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37章 明陰謀算計榮天
    第237章明陰謀算計榮天

    看著心思重重的皮國成,賀長齡不禁笑了起來道:“我說你這個人怎么總是這么一副尊榮,現在嚴氏兄弟都已經一命嗚呼了,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難道你還怕檢察院抓起來的小蝦米能翻了天?”

    皮國成搖了搖頭道:“賀省長,我總覺得事情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公安局那邊給我的消息是嚴氏兄弟的辦公室被殺的兩個人,從身高、衣著和大體相貌上來看,應該是嚴氏兄弟無疑。奇怪是這兩個人都是后腦中槍,子彈在面部爆開,均已經面目全非。”

    賀長齡馬上警覺了起來問道:“你的意思是,嚴氏兄弟辦公室的兩具尸體可能不是嚴氏兄弟,而是另有其人。難道……殺手不是你派去的嗎。”

    皮國成眼睛就突然落在了賀長齡的臉上,一絲兇光立即從眼睛噴射了出來,賀長齡不由一驚,干笑了兩聲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這也沒什么好奇怪的。或許是殺手手段高明,為確保萬無一失才從后腦開槍,一槍斃命。”

    賀長齡的解釋無疑是一句根本沒用的廢話,明顯是在掩飾內心的恐懼。皮國成是什么人,他比誰都清楚。那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也許沾上這個惡魔是他一生所犯下最大的錯誤。在皮國成的眼里,他這個常務副省長或許只是個傀儡而已。只是有些話并不能直接說出來而已。

    皮國成嘆了一口氣道:“也許是我過于擔心了吧。但是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必須小心謹慎。不能出現任何紕漏。羅榮天還容易對付,那個李子明簡直是個不折不扣的孫悟空,不知道會搞出什么亂子。”

    一說起李子明,皮國成的眼睛馬上又露出了嚇人的兇光。因為一提起李子明,他馬上就想起了平南的事情,想起了嚴珍珍。這個女人現在已經徹底變心了。將近一周的時間里,他一直把嚴珍珍禁錮在賓館內,無論是威脅、羞辱還是哀求,嚴珍珍就是毫不動心。他這發現這些年自己跟嚴珍珍在一起,根本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因為自己那方面的無能而輸給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

    賀長齡倒是不以為然,放了一杯水,放在皮國成的面前,淡淡一笑道:“你恐怕有點太過杞人憂天了,一個年輕人就算再鬧騰,手里根本沒什么權力,我就不相信他還能翻了天不成。你也不用過于擔心了,等省委對你任命下來之后,一切問題不就都迎刃而解了嗎。我覺得你現在已經不應該再在河州糾纏了,而是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省城,放在那幾個省委常委身上,趕緊去省城跑一跑,起碼保障他們不支持你,但也不反對你。這種事情,你是非常清楚的,一旦有一個人站起來咬死你不放,你就過不了關。”

    皮國成道:“這一點你就放心吧。前兩天我已經給每個常委的備用卡上打了五十萬。你那一份我也打進你的備用賬戶里了。”

    賀長齡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好好好,我的倒無所謂。現在這個非常時期,關鍵是不能出現任何差錯。只要幾個常委那里通過了,就算沒什么問題了。即便是王大同那里有點意見,他也不好說什么。”又想起了卡的事情,接著指著皮國成道:“你這個備用卡的辦法真是想絕了。用企業開的賬戶,卡卻都在大家手里,既安全又方便。”

    皮國成就調侃道:“你不是也很精明嗎。用張福生的假名字辦了個護照,把所有財產都轉移到國外,一旦出了事,馬上就溜之大吉。而且連查都沒辦法查。你說你這個辦法不是想的更絕嗎。”

    賀長齡臉色微紅卻也不避諱,笑了笑道:“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嘛。你說咱們這些人為國家也算是盡心盡力、盡職盡責了,有時候一忙起來就是沒白天沒黑夜,辛辛苦苦半輩子下來都落什么了,你再看看那些富豪,豪車、豪宅、屁股后面永遠是美女成群。吃頓飯就是數萬元,鮑魚龍蝦、山珍海味,在他們眼里就跟咱們吃家常飯一樣。你說說,他們對社會的貢獻,他們的能耐,難道就比咱們大嗎。難道說我這個常務副省長,你這個常務副市長,還不如那些做生意的大款嗎。我看不盡然,那他們為什么就能過上比咱們好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萬倍的生活呢。不公平嘛。”

    皮國成嘆息一聲符合道:“是啊,這個社會本來就不公平的。”

    賀長齡卻馬上道:“社會公平不公平咱們就不說了,起碼國家對咱們是不公平的。我一個常務副省長,每月的工資只有區區八千多元,還不如一個高級打工仔嘛。你這個常務副市長也就六千元工資吧。這一點點工資,跟我們所創造的價值,我們對社會的貢獻根本就不相符嘛。”

    皮國成笑了一下道:“賀省長抬舉我了,我現在的工資是五千四百六十元,距離六千元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說到這里,皮國成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跟賀長齡糾纏了,便轉移了話題問道:“關于羅榮天的問題,你有什么打算?”

