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34章 莫道明長齡言意
    第234章 莫道明長齡言意

    從賀長齡進門的那一刻起,在短暫的意外之后,羅榮天就開始考慮這位向來不關心娘娘河潰壩事故的常務副省長此來的目的。因為賀長齡能主動找上門來,而且在事先根本沒有電話聯系的情況下,就登門造訪,不僅是目前這種特殊時期的意外,更是賀長齡作為常務副省長的意外。

    按理說,河州的災后恢復工作已經基本完工,作為臨時主持工作的常務副省長,賀長齡應該回省城才對,但是賀長齡并沒有走,非但沒走,還跑來主動關心起了娘娘河潰壩事故。這種情況的出現,只能有兩種可能,第一,賀長齡之所以前段時間一直不關心娘娘河潰壩事故,確實是因為手頭工作太緊,沒時間關心。第二,賀長齡接到了省委的命令,不得不留下來繼續處理潰壩事故。但是不管這兩種可能的哪一種,都說明娘娘河潰壩事故,跟他賀長齡并沒有直接的關系。

    這也就是說,賀長齡盡管是皮國成的靠山,但是并沒有在娘娘河堤壩的加固、加高中獲得過什么好處。他因此才會表現出在過去一段時間不主動過問調查情況,但也并不阻撓調查的態度。

    然而,他畢竟跟皮國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一旦皮國成被查之后,就極有可能在別的方面把他牽扯出來。可是如果阻撓調查,又必然會引起省委的不滿,支持調查又會跟皮國成翻臉。兩相比較,他無法做出決定,只好將自己游離起來,既不去支持,也不去阻止。實事上,他這是在玩一場賭博游戲。只不過賭注一直捏在手中,遲遲沒有投注。

    想到這里,羅榮天便就事論事道:“情況基本已經調查清楚了,大多數相關證據也已收集到位,我們準備就在這幾天對嚴氏兄弟集團董事長嚴名震和總經理嚴名泰進行拘捕。另外,市水利局和質監局的相關人員已經抓了起來,這幾天正在審訊。”

    不用羅榮天說,這一切賀長齡都非常清楚。賀長齡隨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很好,你們做的很好,先把政府這邊涉嫌瀆職**的官員抓起來,這樣可以避免他們串供。”隨即問道:“你們現在還有哪些方面的困難,說出來,我幫你解決。”

    羅榮天想了想道:“其它的困難倒沒有,就是涉案的北方監理公司是省屬企業,我們沒有權力對人家進行調查。如果可能的話,希望省委能予以支持和幫助。”

    賀長齡一拍大腿道:“好吧,這個沒問題,你們馬上打個報告,我立即就批。”停頓一下,又語重心長道:“娘娘河潰壩事件一旦查起來,就是個老鼠洞,恐怕會涉及到很多官員,所以我希望你們檢察院一定要慎重,既不能縱容一個壞人,但也不能冤枉一個好人。河州目前這種安定團結的局面來之不易,你們在把娘娘河潰壩事故辦一個鐵案同時,也不能影響到河州的發展大局。”

    羅榮天是是是地應付了兩句,感覺賀長齡的整體恐怕馬上就要來了,也不說話。

    說著話,賀長齡點燃了一支煙,緩緩地抽了起來,半天又接著道:“還有件事情,我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省委近期可能要對河州的班子進行調整,皮國成同志已經作為下一屆河州市市委書記進入了省委的考察范圍。這件事情,我本來不該告訴你,也有違組織原則。但是你也知道,一到班子調整的時候,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就會借此大搞小動作。現在河州又是這么個情況,所以我希望你能對此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不要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任命皮國成為河州市委書記,這讓羅榮天感到非常意外。正如田慕平所言,省委對皮國成的問題不可能一點不知道,怎么可能任命他為市委書記呢。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只能說明王大同書記已經選擇了妥協。這是羅榮天怎么也不愿意看到的。然而聽賀長齡的口氣,并不像是信口胡謅。再說了,這種事情,一個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怎么也不可能隨便說說。

    賀長齡隨即又道:“我畢竟只是臨時主持河州的工作,一些事情,我還是希望你能跟皮國成同志多商量商量,請示一下他的意見。畢竟你們檢察院今后的工作,還需要市委的大力支持。當然了,我在河州這段時間,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可以來找我。”

    不管省委到底如何決定的,王大同是否真的選擇了妥協,羅榮天只能暫且忍耐,點頭道:“謝謝賀省長關心,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精神,多請示皮市長的意見。”

    賀長齡馬上面帶微笑道:“這就很好嘛。大家一團和氣,也有利于工作的開展。我這個人就是這個樣子,不愿意看到吵吵鬧鬧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來商量。大家來自五湖四海,都為了一個共同目標嘛。”

    賀長齡說著將手里的煙蒂在煙灰缸中擰滅了,喝了一口水,轉移了話題問道:“子明這段時間忙什么呢?”

