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18章 俘女賊子明心思
    79閱.第218章 俘女賊子明心思

    嚴珍珍本來就是光著身子,剛才過來的時候也只披了個毛巾被,驚嚇之下,毛巾被也掉在了地上,雖然面前的只是個女人,也甚為難為情,邊往臥房跑邊道:“你自己看著辦吧,總之你趕緊把他弄走,”

    李子明一伸手拉開了捆扎在女賊手上的毛巾,擺了擺手道:“行了,你趕緊走吧,”

    那女賊一個鯉魚打挺嚯地一聲便從地上站了起來,動作之利落,讓李子明也不禁刮目相看,足見是個絕對的好手,女賊站起來后,向李子明一抱拳,從牛仔褲口袋里抽出一張紙卡,遞給李子明道:“你老婆身材很不錯,這上面有我的聯系方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隨時找我,決不推辭,”說完再一抱拳,轉身離去,

    草,挺酷啊,李子明目送女賊離去,眼睛便落在了手里那張紙卡上:澹臺云鳳,

    “嚯,這名字夠闊啊,竟然叫臺云風,”李子明拿著那張紙卡不由叫了起來,也不知道還有澹臺這么個姓氏,

    嚴珍珍在床上打著哈欠道:“什么臺風、颶風的,趕緊睡覺吧,”說著從李子明手中接過那張紙卡,卻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半天沒有說話,

    李子明不由問道:“怎么了,這張紙卡有什么問題嗎,”

    嚴珍珍長吁一口氣道:“不是這張紙卡有問題,而是這個名字,澹臺云鳳,你知道她是誰嗎,”

    “她是誰,”李子明看著一臉嚴肅表情的嚴珍珍問道

    嚴珍珍好像在回憶什么往事,雙臂抱腿坐在床上,半天才給李子明講了一件河州市鮮為人知的異事,

    原來大概在兩年前,河州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飛賊,這個飛賊到底長什么樣,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大家都沒有見過,只是這飛飛賊偷盜的有點特別,專揀當官的家里偷盜,從來沒聽說去過老百姓家里,幾樁大案做下來,盜走金錢首飾無數,而這些當官家里盡管遭了賊,也不敢張揚,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這飛賊自然就長期逍遙法外,在坊間流傳的也越來越神乎其技了,好像連公安局都拿他束手無策,

    如此一來,公安局難免覺得面子上有些下不去了,連個入室盜竊的賊都抓不住,還怎么給上級領導和老百姓交代,便接連秘密組織了幾次調查圍捕行動,可調查來調查去,圍捕來圍捕卻,有幾次差點抓住,卻還是讓飛賊跑了,不過公安局也不是一無所獲,總算知道這個飛賊是個女的名字叫澹臺云鳳,但是查遍了河州所有戶籍都沒有這個名字,公安局的同志只能認為其是外地的流竄犯,再后來,這個女飛賊又銷聲匿跡了,公安局的人只能認為其去了別的地方作案,在網上發了個沒有照片的通緝令,便草草收場了,

    李子明聽完忍不住道:“照你這么說,這個女飛賊澹臺云鳳還是義賊啊,”

    嚴珍珍迷惑道:“我過去也是這么認為,可他為什么要到咱們的住處呢,”

    李子明只能是笑而不答,嚴珍珍略作思索,也大概明白了,臉上馬上訕訕的,便沒再討論這件事情,嚴珍珍曾是皮國成的情人,這個澹臺云鳳肯定是沖這個才來的,不過,畢竟來的不是天虎幫的人,李子明也放心不少,

    重新關門準備睡覺,嚴珍珍卻忽然似是無意道:“這個澹臺云鳳還真有點意思,”話里話外不免一陣酸不溜丟的感覺,

    李子明道:“你不至于吧,一個女賊能有什么意思,我看你是有點神經過敏了,趕緊睡覺吧,”說著拉了嚴珍珍一把,

    嚴珍珍卻并沒有動,不服氣地撅著嘴道:“我可不是神經過敏,我是說,這個澹臺云鳳對你有意思,要不然,她怎么會把自己的聯系方式告訴你呢,更何況,她可是上了網的通緝犯,難道就不怕暴露自己的行蹤嗎,”

    嚴珍珍如此一說,李子明也覺得有點道理,卻又擔心嚴珍珍吃醋,也只能裝糊涂道:“你別在這兒瞎聯想了,人家怎么可能對我有意思呢,再說了,你剛才就站在旁邊,而且還是那樣,人家能看不出來咱倆什么關系嗎,”

    李子明的說法當然也有一定的道理,嚴珍珍卻不以為然道:“這種江湖女人行事自然跟普通女人不一樣,她才不管你有沒有女人呢,再說了,在我之前,你不是也有個尹娟老師嗎,我能接受的事情,她說不定也能解釋,”

