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31章 常委會雞犬難寧 上
    第231章 常委會雞犬難寧 上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羅榮天又想了別的事情,便埋怨李子明道:“你不覺得昨天晚上把武局他們調過來救你那兩個相好,有點太過莽撞了嗎?難道你不知道,你這是逼著武局他們違紀嗎。一旦出了事,武局弄可是要受到處分的,這個責任誰來擔?”

    李子明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腦袋道:“當時著急救人,也沒想那么多。”又道:“不過我給你說,幸虧我們解救及時,要不然尹娟和陳夢瑤兩個恐怕就危險了。我們趕到寶運娛樂城的時候,詹天彪他們正逼尹娟和陳夢瑤接客呢。”

    寶運娛樂城本來就有涉黑問題,逼良為娼也不足為怪,羅榮天心思重重道:“寶運娛樂城是天虎幫的老巢,你這也算直搗虎穴了。也幸虧這幫人把你誤當成了張寶安省長的公子,要是當時他們就把你認出來,你非但不能把人從寶運帶出來,弄不好還會遇到麻煩。你想想,皮國成要是知道去的人是臨河公安局的人,馬上讓市廳督查處的人過去,武局他們怎么給人家交代。所以,這種事情,今后最好還是謹慎一些。不要被人家抓了把柄,我們就被動了。”

    李子明也知道昨天晚上情急之下,行事確實有些魯莽,便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洪災之后第一次較為正式的市委常委會,在市委七樓會議室召開。這也是賀長齡主持河州市工作以來,第一次正式召開市委常委會。賀長齡的計劃是,此次常委會結束后,也就等于給河州的災后恢復工作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話,自己也該給省委復命了。

    在市委書記、市長雙雙缺位的情況下,河州今后的人事安排,他當然也早已了然于胸。以皮國成在此次災后恢復工作中的表現,出任市委書記應該不會有太大的異議。市長一職可以考慮田慕平,但是田慕平畢竟年齡太大,恐怕也只能干這半屆了。這樣也算是給他一個交代。關鍵是這個人工作能力欠佳,魄力不足,貢獻也不大,能讓他干半屆一把手已經算是對他的格外照顧了。

    這一切在市委常委會召開之前,賀長齡已經找皮國成和田慕平兩個人談過話了。皮國成沒有變現出任何高興和激動,話里話外的意思好像這個位置輪也該輪到他了一樣。賀長齡就難免說了他兩句。倒是田慕平一下子表現出了受寵若驚的神情,對賀長齡千恩萬謝了一番,大概也是沒想到,自己即將退休的年齡還有機會擔任一把手。

    當然,跟往常找下面人談話一樣,賀長齡并沒有把話說死,明確告訴這兩個人,這只是自己的想法,也會這樣向省委建議,至于省委最終如何決定,現在還不好說。不過這種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省里的人事問題,經過這些年的斗爭已經基本形成了一種默契,幾個常委各有各的勢力范圍,誰也不會輕易地伸手過界。除非出現重大變故,河州的問題上,只要賀長齡定了的事情基本上就不會再有改變了。

    坐在會議室,賀長齡表現出了他一貫的淡定自若,一邊喝茶一邊跟先來的常委們說些閑話,等待著其他常委的陸續進場。到河州臨時主持工作,他不會沒事干端架子。因為根本沒這個必要,他是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不需要壓陣腳,這些人就不敢造次。

    見人來的差不多了,賀長齡便停止了跟大家的談話,轉身問皮國成道:“人都到齊了嗎?”盡管只是一句簡單的問話,也是在大家傳遞一個信號,告訴大家河州市委書記的接班人就是皮國成。

    皮國成的耳朵因為被嚴珍珍咬掉了一塊,還包著紗布,往會場掃視了一圈道:“已經到齊了?”

    賀長齡又問道:“人大、政協和工委的同志呢?”

    皮國臣只好再次將目光落到了會場,這才忽然想起政協的劉主席因為前兩天生病住院,并沒有過來,便將情況給賀長齡說明了一下。

    賀長齡便笑瞇瞇道:“你這個同志什么都好,就是有些粗心大意,人大、政協和工委的同志盡管只是列席,沒有表決權,但也是常委會必要的分子,更和我黨一貫堅持民主的表現形式。你怎么能把人家給忽略了呢。”

    此言一出,會場的氣氛馬上就有點變味了。人大、政協和工委列席常委會,并沒有表決權,這一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把他直接說出來。賀長齡在開會之前就把它擺在桌面上,就不能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了。幾個常委的眼睛同時悄然落在了人大常委會主任翟森淼和工委主席張吉煥的臉上。

    翟森淼只是冷哼了一聲,并沒有說什么。張吉煥的臉上卻掛不住了,忽然站起來,一句話沒說,拿起桌子上的筆記本就往外走。

    賀長齡面帶笑容道:“張主席,馬上要開會了,你這是干什么去。”又歉意道:“張主席千萬別誤會,我剛才所言絕對是無心之言。”