    李子明跟賀長齡盡管只有數次碰面,但是賀長齡從來正兒八經地叫過李子明的名字,不是直接叫孫猴子,就是在把猴子兩個字加在李子明名字的前面。今天卻叫的如此親切,落入羅榮天就不由地怔了一下,道:“也沒忙什么,這段是假主要讓他搞一些文案方面的工作,也就整理整理資料。”

    賀長齡就突然哈哈笑了起來,用質疑的口吻道:“你說什么,子明在搞文案工作。你不會是騙我吧。這個孫猴怎么能坐得住嘛。”隨即又道:“不過讓他搞搞文案工作也好,正好能磨磨他的性子。”

    羅榮天跟著笑了一下道:“是啊,我也覺得應該磨磨他的性子。所以從臨河過來后,我就把他安排在了辦公室工作。”

    賀長齡卻又沉下了臉,半天才道:“榮天啊,有件事情,是我個人的私事,我想請你幫個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見賀長齡一臉的正式,羅榮天反倒心里沒底了,只好道:“賀省長,您有什么事兒盡管說,我一定盡力而為。”也不知道這老家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賀長齡又嘿笑了一聲才道:“其實說出來也是一件好事嘛。我有個外甥女,跟子明年齡差不多,大學剛剛畢業,她媽一直讓我給她張羅個對象。可是你說我一個糟老頭子,又不跟年輕人接觸,去哪兒給她找對象去。這段時間,我看子明這孩子很不錯,你跟他說說,要是他愿意的話,我給他們安排見面。”說著從中山服口袋里掏出一張照片,放在茶幾上,接著道:“這是我外甥女的照片,你抽時間讓他看看。當然咯,你先不要跟他說是我外甥女,以免給他造成心理負擔。”

    羅榮天將照片拿起來看了一眼,發現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只是那半身像,并看不出來身材如何。不過配李子明也富富有余。

    羅榮天就不由夸贊道:“賀省長的外甥女這么漂亮,李子明哪兒配得上呢。那小子要是知道了,恐怕連鼻涕泡都得樂出來。”

    其實也是一句虛偽話。李子明身邊現在已經有了兩個,一個尹娟,一個小校花陳夢瑤,而且每一個都不比賀長齡的女兒差到哪兒去,何況還跟那嚴珍珍說不清道不明,自顧尚且不暇,哪兒會有心思再找別人。再說了,賀長齡如此唐突地將自己的外甥女介紹給李子明,難保里面沒有有什么貓膩。

    賀長齡擺了擺手道:“漂亮不漂亮倒還說得過去。”又指著照片背面道:“上面有我外甥女的簡單情況介紹,我就不跟你說了。”

    羅榮天這才將照片反過來,上面寫著:賀天玉,23歲,大學本科學歷,**黨員,西都師大漢語文學專業畢業。

    明顯是賀長齡寫上去了,在政府工作多年,看重黨員身份已經成了一種癖好。

    雖是一個簡短的介紹,不過也能看出來賀長齡的這位外甥女應該是才女。西都師大漢語文學專業是本專業全國最好的大學,那里的教授可以說全是國寶級人物,連國教文委就設在那里。

    羅榮天就笑了笑道:“賀省長,您恕我直言,子明只上過高中,而且還沒有上完,雖說當過幾年兵,卻沒學什么文化,您外甥女可是西都大學的高材生,這差距有點太大了,我怕您的外甥女不會看上李子明。”

    賀長齡倒是大度道:“現在都什么年代了,誰還注重學歷。我給你說,我這外甥女還就有這么個怪癖,名牌大學的不找。我前段時間倒是給她介紹了幾個名牌大學的高材生,他愣是連人家面都不見。我那妹妹也是頭疼的要命,不知道她到底想找什么樣的。大學畢業后,我把他安排在省委,他卻要去文聯,我也只好依著她。可她去了文聯也不好好工作,四處亂逛,前段時間也不知道從哪兒聽說云架鎮是河朔省的發源地,要去那里考察方言土語、尋根問祖,真是讓人頭疼的要命。”

    羅榮天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您說的是不是山平市的云架鎮?那可是全省有名的風景旅游鄉鎮。”心中卻想,你那寶貝外甥女哪兒是去考察方言土語、尋根問祖,恐怕是到那里公款旅游去了還差不多。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