愿意舉報皮國成的事情,可能是因為作為一個女人,嚴珍珍心里一直非常矛盾,一方面知道皮國成的所作所為全市傷天害理的事情,另一方又覺得不應該辜負了皮國成曾經對自己的一片真情,

    然而,按照皮國成的性格,嚴珍珍再次落入其手中,為了泄憤,其必然會將嚴珍珍折磨一番,這個時候,嚴珍珍也應該看清皮國成的真面目了,再次脫離皮國成的魔爪,嚴珍珍也就不會再有什么顧慮了,肯定會將她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李子明沉默了一下道:“羅檢,你說的確實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只能告訴你,我不是鐵石心腸,不可能拋下嚴珍珍不管,不管今后的結果如何,我不能讓一個信任我的女人失望,”

    話說到這個份上,羅榮天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嘆了一口氣道:“好吧,你好之為之,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皮國成和他手下天虎幫那幫人,你也領教過了,凡事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萬不要落入天虎幫的手里,”

    回到住處,羅榮天心里忽然感覺亂七八糟的,飯也不想吃了,坐在沙發上,腦子里不斷重復想著李子明剛才說過的話,想著想著就想起了老婆劉梅,一日夫妻百日恩,可自己和劉梅的夫妻恩情到底在哪兒呢,是自己做的不夠好,還是劉梅壓根就是個潑婦呢,自己已經有兩個多月沒有回家了,上次給家里打電話還是在平南的時候,劉梅當頭給了自己一盆涼水,讓自己再也沒勇氣給家里打電話了,可這一切到底是誰的錯,又到底是為什么呢,

    坐在沙發上,羅榮天手里拿著遙控器,不斷變換電視頻道,眼睛卻沒有在任何一個頻道上停留一秒鐘,電視畫面上的人物不斷地忽閃而過,甚至連播放的是什么內容,羅榮天也沒有看清楚,

    按了一會,羅榮天還是拿起手機,非常熟練地按下了劉梅的手機號,然而手機開始嘟的第一聲響的時候,羅榮天的心里竟開始噗通亂跳地緊張了起來,按說已經是老夫老妻了,沒什么好激動了,可他還是有些緊張,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擔心,或者是為什么激動,

    “喂,梅梅嗎,我是榮天,你……在家干什么呢,”

    梅梅,這是羅榮天跟劉梅剛結婚時的稱呼,那時候盡管剛剛跟前女友馬麗娜分手,但畢竟是新婚燕爾,也打算徹底將馬麗娜忘掉,接受現實,開始新的生活,所以也在努力地改變自己,強迫自己接受這個陌生的女人,希望能通過努力找到幸福,

    “啊,還能干什么,輔導貝貝寫作業,我還以為你當了大官就不要我們娘倆了,怎么還想起給家里打電話了,”

    劉梅的語言很不友善,但羅榮天還是能從她的口氣中聽到一種關心和牽掛,

    “……對不起,梅梅,我……”

    羅榮天突然覺得不知道什么東西梗在了喉嚨里,半天說不出話來,直到今天,羅榮天一直覺得劉梅從來都沒有愛過自己,而作為一種報復,自己也強迫自己不能對這個女人產生任何感情,可是這一刻,當劉梅說起“家”的時候,他卻感到自己這么多年都錯了,對于一個男人而言,妻子便是家,對于一個女人而言,她愿意把自己當成男人的家,難道還能說她心中沒有愛嗎,

    “行了,行了,你到底怎么了,快點說,對不起我什么了,是不是找下相好了,要跟我離婚,直接說,別在這兒貓哭耗子假慈悲,”

    面對羅榮天的歉意,劉梅好像沒有絲毫動心,而是冷冰冰地扔過來一句話,

    “你能抽空……來一趟河州嗎,我……”羅榮天的話只說了半截就停住了,

    劉梅似乎也不在乎,冷聲道:“去河州干什么,孩子還要上學,我去了河州誰照顧孩子,再說了,你就不怕我去了打擾你工作,”

    “沒事的,你們可以禮拜天過來,”羅榮天再次請求道,

    這一次,劉梅過了半天才道:“好吧,我盡量吧,”說完又是一段長久的沉默,才接著道:“好了,不說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隨之掛斷了電話,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