    張吉煥嗤笑一聲道:“我怕賀省長是意有所指吧。既然覺得我們這些人礙事,我們走不就完了嗎。”又招呼翟森淼道:“翟主任,你還坐在這兒干什么,難道你還聽不出來人家已經下逐客令了嗎。”

    翟森淼盡管對賀長齡剛才所言也是非常氣憤,但并沒有像張吉煥表現的那么激動。因為他非常清楚,賀長齡這么說的目的就是要趕他和張吉煥走。

    當然,賀長齡也并非無緣無故來這么一手。一切的根源都源于前段時間的幾次會議。從賀長齡開始主持河州工作,就定下了盡快恢復河州生產生活秩序的調子,對于此次娘娘河潰壩事件則是只字不提。

    賀長齡的理由也很充分,娘娘河潰壩事件盡管存在**問題,但主要是天災,如果不是連降暴雨,根本不可能有潰壩事件的發生,而目前事情已經過去,主要任務是盡快恢復河州的生產生活秩序,如果揪住問題不放,肯定會影響到干部的情緒,不利于恢復工作開展。而且娘娘河潰壩事件,王大同書記已經交給檢察院進行調查了,市委就不需要為此再分心了。

    翟森淼、張吉煥則認為,恢復工作要搞,但是娘娘河潰壩事件也不能不查。首先,不查清問題,沒辦法給那些在洪災中遇難的河州老百姓交代;其次,如果不將娘娘河潰壩事件查清,就會讓一些貪腐分子鉆了空子,會讓貪腐分子的膽子更大,今后類似事件還會發生。從長遠來看,應該,也必須將娘娘河事件查清楚。盡管王大同書記將調查任務交給了檢察院,但是也不能就此表現的漠不關心。要是這樣的話,檢察院的工作根本沒辦法開展下去。

    前后幾次會議上,翟森淼、張吉煥和今天未到會的政協主席劉廣遠都提出了同樣的觀點。這把賀長齡搞的幾乎是不勝其煩。按照既定計劃,今天這是他在河州主持工作的最后一次市委常委會,他不想再被這幾個人搞的不歡而散,所以在開會之前,就有意無意的點了一下人大、政協和工委列席常委會的意思。意在警告這三個人,你們就是再折騰,最后的拍板權都不在你們手里。我愿意聽就聽,不愿意聽,你們說也是白說。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張吉煥會變現的如此激烈,便歉意道:“張主席,你把我的意思理解歪了嘛。大家都聽見了,我是在批評國成,并沒有別的意思嘛。而且我從來都沒有否定過人大、政協和工聯,在參政議政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你怎么可以這樣理解呢。”

    不想這句話卻讓翟森淼抓了把柄。翟森淼就用指關節在桌子上敲了敲道:“哎哎哎,賀省長,我這個人說話從來都是直來直去,話不好聽你不要見怪。我問你,憲法里面什么時候規定人大的作用是參政議政了?”

    這是一個口誤,賀長齡光顧著對付張吉煥了,倒把最難纏的翟森淼給忘了,人大是最高權力機關,各種法律法規的制定者,就算是地方人大也有對政府的監督權,說它的作用只是參政、議政明顯是不正確的。

    賀長齡陪了個淡淡的笑臉,卻也是一副不屑的表情道:“翟主任,你這可是在挑字眼嘍。我剛才是跟張主席說話,并沒有說你們人大嘛。”又頗帶幾分諷刺意味,在全場看了一圈接著道:“人大是權力機關嗎。這一點我怎么能忘掉呢。啊?”

    賀長齡這話后面其實還有半句沒有說出來:人大的的確是權力機關,但也要在黨委領導下工作。也就是說你權力再大不是也要服從黨委領導嗎。

    在這種場合下說出這種調侃的話來,一方面說明賀長齡壓根沒把翟森淼這個人大主任放在眼里,另一方面賀長齡也是在表現自己對局面掌控自如。不管是人大、工委還是政協,你們吵吵了這么長時間能怎么樣。政府工作最終還不是在按照我的意圖在運行嗎。你吵有什么用。

    翟森淼虎著臉道:“我不想在這里給你做這些口舌之爭。我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對娘娘河潰壩事件必須進行徹查。”賀長齡雙手一攤道:“是啊,問題又回到了原點。我何昌林從來沒說過要放棄調查娘娘河潰壩事件的話,對吧。而且檢察院羅榮天他們不是正在調查。這也是王大同書記臨行前安排的工作的嘛。反倒是你翟主任,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這個問題。我倒想問問你,你是對省委不放心,還是對王大同書記的安排不放心呢。有什么話,你可以直接說出來嗎。”

    不得不說,賀長齡政治手段已經玩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這一招四兩撥千斤,輕而易舉就把翟森淼的矛頭撥向了王大同書記和檢察院的身上。

    翟森淼當然也不是吃素的,冷笑一聲道:“賀省長,你也不用把事情往王大同書記和檢察院身上推,我是什么意思,你心里非常清楚。我問你,從大洪災發生到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天時間過去了,你這個主持河州全面工作的常務副省長,有沒有過問過潰壩事件的調查進展情況?王大同書記讓你支持檢察院的工作,你不會就這樣支持吧。”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