    李子明就在嚴珍珍的腋窩下撓了一下,嬉笑道:“聽你這意思是能接受尹娟了,”

    嚴珍珍馬上掄起小拳頭在李子明身上亂打了一陣,嬌怒著道:“你想得美,”卻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心思,口氣嚴肅了起來道:“尹娟是個好女孩,我自然沒辦法跟她比,你要是真心喜歡她,我也沒什么意見,”說著竟點自怨自憐了起來,

    李子明也只能好言勸慰一番,嚴珍珍便漸漸在進入了夢醒,

    然而,一番折騰之后,李子民卻無法入睡了,拿起剛才澹臺云鳳的給的紙卡在手里翻看了起來,之所以把它稱作紙卡,是因為上面除了澹臺云鳳的名字和一個電子郵箱之外,再沒有印上任何東西,甚至連個電話號碼都沒有,不過這也跟澹臺云鳳的身份有關,一個女賊怎么可能把自己的電話號碼輕易告訴別人呢,

    翻弄了一會,李子明忽然發現在翻動的過程中,紙卡背面左下角竟隱隱可見一行大概是小五號字大小的數字,數字并不是經常可見,只有在翻轉到一定角度的情況下,才能看見,剛開始李子明還以為是紙卡本身上的東西,又重新翻轉角度仔細看了一遍,才發現是個手機號碼,李子明的臉上就不由地咧嘴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心想,這賊就是賊,給人說個電話號碼都搞的這么賊,

    是夜無話,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李子明就被羅榮天叫到了辦公室,

    羅榮天壓力一夜火氣,關好門劈頭問道:“我說李子明,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昨天晚上為什么又是一夜未歸,我問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昨天給了說的,你是不是就當刮風了,啊,”

    李子明見羅榮天火氣不小,覺得硬頂只能使得其反,便解釋道:“你先別著急發火,首先聲明一點,你昨天所說的話,我絕沒有當刮風,而是經過了認真的反思……”

    話未說完,羅榮天就打斷了質問道:“又是一夜不歸難道就是反思的結果嗎,不是我要說你,而是我覺得,嚴珍珍究竟是什么樣的女人,你心里應該有個數,你要是跟尹娟,甚或是那個小校花一夜不歸,我都可以當做沒看見,可是嚴珍珍,那樣的一個女人,你讓我怎么放心,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怎么辦,”

    李子明知道羅榮天是為自己好,便只能好言道:“羅檢……”

    “不要叫我羅檢,你覺得我現在是以一個領導的身份跟你說話嗎,”羅榮天情緒激動,厲聲喝止道,

    “那什么……大哥,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李子明只好改口,“娘娘河潰壩事件的幕后真正操手肯定是皮國成,這一點根本不用查,也是一清二楚的事情,問題的關鍵是證據,沒有證據,我們就拿皮國成沒辦法,而你也知道,娘娘河堤壩的加高工程是嚴名震、嚴名泰兄弟所為,我們要是不把這兩個家伙抓起來,根本拿皮國成沒辦法,”

    “這跟嚴珍珍有什么關系嗎,”羅榮天質問道,

    李子明嘿笑一聲道:“當然有關系了,嚴珍珍是嚴名震、嚴名泰兄弟是妹妹,更是嚴名震、嚴名泰兄弟和皮國成的牽線人,如果說有誰對他們之間的事情了解的話,除了嚴珍珍之外,恐怕不會有第二個人了,”

    “什么意思,”羅榮天還是有些不大明白,

    李子明笑了笑道:“如果嚴珍珍能主動舉報皮國成的話,那么這件事情是不是就很好辦了,”

    “你說嚴珍珍主動舉報皮國成,這怎么可能嘛,嚴珍珍是皮國成的情人,而且一旦皮國成倒臺,必然會牽扯出她兩個哥哥,她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羅榮天覺得李子明說法有些不靠譜,

    李子明道:“凡事沒有什么不可能的,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皮國成已經為嚴珍珍的事情到了氣急敗壞的地步,正在讓天虎幫的人全力以赴抓捕嚴珍珍,一旦嚴珍珍被逼急了,你想想她會這么做,嚴名泰、嚴名震兄弟盡管是嚴珍珍的哥哥,但是這兩個人都不是好人,這一點嚴珍珍心里也很清楚,你怎么就能保障,她不會大義滅親呢,”

    羅榮天一下子愣住了,如果嚴珍珍能大義滅親的話,皮國成幾乎就不用調查了,只要抓住一兩個問題,就完全申請立案了,到那時候,皮國成以及皮國成的那些裙帶關系,馬上就會土崩瓦解,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