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66章 心搖擺電話端倪
    第166章心搖擺電話端倪

    回學校上晚自習的路上,陳夢瑤坐在自行車后面輕輕摟著李子明的腰疑惑道:“楊威,我怎么覺得你今天怪怪的。”

    “怪怪的?”李子明有些不明白陳夢瑤的意思,“怎么怪怪的?”又玩笑道:“是不是吃了你們家一頓飯,讓你心疼了?”

    陳夢瑤在李子明的脊背上擂了一拳嬌嗔道:“才不是呢。我還不至于那么小氣。別說吃一頓飯了,就是天天來我家吃飯,也沒關系。”忽然語氣嚴肅了下來接著道:“我是覺得你今天跟我爸爸說的那些話,好像跟平時的你不太一樣。”

    “是嗎?”李子明應付了一句,心想,那能一樣嗎,平時是在裝學生,剛才跟你老子說話的時候,也他娘的不知道是情緒激動,還是心里又有了別的想法,把這茬給忘了,這才跟你老子說了那番話。又想起剛才跟陳父對話的情景,總覺得好像自己是沖著什么去的,難道自己潛移默化中喜歡上了后座上的小姑娘?自己已經有了尹娟,再要是喜歡上陳夢瑤,豈不成禽獸了。呃——這真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

    鑒于愛情需要忠貞不二的原則,李子明立即打消了心中念頭,不過總覺得心里癢癢的,忍不住將手繞到后面,陳夢瑤便把自己的小手主動送了過來,兩個人手便緊緊握在了一起。

    “楊威——”陳夢瑤叫了一句李子明的化名。

    “嗯!”李子明應了一句,也能從她的聲調中聽出一種黏糊糊的感覺。女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會阻礙吐沫的分泌,導致口干舌燥,從而引起說話不利索的現象發生。陳夢瑤現在便是如此。李子明心中不覺有些擔憂了起來。

    “你——喜歡我嗎?”陳夢瑤猶豫再三問道。

    這明顯是一個讓李子明無法回答的問題。從原始的本能出發,那肯定是喜歡無疑了,這么漂亮的女孩誰能不喜歡呢。要說不喜歡那便是自欺欺人了。但是回歸到理性的角度,那便不能喜歡了。喜歡了就不道德了。

    可男歡女愛,喜歡與不喜歡又怎么能跟道德兩個字聯系起來呢。這樣的道德又是誰規定的呢。難道這樣的道德真的就是對的嗎。既然這樣的事情有悖于道德,那么古代的人為什么就可以三妻四妾呢。而且現在在很多地方一妻多夫的現象也時有發生。難道他們就都是不道德的嗎。

    李子明心中竟忽然出現了一個大膽且反道德的疑問。這個疑問讓李子明久久無法釋懷,半天沒能回答陳夢瑤的問題。

    “楊威,你怎么了?”后座上的陳夢瑤側探了一下腦袋,企圖看一下李子明臉上的表情。

    “這個……”李子明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在這種事情上總是猶豫不決,總是顧慮重重,總是擺脫不了束縛。

    “我知道,你喜歡的是尹老師。但是你們的真的不合適,她是老師,你是學生,而且年齡上也有差距,你要是真的喜歡她,你會后悔的。”陳夢瑤為自己爭取著。李子明和尹娟的關系,雖然明暗不清,但是如果留心觀察的話,也不能看出來。陳夢瑤喜歡李子明,眼里滿是李子明,不可能看不出來。

    李子明故作鎮定,淡然一笑道:“別瞎想了,你還是學生,而且學習這么好,以后還要考大學,就不要胡思亂想了。”

    這算是一個折中而又不傷害人的回答方式,用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解決棘手的問題,把問題推向對方一邊。

    不過陳夢瑤卻不管這些,一小子耍起了大小姐脾氣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歡你。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都喜歡你。這是我的權利。而且我還告訴你,從今天開始,我決定要追你。”

    這真是一頓飯吃出來的麻煩。如果陳工程師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的話,還不會不會主動邀請自己去他家里吃飯。

    李子明忽然心念一動,戲謔道:“追我可以,不過你必須首先擺平尹娟同志,她可是班主任哦。你想象一下,跟她爭奪男朋友,將會出現什么樣的后果。”

    這本是李子明一句讓陳夢瑤知難而退的話,不想陳夢瑤卻當真了,哼了一聲道:“擺平她就擺平她,她剛大學畢業,也比我大不了幾歲。詳細我,一月之內,保障讓她繳械投降。”

    女孩子的善良往往不包括在戀愛中的競爭。再善良的女孩子,一旦面臨愛情的競爭對手,都會變得狡詐而且不顧一切。陳夢瑤不僅是個善良的女孩,更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女孩,李子明真有些擔心尹娟會因此而受到傷害。

