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01章 災后事森淼追根
    79免費閱第201章 災后事森淼追根

    這場特大暴雨在河州市上空持續了六個小時的澆灌后終于停了下來,此時的河州也已經變成了一片水鄉澤國,娘娘河經過決堤泛濫之后,很快就恢復了昔日的平靜,汩汩的水兒又顯現出了昔日的可愛與可敬,

    站在被沖塌的一片狼藉的娘娘河畔,看著那平靜如處子般的娘娘河從腳下緩緩流過,你真的無法想象,她能給河州人民帶來如此慘痛的毀滅性的災難,

    大街上到處是洪水過后的淤泥和被沖垮的建筑,以及被洪水浸泡過的生活用品和垃圾,轉移出去的人們開始陸續返回,在高樓里幸運躲過一劫的人們也從樓上走了下來,看著昔日繁華整潔的大街,被肆虐的洪水沖毀、沖垮,內省的情感已經不能用感慨和驚訝來形容了,

    確切地說,河州人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和它所能帶來的毀滅性災難,可以說除了那建筑尚且堅固的高樓之外,地面的一切都已被洪水傾覆瓦解:橫隔在路上的柵欄,倒在馬路旁的樹木,被洪水沖擊的面目全非的汽車,廣場上的娛樂設施,橫七豎八的電線桿,垮塌掉的房屋……

    河朔省立即啟動一級洪災應急預案,迅速調動附近幾個市的救災物資送往河州,同時一個以省委書記王大同親自掛帥的救災領導小組馬上趕赴河州,

    河州市委七層中會議室,省委相關領導,河州市四套班子全部到齊,會議室沒有一個人說話,死一般的寂靜,大家都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王大同的目光在會場游走了幾分鐘,緩緩站起來,用沉重的口氣道:

    “同志們,開會之前,讓我們大家都站起來,為在此次洪災中死難的河州人民,為英勇捐軀的武警官兵,為……已故的河州市委書記劉云奇同志默哀,”

    三分鐘后,默哀結束,王大同示意大家坐下,接著道:“對于河州的洪災,我作為省委書記應該負主要領導責任,我在此向河州的父老鄉親作深刻檢討,是我這個省委書記施政不善,施政不查,才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后果,我不敢祈求在座各位和河州人民的原諒,只希望大家能跟省委、省政府一道,同心戮力,共同度過此次難關,做好大災的善后工作,把損失降到最低程度,不要再讓老百姓戳著我們的脊梁骨,說我們這些當官的無能,說我們當官的怕死,”

    王大同說著說著就不由地激動了起來,不過他明顯是盡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緒,聲調提高起來后,講話也馬上跟著停下來,做幾秒鐘的短暫停頓,以調整自己難以壓抑的憤怒,

    王大同的憤怒并不是為了別的,而是就在來河州的路上,他了解到洪水爆發后,河州市委、市政府除了劉云奇一人留了下來之外,其他人,包括省委派來的總指揮賀長齡,全部在武警官兵的幫助下,第一時間轉移到了安全地帶,

    他們竟然能眼睜睜看著無助的老百姓在洪水中浸泡,在洪水中掙扎,自己卻毫無愧色地逃命,這是一個黨和國家培養了多年的干部所應該具備的素質嗎,,

    “再多的話,我也不想說了,大家各自珍重吧,現在請長齡同志做一下分工吧,”王大同最終沒將心中的怒火發泄出來,因為他非常清楚,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是團結,多生事端于事無補,

    然而,就在賀長齡準備安排工作的時候,主席臺上的人大主任翟森淼突然開口道:“王書記、賀副省長,我可以插一句話嗎,”

    在場的人幾乎全都愣住了,不知道這位性格耿直,說話如放炮的人大主任要在這個時候說什么,目光全部集中了過去,

    王大同跟賀長齡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對翟森淼點了點頭道:“翟主任,有什么話,你說吧,”

    翟森淼臉上一直非常凝重,似乎對今天的會議有什么不滿的地方,將面前的筆記本翻了幾下,道:“好吧,王書記、賀省長,我想說的是,此次洪災到底應該由誰來負責,我們總不能這樣黑不提白不提吧,在座的各位應該都非常清楚,五年前,我們的市委、市政府是對娘娘河堤岸進行過加高、加固的,我也可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洪水退后,我去過娘娘河堤岸,也詢問過水利局的同志,當時娘娘河的水位雖然超過了歷史最高水位線,但是距離我們加固、加高的堤壩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如果河堤正常的話,根本沒有沖垮的可能,這也是水利局并沒有做出預警的原因,讓水利局的同志想不到的是,河水剛剛上了我們加固、加高的堤壩不到半個小時,就很快出現大面積的垮塌,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們是不是應該給河州的老百姓一個交代,另外,我還想提醒大家一點,老百姓不是傻子,我們休想就這樣瞞天過海,現在老百姓已經開始議論這件事情了,”

