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35章 嚴氏倒再掀波瀾
    79免費閱第235章 嚴氏倒再掀波瀾

    嚴氏兄弟突然被槍殺,立即就在河州市產生了不小的轟動效應,街頭巷尾,各種媒體,鋪天蓋地全是嚴氏兄弟被殺的消息,一時間,更是變成了人們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仇殺、情殺、兇殺等等各種說法眾說紛紜,好像大家就在現場,目擊了嚴氏兄弟被殺的一幕一樣,

    然而,人們關注程度如此之高,如此重大的刑事案件,河州官方的媒體報道卻非常簡單,只在當天的河州新聞上播放了這么一條消息:嚴氏兄弟集團董事長嚴名震、總經理嚴名泰,于當天早上十點左右,雙雙死在辦公室內,警方已介入調查,根據警方的調查,初步確定死亡原因為他殺,而且也只是用了一條插播報道,前面是常務副市長皮國成在災后恢復建設現場視察工作,并做了重要講話,整整用了十分鐘進行報道,其中對皮國成單手前推的動作做了三次特寫,

    后面是政府給受災群眾發放政府補償款的現場,一個老太太,手里拿著領到的補償款,激動不已地說:**黨就是好,政府就是好,**黨萬歲,政府萬歲,感謝**黨,感謝政府,說了半截也不知道是忘詞了,還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了,往旁邊瞟了一眼,接著說了一句,感謝皮市長對我們的關心,唐突一句,顯得多少有些生硬,鏡頭馬上就切換到了別處,

    名動河州的嚴氏兄弟被殺,河州新聞只不過用了不到五十個字,就草草報道完畢,且不說兇手是誰了,就連如何被殺、現場什么情況、誰第一個發現的嚴氏兄弟被殺、公司當天正在干什么等等,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給公眾透漏一個字,由此就不免有人調侃說,這恐怕只能算是嚴氏兄弟的死亡訃告,

    當然,無論嚴氏兄弟的名氣在河州如何的大,頭上的光環在多,他們也不過是河州的兩個民營企業家,政府不關心也在情理之中,更何況警方已經介入調查,臨時主持工作的常務副省長賀長齡也在第一時間致電公安局,要求限期破案,市公安局也在隨后就成了7.21重大殺人案專案組,

    然而,這個案子卻讓檢察院對娘娘和潰壩事件的調查一下子中斷了,羅榮天一口接一口地抽著煙,已經快把桌子上的一盒煙抽完了,卻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李子明便從羅榮天的手中強行奪下半截煙蒂,擰滅在煙灰缸中,調侃道:

    “我說羅檢,你不是準備戒煙了嗎,就你這抽法,還能把煙戒了,我看你要是戒煙,除非全世界的煙廠都倒閉了,不再生產一根煙,”

    李子明說著連桌子上的煙盒都收走了,裝進了自己的口袋,又在弓腰在柜子里將剩下的半條煙扒拉出來,拿在手里接著道:“這些煙,我先沒收了,”說著卻自己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羅榮天看了李子明一眼,也知道他一番好意,便只好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地一口氣喝了個底兒朝天,將杯子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氣憤難平道:

    “子明,你說說,這叫什么事兒,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就差賀省長一個簽字,我們就可以抓捕嚴氏兄弟了,嚴氏兄弟卻突然被殺了,這些人的膽子也太他媽大了,”

    羅榮天說著提起桌子上的一個厚厚的文件袋,重重地摔了下去,發出嘭的一聲巨響,文件袋上赫然寫著:娘娘河潰壩事故調查案宗,

    在李子明的印象中,這是羅榮天第一次罵臟話,足見已經氣憤到了難以壓抑的程度,

    李子明淡淡地哼了一聲,倒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架勢道:“你還是消消氣吧,你不就是想找到皮國成的犯罪證據嗎,我給你說,就算是嚴氏兄弟不死,我們也順利把嚴氏兄弟逮捕了,恐怕也很難從他們口中得到皮國成的犯罪證據,難道你忘了閆崇岳的教訓,咱們的田書記可不是隨便說說,”

    羅榮天豈能不知這里面的利害,卻還是難以消除心中的不平,手在桌子上拍的嘭嘭作響道:“不管怎么說,抓住嚴氏兄弟,對我們而言起碼是個機會吧,可現在連這個機會都沒有了,就抓了一些小魚小蝦,讓我怎么給王大同書記交代,”

    李子明好像想起了什么呵呵笑了兩聲道:“嚴氏兄弟要是早知道今天這樣的下場,恐怕要后悔自己沒有提前投案自首了,要是他們早早投案自首了,也不會被殺了,你說對不對,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兄弟二人恐怕正在黃泉路上打聽后悔藥呢,”