    不想剛回到學校,羅榮天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讓李子明馬上到市檢察院去一趟。李子明就不客氣調侃說,我現在是學生,你讓我去檢察院,我的課還上不上。其實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已經二十多天的時間過去了,案子進展一直非常緩慢,李子明也有些著急。河州的這場龍虎斗到底會上演一處什么樣的大戲,是喜劇還是悲劇,是龍勝還是虎勝,現在尚且不明朗。但無論如何都應該把真相搞清楚。

    給尹娟打了個招呼,李子明便趁著夜色打的直奔檢察院而去。

    相比臨河那破破爛爛的檢察院大院,平南的檢察院闊卓的真不是一點,氣勢宏偉的大門,十多層高的檢察院大樓,花壇假山,綠樹成蔭,恐怕整個河州也沒有幾個可以與之相比的。

    李子明站在樓下感嘆了一番,見只有七層一個房間開了燈,便知道羅榮天肯定在那里無疑了。

    敲門而入,羅榮天正端坐在大班椅里埋頭翻看一份卷宗,見李子明進來,將卷宗扔在一旁,從桌子后面走了出來開門見山道:“那天你給我說的事情,這段時間我做了一些具體的調查,發現給你打匿名電話的那個人,還真有可能是平南檢察院的人。”

    “是誰?”李子明不禁問道。

    “到底是誰,現在還不大好說,不過已經基本可以確定兩個懷疑對象了。一個是原政治部主任、黨組書記郝天明,一個是已離休老檢察長鄭蘭毅。不過老檢察長鄭蘭毅已經是八十多歲的高齡了,可能性不是很大。可能性最大的是郝天明。”羅榮天交代道。

    李子明想了想問道:“為什么說這個郝天明的可能性最大,還有沒別的佐證?”

    羅榮天道:“當然有。”說著從剛才看的那一堆材料中拿出一個文件袋交到李子明的手中,接著道:“這里面有些東西,你可以看看。”接著道:“據我了解,郝天明并不是正常退休的,而是一個內退干部。也就是說,他沒到退休年齡就提前回家休養了。理由是病休。但是從這些資料中很容易看出來,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李子明一邊翻閱著那些資料一邊道:“這些材料好像都是告狀信啊。”

    羅榮天道:“你說的很對,這些材料就是告狀信,是郝天明在內退之前寫給省委、省紀委、省**的的告狀信,當然還有寫給中樞的。不過,也可以看出來,寫給中樞的那些信件并沒有到達中樞,而是被人截了下來。”

    李子明疑惑問道:“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羅榮天呵呵笑了一下道:“這很簡單。中樞無論哪個部門收到這樣一封信,肯定會做出相應的批示,或是轉交地方省委處理,或是轉交地方紀委、政法委處理,絕不可能視而不見,但是你看看那些材料,上面沒有任何批示和簽章。那就說明,這些告狀材料,并沒有送達中樞,便被人截了下來。”

    李子明從中抽出一份仔細看了一遍,不禁震驚了起來,道:“如果郝天明上面所說的這些內容都是真的,不光是平南,恐怕連河州都要翻天了。”

    羅榮天沉重地點了點頭道:“是啊,如果郝天明上面所說的內容全部得到落實,我們這個河州市委真的是已經到了讓人痛心疾首的地步。”隨即話鋒一轉接著道:“但是,作為一名檢察官,我們的頭腦必須時刻保持冷靜。難道這里面不存在別的情況嗎。比如說因為種種原因,這個郝天明想要報復我們的某些重要領導,于是捏造事實、惡意中傷。”

    李子明不由問道:“可是他究竟為了什么呢。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做基本是徒勞無益嗎。而且,你看看。”

    李子明說著將剛才看過的一份材料翻到首頁,放在羅榮天的面前接著道:“這是省政法委的批示,上面明明白白寫著,請河州市委予以處理。難道郝天明不知道,這份材料送到省里后,最終還是要返回到市委處理嗎。他這樣做不合情理啊。”

    羅榮天嘆息道:“是啊,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郝天明作為平南檢察院黨組書記、政治部主任應該對這套程序非常了解,可他為什么還要做這種無畏的抗爭呢。”

    說著話,羅榮天又從剛才的一堆材料中檢出一份,遞給李子明道:“你再看看這個。這是檢察院紀檢組跟郝天明的談話記錄。而且這上面有郝天明的簽字。根據這份談話記錄來看,郝天明承認自己因為升遷的事情,捏造事實,故意報復某些重要領導。而且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里還有一份保障書。保障的內容是,不再寫告狀信。這簡直是太荒唐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