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76章 懷鬼胎國成點睛
    第176章懷鬼胎國成點睛

    吳仁杰一錘定音,會議的調子馬上就定了下來,接下來需要討論的就不是該不該查,而是該如何去查了。教育局局長馬強也來到了會場,這是一個不胖不瘦,大約四十多歲,戴著一幅半框眼鏡的男人,短頭發,一件白色的襯衫,一條深藍色的褲子,看上去頗有幾分學者氣質,并不像那位陳老師所言,只有初中文化,幾乎跟流氓相差無幾。

    不過這也是很難說的事情,正如一位著名心理學家所言:要想真正知道一個人,就把他放在沒有約束的地方。撕開馬強的偽裝,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真的很難說。

    掌聲落下,馬強首先表態道:“同志們,平南二中出現這樣的事情,我這個教育局長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應該向市委、市政府作深刻檢討。我個人盡管平時一直非常注重抓教師的師德師品,但依然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依然存在檢點不到的地方,依然有官僚作風的存在。今天在檢察院參加這次會議,我感到非常羞愧,非常難受。我在這里向吳書記、各位領導及檢察院的同志們表個態,在此次查處過程中,我和教育局絕不袒護任何一個老師,絕不給調查工作設置障礙,保障積極配合。”

    馬強說完,吳仁杰接過話茬道:“剛才馬局長說的很好,也說的很到位,我希望檢察院的同志們不要什么心理上的包袱,市委堅決支持你們把這個案件查實、查到位,該怎么處理的就怎么處理。另外,教育局再配合一下,夠得上判刑就判刑,夠不上判刑的也要進行嚴肅處理,特別的學校的一些領導干部,是不是在充當這些老師的保護傘,一定要落實清楚。要做到不錯抓一個好人,但也決不放過一個壞人。還學生一片純潔的天地!”

    說到這里,吳仁杰停頓了一下,接著道:“另外,教育局也要借此機會,在全市范圍內搞一次教師隊伍的整頓工作,把一些不合格、濫竽充數的教師清除出教師隊伍,必要的時候可以實行**評議和考核兩條腿走路,進行末位淘汰,狠狠地殺一殺教師隊伍中的這種不正之風。”

    馬強一邊做記錄,一邊是是地應著。

    這個會議一直開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晚上十點多才結束。不想吳仁杰剛剛坐上車準備回家,手機就響了起來,拿出一看是皮國成打來的,也不知道什么事兒,打了個當,急忙接了起來道:“皮市長,你好,我是仁杰,這么晚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指示。”

    “指示個屁!”接通電話,皮國成就毫不客氣地罵了一句,接著以質問的口氣道:“我說吳仁杰,你到底還有沒有一點正事可干,啊?一個老師亂收費的事情值得你如此興師動眾嗎?竟然還讓檢察院去查。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么點屁事值得讓檢察院去查嗎?”

    吳仁杰頭上不由滲出一層細汗,勉強笑了一下道:“皮市長,你聽我給你解釋,我是覺得這件事情關系到教育系統純潔性的問題,而且還有一千多名學生寫的聯名信,事情相當嚴重,所以才……”

    皮國成沒聽吳仁杰解釋完就接著又罵道:“狗屁不通!你的腦子讓狗吃了嗎。你難道就不會動動你的腦子,想一想嗎?一幫高中生怎么可能那么齊心?我明確告訴你吧。這是有人在策劃,你明白嗎?你是被人家利用了!竟然還恬著臉去開會,我真為你感到羞恥。”

    一聽皮國成這話,吳仁杰也感到非常震驚,小心翼翼問道:“皮市長,不可能吧。你說聽誰說的。那一千多學生的聯名信,我剛才也看到了。怎么可能呢。”

    皮國成沒好氣道:“怎么可能?我告訴你,沒有什么不可能的。臨河檢察院的那個孫悟空李子明,現在的名字叫楊威,就在你們平南二中高二3班。這次事件就是他一手策劃的。我估計你們的那位檢察長羅榮天也有參與。知道了嗎?”

