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29章 子明絕慕平點睛
    第229章 子明絕慕平點睛

    李子明抬頭的一剎那,田慕平一下子癱軟在了床上,白玫瑰也同時愣在了那里,指著李子明半天才問道:“你不是住在608的那個小伙子嗎,跑這兒來干什么?”說著話急忙用衣服將身上的重要部位遮蓋了起來。

    李子明咧嘴笑了一下道:“當然是看咱們田書記演的好戲咯。”隨之往沙發上一坐,接著道:“你們……繼續,就當我不存在。”

    田慕平終于壓制不住內心的怒火,指著李子明道:“我問你,誰讓你來的,是不是羅榮天?我告訴你,你們這樣胡來是要犯法的。”

    李子明當然并不會在意他說什么,微微點了點頭道:“田書記,你不要激動,我當然知道這樣做犯法。要不……咱們法院見?”

    把柄抓在了人家手里,田慕平也知道再爭辯也毫無意義,沉默了一會,干脆直接問道:“好吧,你說你想怎么樣吧。”隨之好像想起了什么接著道:“王洪棟的事兒,我可以不過問。這下你們總應該滿意了吧。”

    李子明嘿笑一聲道:“田書記,這樣就讓你蒙混過關,你不覺得太便宜你了嗎。實話給你說,王洪棟的事兒已經成了定局,就算你干預也無濟于事。頂多就是給我們制造點麻煩。”

    田慕平不耐煩道:“那你說你們想怎么樣,干脆點,別在這兒捉弄人。”說著朝白玫瑰揮了揮手。白玫瑰便知趣地穿好衣服,溜了出去。看著白玫瑰出去后,田慕平的口氣馬上就變了過來道:“子明兄弟,有什么事情咱們好商量。臨河的事情,我們不也商量著解決了嗎。你說,你說,有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就是了。你搞這一套算怎么回事。”

    面對這種根本沒有任何原則可言的官員,李子明真覺得惡心,冷哼一聲道:“既然田書記這么給面子,那我直說了。皮國成的事情,你心里應該有數,省委是不可能放過他的。但是皮國成在河州也可以算得上是樹大根深,現在又是賀省長在主持工作,一些話我不用明說,你心里也應該清楚。我們對你這種人沒別的要求,只希望你能認清形勢,不要做墻頭草。”

    田慕平全明白了,卻還是愣了半天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也希望你們能聽我一句勸,正如你所言,皮國成樹大根深,就憑你和羅榮天,不可能輕易把他扳倒。”沉默了一下接著道:“皮國成的上面如果單是一個賀長齡的話還好說,就是恐怕沒那么簡單。我是擔心你們企圖扳倒皮國成是搬石頭扎自己的腳。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這也是一片好意。”

    李子明看著田慕平嘿笑了一聲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些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隨即還是警惕問道:“你是說皮國成的上面不止賀長齡這么一個靠山,是什么意思,難道皮國成的背后還有更大的人物?”

    田慕平緩緩點了點頭道:“這個我也不好說。但是你想想,就算是賀長齡的問題也非常清楚,不管是中樞還是省委都不可能一點都不知道。可又為什么不辦他呢。另外,你大概到現在還不大清楚,你們只知道在臨河扳倒了閆崇岳,卻不知道閆崇岳的靠山就是皮國成。”

    這句話明顯刺激到了李子明。這也就意味著臨河扳倒閆崇岳的案子,并沒有徹底辦結,閆崇岳背后的大樹依然屹立不倒。李子明半信半疑問道:“那為什么我們在審理閆崇岳的時候,他沒有把皮國成供出來。你是政法委書記,應該非常清楚,一旦被判死的人,在萬念俱灰的情況下,肯定會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供述出來。閆崇岳又為什么要替皮國成掩護呢。”

    田慕平搖頭笑笑道:“你還是年輕,皮國成在河州的勢力你也能看見,天虎幫詹天彪那幫人可是一伙亡命之徒,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案底,皮國成豢養了他們,就是因為他們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來。你想想閆崇岳一旦把皮國成供述出來,那么他的家人還能有好日子過嗎。恐怕也要跟他一塊去見閻王。你再看看現在閆崇岳的家人,閆崇岳盡管被槍決了,家產也被全部沒收,可是他們現在在河州的日子過的很好。聽說前段時間,閆崇岳的小女兒大學畢業后也被安排到下面一個縣里政府部門。這些事情除了皮國成之外,還會有是誰做的。這就是皮國成的高明之處。所以你們想扳倒皮國成,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田慕平的這番話讓李子明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思慮之中,照田慕平所言,就等于說拿皮國成毫無辦法了。就算是在調查娘娘河潰壩案中,把嚴名震、嚴名泰兄弟二人逮捕了,他們也不會供出皮國成,更別說拿他那些枝枝葉葉入手了。那些人就算是判刑也難以判死,自然不會供出皮國成了。

    李子明頗有些失望問道:“照你這么說,我們拿這個皮國成就沒辦法了?”