    羅榮天哪兒有心思跟李子明開玩笑,不耐煩道:“別說這些沒用的,你說說,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吧,”忽然想起了前兩天賀長齡要把他外甥女介紹給李子明的事情,便從抽屜里取出賀長齡外甥女的照片,摔在李子明面前接著道:“你小子的桃花運又來了,看看吧,這是賀長齡同志的外甥女,西都師大高材生,賀長齡同志說要介紹給你,”

    李子明不免驚訝,拿起照片仔細心上了一番道:“嗯,不錯,說實話,還真夠漂亮的,”又故意問羅榮天道:“你說說我真要是娶了這主的話,可就算跟賀省長攀上親了,今后是不是會前途無量啊,”

    羅榮天陰著臉道:“是啊,想法不錯,就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你這個土包子,你看清楚了,人家可是西都師大的高材生,你連高中也沒上完,人家要是能看上你,恐怕就真的瞎眼了,”

    李子明不高興了道:“我說羅檢,你不小看人行不行,她一個西都師大的算什么,王語欣還是京海大學的高材生,不也跟我談過那么一段時間嗎,”

    羅榮天冷哼一聲道:“是啊,是跟你談過一段時間,可人家最終還是把你給摔了,”

    羅榮天也是在氣頭上,哪壺不開提哪壺,李子明不高興道:“得得得,你別在這兒挖苦了,總有一天她王語欣會后悔的,”隨即將照片重新扔給羅榮天,接著道:“行了,咱們還是說點正事吧,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我就不給你廢話了,你打算咱們給賀長齡回復,”

    羅榮天嗤笑一聲道:“想不到你小子還挺牛,這事你別管了,現在交給你新任務……”

    沒等羅榮天話說完,李子明就一伸手擋住了道:“行了,你別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但是這兒不比臨河,而且我跟河州公安局人也不熟,讓我去搞點什么消息,恐怕不現實,你還是另請高明吧,對了,我覺得這事交給副檢察長胡青海比較適合,他可在河州待了二十幾年了,公檢法、政法委都干過,人脈廣,人緣好,打聽內幕消息對他來講,應該非常適合,”

    羅榮天就從李子明的話中聽出了點別的意思,愣了一下,看著李子明問道:“你給我說實話,是不是最近又發現了什么,”

    李子明故作神秘道:“天機不可泄露,”隨即轉身要走,

    羅榮天豈能讓他就走,一把拉住了道:“你小子別跟我賣關子,你知道現在是案子調查的關鍵時刻,稍有紕漏,我們就會滿盤皆輸,你告訴我,到底發現了什么問題,”

    李子明想了想,口氣也嚴肅了起來道:“這件事情,我也不太確定,不過,我最近發現胡青海總往市委那邊跑,而且去的時候從來不開院里的車,好像是怕被人發現一樣,”

    羅榮天馬上警惕了起來道:“他去市委干什么,”

    李子明淡淡笑了一下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給你說,還需要進一步核實,萬一人家到市委有的別的事情呢,另外,皮國成已經被賀長齡推薦為下一屆市委書記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我是擔心這個胡青海從中做什么文章,”

    “做文章,做什么文章,”羅榮天覺得李子明的話里有話,

    李子明搖了搖頭道:“這個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有件事情,倒是非常值得思考,據說在鐘楚生出事之后,作為河州檢察院唯一的副檢察長,胡青海接任檢察長一職的呼聲很高,而且胡青海好像還為此已經請了客,結果檢察長的位置卻被你搶了去,你想想他心里能舒服嗎,”

    說到這里,李子明停頓了一下,想了想接著道:“我給你說這些的意思是,胡青海憑什么會有那么高的呼聲,又憑什么敢在省市都沒有做出任何決定的時候,就去請客呢,難道這里面能沒有貓膩嗎,”

    羅榮天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道:“你的意思是說,胡青海之所以敢暗地里請人吃飯,是因為得到了某些人的承諾,”

    “正是如此,”李子明接著道:“他胡青海盯著檢察長這個位置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你想想,誰愿意在副職的位置一直待下去,你在臨河的時候,盡管出發點不同,但是不也經常抱怨嗎,過去有鐘楚生這個老資格在前面頂著,他沒有辦法,現在鐘楚生出了事,他能不動心思嗎,”

    李子明說到這里,羅榮天不禁感到脊背上一陣陣的寒意,胡青海窺欲檢察長的職務就說明已經有人想把他從這個位置上拿下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