    賀長齡眉頭不禁皺了起來,看著皮國成道:“你不會是想打羅榮天的主意吧。他可是王大同書記欽點的檢察長。動他可就意味著跟王大同書記過不去。我看你最好還是不要動這個心思,別到頭來偷雞不成蝕把米,可就大大的劃不來了。”

    皮國成嗤笑一聲道:“王大同書記不是圣人,難道就沒有看錯人的時候嗎。難道羅榮天犯了錯,他也能無動于衷?”

    賀長齡似乎從皮國成的話里聽出了點門道,指點著皮國成含笑道:“你是不是又憋什么壞主意了。”隨即又道:“當然了,要是能把羅榮天拿下,換上咱們的人就更好了。過去我們一直不太注重檢察院這一塊,現在看來,這也是我們的失誤。”又問道:“你打算讓誰上。”

    皮國成想了想道:“你看胡青海這個人怎么樣?”

    賀長齡思謀良久才道:“胡青海這個人確實比羅榮天要聽話多了。但是我聽說這個人沒什么原則性,而且喜歡貪圖小便宜。鐘楚生在的時候,就老敲打他。要不是他資格老,恐怕是到了不了副檢察長這個位置的。”

    皮國成馬上哈哈笑了起來道:“賀省長,你這是怎么了。如果胡青海跟羅榮天一樣的話,我們用他還有什么意義。再說了,貪圖小便宜也不是什么毛病,我們要的是聽話,他要是不貪圖小便宜,我們還怎么用他。”

    賀長齡馬上似有所悟道:“對對對,以腐治腐。這是個不錯的辦法。”馬上在皮國成的胳膊上拍了拍贊許道:“看來你現在比我可老練多了。”又問道:“你準備怎么把羅榮天拿下呢。”

    皮國成沉思片刻道:“想要拿下羅榮天其實說難了確實很難,這家伙沒什么把柄,而且不貪不占,一時半會還真不好把他拿下。但是說容易也很容易。我現在這兒有兩個方案,第一,指示人舉報他受賄,然后讓紀委去調查,不管調查的結果如何,我們都可以以此為借口將他拿下。第二,干脆直接讓人給他送上一筆錢,把他送上法庭,這個辦法干脆利索,也不會留下任何后患。”

    賀長齡馬上笑道:“你說的輕巧,你也不想想,羅榮天如果要是接受賄賂的話,憑他的為人,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嗎。再說了,這個賄賂讓誰給他送呢。”

    皮國成道:“要說送賄賂的人,現在后面恐怕已經排了一大長串了,因為娘娘河潰壩事故,檢察院抓了那么多人,那些人誰不想破財免災。只是羅榮天不會接受罷了。”

    賀長齡道:“是啊,你明明知道羅榮天不會接受任何人的賄賂,那還費這個精神有什么用。所以我說,你這個辦法對羅榮天來說,根本沒用。再說了,羅榮天是王大同書記欽定的檢察長,如果沒有事實依據,你想想王大同書記怎么可能同意撤掉他。”

    皮國成陰沉一笑道:“那我們就給他來點事實依據不就行了嗎。”隨即接著道:“這樣吧,這兩天你找紀委的人談一次話,先給他們透透風,然后聽我的消息。你看怎樣?”

    能把羅榮天從檢察長的位置上拿下,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只要羅榮天下來,就意味著娘娘河潰壩事件可以在最短時間內予以結案,其它的事情也就不算什么了。

    賀長齡知道皮國成的能力,他既然能把下一檢察長的人選都確定下來,那就說明對于拿下羅榮天這件事情,他基本有了七八成的把握。這樣的事情賀長齡當然認為還是參與的越少越好,便笑了笑道:“好吧,我這兩天先給紀委的同志打個招呼。不過你也不要操之過急,一面弄巧成拙。”沉默了一下接著問道:“河州的情況你比我熟悉,你覺得這件事情,紀委方面交給誰比較合適?”

    皮國成想了想道:“就曾可信吧。他也算是我們一個陣線上的人。麻煩會少一些。”

    賀長齡還是不無擔憂問道:“錢國民那里不會有什么問題吧。他可是紀委書記。”

    皮國成擺手笑笑道:“這一點你放心,錢國民這個人,我還是比較了解的,不會自找麻煩。再說了,你現在既代表市委,但同時也代表省委,錢國民還沒那么傻。”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