    田慕平哼笑一聲道:“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那就要看你們的能耐了。再厲害的人也會有軟肋。關鍵是看你們能不能找到皮國成那根軟肋在哪兒。”又搖頭道:“實話給你說,要不是今天被你抓了把柄,這些話我是怎么也不會給你說的。”

    李子明道:“其實這些事情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對嗎?”

    田慕平點頭道:“你說的一點不錯,這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作為局外人,誰也不愿意給自己招惹這種麻煩。所以我勸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再枉費力氣了。弄不好最后還要把自己也搭進去了,后悔就來不及了。當然了,人各有志,你們非要調查皮國成,我也沒意見。但是讓我站出來直接支持你們調查皮國成,恕我不能從命,保持中立已經是我的底線了。我也是個凡人,家有妻兒老小,不愿意給他們的生活制造出不必要的麻煩。我自己的事情,你愿意怎么樣就怎么樣,我都可以答應你。”

    這番話,田慕平已經算是把自己的底牌拿了出來。李子明只好點點頭道:“好吧,我希望你能信守諾言,不要出爾反爾,保持好自己的中立立場。”

    田慕平無奈一笑道:“這一點你放心。我會的。”

    回到檢察院,李子明把田慕平給羅榮天敘述了一遍后,羅榮天還是疑慮重重道:“田慕平的意思是皮國成的背后除了賀長齡之外,還另有其人,而且這個人比賀長齡的級別還要高,那這個人會是誰呢?難道是張寶安省長?”

    李子明想了想道:“這個可能性不會太大。你也能看出來,河州的事情張寶安省長幾乎從來沒有插過手,甚至連過問都很少過問。這也就意味著,張寶安省長對河州的事情也心知肚明,跟田慕平一樣,不愿意趟這趟渾水。”停頓了一下心思沉重道:“我擔心田慕平所謂的另有其人,可能是中樞領導。”

    羅榮天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半天一句話也沒有說。如果真是中樞某位領導,那事情可就麻煩了。這可是要通天的事情啊。

    過了一會,羅榮天才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在問李子明又似在自問道:“這件事情,王大同書記知道嗎?”

    李子明淡淡一笑道:“這哪兒知道去。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我們也是始料未及。如果王書記也知道此事的話,那我只能說他老人家有點太不地道了。不過,你想想,既然寶安省長都知道的事情,王大同書記能一點都不知道嗎。”

    羅榮天急忙制止道:“你怎么可以這樣說王大同書記。要不是他的支持,我們的工作恐怕也很難進展到今天這一步嘛。”

    李子明嘿笑一聲卻不以為然道:“是啊,他確實非常支持我們,可他同時也把我們推到了風口浪尖上。誠如田慕平所言,我們兩個可要做好隨時赴死的準備嘍。”

    羅榮天見李子明滿肚子牢騷便批評道:“什么死不死的,如果沒有王大同書記的支持,難道這個案子我們就不查了嗎。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你的正義感都哪兒去了。”

    李子明道:“你千萬別這么說,我可沒你那么高的境界。茍利國家生死以,那也要國家在乎我的生死,現在的問題是國家都不在乎我的生死,我又何必豈因禍福避趨之呢。正如你所說,要是沒有王大同書記的支持,我們的工作根本沒辦法開展下去,哪兒會到今天這一步。你照樣在平南當你的檢察長,我頂多也就是回臨河辦些小案子。”

    羅榮天聽不下去了道:“你聽聽你剛才說的都是什么話。你這不是拿條件跟國家做交換嗎。”

    李子明道:“交換談不上,但是絕不能我給他賣命,他拿我的命不當回事。”隨即情緒激動了起來道:“要是中樞領導都在保護像皮國成這樣的貪官,這個國家不就完了嗎,那我還茍利這個國家有什么意義。”

    羅榮天馬上問道:“那你想怎么樣?當縮頭烏龜?”

    李子明冷笑一聲道:“縮頭烏龜我是不會當的,不過我會造反。這才是正兒八經地茍利國家生死以。咱們是茍利國家,可不是茍利王八蛋。”

    當然這也是李子明一時的氣話。李子明最后還是回到了正題道:“不過這話又說回來了,正如田慕平所言,每個人都有他的軟肋。如果我們能找準了皮國成這根軟肋,估計扳倒皮國成還是有希望的。”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