    吳仁杰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下午接到羅榮天情況匯報電話的時候,吳仁杰正在辦公室跟幾個主要領導在談論市里的人事問題。因為國家已經凍結了縣一級地方政府的人事,平南作為縣級市自然也受到了波及,算下來現在已經有快兩年的時間了。

    剛開始大家還以為,所謂的人事凍結也不過是暫時的事情,也沒當回事,不想這一凍結,竟是兩年多時間,而且絲毫沒有解凍的跡象。這兩年多時間里大家手里都壓了一些條子,有些甚至是自己的至親朋友,如果一直不解凍,這些條子就沒辦法處理。更主要的是那些送了錢的已經等不及了,三天兩頭往家里跑,這樣鬧下去,誰受得了。

    幾個主要領導跑過來就是想讓吳仁杰想想辦法,向市里爭取一些指標,解決燃眉之急。可這是國家政策,不缺崗不缺編,吳仁杰當然也沒什么正經辦法。

    正說著話,羅榮天的電話就打了進來,說平南二中學生狀告老師亂收費,寫了一封一千多人的聯名信。吳仁杰當時就感到非常震驚,但隨后一個想法便在腦海中產生了。盡管這個辦法有點缺德,但也是沒辦法的辦法,那就是在全市教育系統內開展一次整頓運動,剔除少數的在編老師。如此一來,教師隊伍自然就出現了空缺。

    別的崗位出現空缺可能還好說一些,但要是教師隊伍出現空缺,上面恐怕就不得不考慮招聘了。這樣正好可以借此機會解決大家手里的條子問題。

    吳仁杰想得挺美,卻未曾想到此事竟會是人為的故意操作。那么操作這件事情的目的何在呢?

    吳仁杰做賊心虛,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身上,謹慎道:“皮市長,你放心,我馬上讓教育局停止整頓工作,并阻止檢察院對此事的調查。”

    皮國成卻話鋒一轉道:“不急,教育局的整頓工作可以做做樣子,檢察院那邊你也不要刻意阻止,看看他們到底要干什么再說。”

    吳仁杰卻不無擔憂道:“皮市長,萬一他們要是針對我呢?”

    “針對你?”皮國成顯然一下子沒弄明白吳仁杰的意思,“他們針對你什么?”隨即也猜到了一些便質問道:“你是不是搞了什么小動作?”

    吳仁杰這才將想借此機會解決條子的問題實事求是地給皮國成匯報了一遍,接著道:“皮市長,我們這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幾個主要領導手里都壓著一堆條子,要是不給他們不解決,我這個市委書記也就沒辦法干了。”

    皮國成不客氣道:“沒辦法干了你就別干了。”又教訓了起來道:“吳仁杰,我發現你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什么主意都敢打,凍結縣一級政府人事是中樞的既定政策,現在連市一級政府都特別小心,你竟敢動這個歪腦子。別說你沒辦法干了,要是在這個問題上犯了錯,就是你想干也干不成了。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你知道嗎。”

    吳仁杰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也知道自己錯打了算盤,急忙是是是地應了幾聲道:“皮市長,我知道錯了。今后保障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皮國成這才緩和了語氣道:“知道錯了就好。”又問道:“你問問他們,手里總共壓了多少條子。完了給我說一聲,我想辦法給你們解決。”

    吳仁杰一下子激動了起來道:“那真是太謝謝皮市長了,你可算是救了我的命了,其實他們手里也沒有多少條子,總共也就六十多個。”

    其實吳仁杰這里還是打了埋伏的,都知道人事凍結是件大事,不是實在推不開的是決不會輕易接的,幾個主要領導手里的條子加在一起也就三十來張,他一聽皮國成說給解決,立馬給翻了一番。

    皮國成馬上瞪了眼睛道:“六十多張還沒多少,你這個口氣也夠大的。這可是要云奇書記簽字的。你以為云奇書記開的是雜貨鋪,多多益善嗎。”

    吳仁杰嘿笑了兩聲道:“你要覺得為難,我手里那幾張就不要辦了,先緊著他們的辦。”

    皮國成不客氣道:“行了,行了,你不要說了,我就給你解決五十個名額,其他的你們自行消化,實在不行就給人家退錢。”

    這已經有多的了,吳仁杰卻還是聲帶難色道:“好吧,謝謝皮市長關心。我想辦法給他們做做工作。”

    皮國成本來想給吳仁杰說說自己可能要擔任市長的事情,不過想了想還是沒有說。一方面這件事情目前上午著落,另一方面劉云奇的話是否可信現在還不好說。當然了,去省里做工作是肯定要去的。起碼賀長齡那里一定要走一走,最后皮國成又叮囑道:“關于平南二中老師亂收費的事情,你一定要隨時關注動向,既不能過分干涉,也不能由著檢察院和羅榮天他們胡來。最主要的是弄清楚他們的目的。”說著停頓了一下接著道:“另外,劉金的公安局副局長也干了有些年了吧。是不是該給動一動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