    王大同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半信半疑問道:“翟主任,你所說的這一切都是實事嗎,那么按照你的意思,我們應該怎么辦,”

    翟森淼道:“是不是實事,王書記去娘娘河堤壩上一看就明白了,我的建議是立即責成檢察院單位介入調查,還老百姓一個公道,”

    賀長齡微微笑了一下插話道:“翟主任,你不要太激動了,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恢復河州的秩序,至于河堤的問題,我覺得還是應該暫時緩一緩,以免造成太大的負面影響,”又轉身問王大同道:“王書記,您覺得呢,”

    王大同還沒來得及說話,翟森淼馬上情緒激動地拍著桌子道:“賀省長,我看現在已經不是講面子的時候了吧,娘娘河原來的堤壩是清政府時候修筑的,河水沖刷幾百年都紋絲不動,我們的堤壩才修起來短短三五年的功夫就被沖垮了,你讓老百姓怎么看、怎么說,他們會戳著我們的脊梁骨說,我們連清政府都不如,”

    翟森淼的話明顯刺激了賀長齡敏感的神經,賀長齡馬上針鋒相對譏諷道:“翟主任,你別忘了,省委省政府可是過來給你們河州處理災后事宜的,你現在竟然說出這樣的話,目的何在,我看你這個人的政治立場就有問題,”

    翟森淼冷笑一聲道:“我有沒有政治立場問題,省委大可派人調查,雙規、逮捕、判刑,我都接著,但我就是不敢拿自己的良心開玩笑,不敢拿老百姓的性命開玩笑,既然在這個位置上,該說的話,我就一定要說,”

    賀長齡馬上板著臉道:“翟森淼同志,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意思是說,省委和大同記以及在座的各位都在拿老百姓的性命開玩笑,就只有你翟森淼一個人敢說實話、講真話嗎,”

    不得不承認,賀長齡的政治技術非常高明,一個不經意的手段便把翟森淼推到了大家的對立面,推到了跟省委,跟大同書記,跟河州四套班子干部對立的境地,

    不過翟森淼也不是吃素的,馬上道:“我老翟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都清楚,你不用拿這種話壓我,我要是怕,今天就什么話也不說了,”

    話題的轉移,讓會場馬上出現了一股激烈的火藥味,

    一直沉默不語的王大同終于接茬道:“既然翟主任有這個意思,我表示贊同,那就查一查,查出來問題,追究到底,查不出來問題,也能給老百姓一個交代,”

    隨后一個由四套班子一把手及副書記參加的小范圍的會議,再次在小會議室召開,

    坐在首席位上,王大同的心情顯得比剛才還要沉重,沉默了一會才道:“同志們,關于劉云奇同志的不幸……遇難,我感到非常震驚也非常的沉痛,云奇同志,盡管這些年在工作中也出現過一些……失誤,并犯過……一些錯誤,但總體的成績還是值得肯定的,”

    王大同的話講的并不是特別利索,多少有些吞吞吐吐的意思,似乎有什么話不愿意說出來,但作為省委書記又不得不說,這可不是一個省委書記在講話中應該有的表現,

    “當然了,關于云奇同志,還有一些事情,我們需要做進一步的調查和處理,我今天在這里就不再講了,希望大家在最近一個時期內,恪盡職守,全力以赴做好大災的善后工作,把損失降到最低程度,特別要強調的是,對受災較為嚴重的群眾要首先做好安撫工作,先給他們找到住的地方,讓他們有飯吃,有地方睡覺,政府這邊由國成同志負責,再出一個災后的救援標準,根據不同情況,給受災的群眾一個合理的救援,讓老百姓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最后要給大家說的是人事安排問題,在河州目前市委書記位置空缺的情況下,經省委研究決定,由賀長齡同志暫時代理河州市委書記一職,負責河州的全面工作,另外,經省委和省高檢研究討論,提名羅榮天同志為河州市中級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在人大選舉之前代理職權,平安檢察院的工作暫時由副檢察長展紅霞同志負責,我就先說到這里吧,”

    賀長齡接著做了一些補充說明,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