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63章 橫枝節誰在日鬼
    第163章 橫枝節誰在日鬼

    與尹娟關系的進展盡管跟調查皮軍沒多大關系,卻讓李子明在一定程度獲得了更大的自由。雖然尹娟還不知道李子明的真實身份,但也知道了李子明并不是真正的學生,所以此后李子明的管束也松弛了許多,在很多情況下,可以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過去了。

    陳夢瑤再次坐進了教室,剛開始因為住院期間落下了不少功課,光顧著補習了,也沒注意李子明越來越不守紀律的事情。后來發現后,勸解了兩次,李子明雖然嘴上答應,卻依然是我行我素,根本不管陳夢瑤那一套。這讓陳夢瑤特別著急,便不是給尹娟反應。尹娟也是哦哦地應付著了事一樁,那心理就好像自己也加入了某個秘密組織一樣。

    這天李子明正上課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因為放在震動上,上課的老師也沒注意。李子明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發現竟是一個空號。這讓李子明馬上想起前幾天那個神秘的電話,急忙接起來,趁老師不注意,悄然跑了出去。

    “喂,你好。”李子明站在樓道里接通后,并沒有報上自己的名字,謹慎道。

    “你好,還記得我嗎?”電話里一段長久的沉默后,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李子明一下子就辨別出,這個聲音就是自己剛來平南時給自己打電話的那個中年男人,警惕性馬上提高了起來,同時悄然按下了手機錄音鍵。

    “記得,記得,你有什么事兒嗎?”李子明故意拿出一副平坦的口吻道。

    “有事,當然有事。”對方口氣好像并不是特別友好,“還是上次問題,河州中院把你派到平南到底要干什么?”

    李子明淡然一笑反問道:“既然你對我了解的這么清楚,難道還不清楚中院把我派過來的目的嗎?。”

    對方半天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才嘆了口氣道:“我當然知道,但是知道的并不深入。河州中院派你平南,主要是為了皮國成的問題。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目的了嗎?”

    對方的話讓李子明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似乎對方想從自己這里得到一個他所希望的答案,卻又害怕上當而不愿意自己主動說出來,希望能李子明能自己說出來。那么他到底要從自己這里得到什么樣的答復呢。

    李子明無法確定,便反問道:“這位先生,你這已經是第二次給我打電話了。既然你對我這么了解,難道就不能告訴你的真實身份嗎?如果你要回答什么的話,那么我想我們起碼應該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之上,現在你明顯對我根本不相信,那你讓怎么信任你呢。你說對不對?”

    不想對方卻朗聲呵呵笑了笑道:“不愧是咱河州金牌檢察官,思路清晰,反擊有力,有理有據,佩服!佩服!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在無法確定你到平南的真正目的之前,不可能告訴你的真實身份。而且以你現有的條件,也無法弄清楚我是誰。”

    李子明有些不耐煩了,冷笑一聲道:“既然這樣,那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了。”

    對方卻有些不高興道:“你這年輕人怎么可以這樣說話呢?這難道就是你一個檢察官處理線索的態度嗎?”

    李子明反唇相譏道:“我怎么處理線索的事兒就不用你操心了。不過,你真要是有什么線索要提供的話,我希望你先拿出一個真誠的態度,別跟我玩貓捉貓鼠的游戲。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我只能認為你是有意干擾我調查的視線。”

    對方無言以對了,半天才語氣沉重道:“年輕人,你誤會我了。我怎么會干擾你調查視線呢。我記得上次已經給你說過了,我是吃虧吃的太多了,是真的害怕了。希望你能理解。既然這樣,我只能告訴你:希望你在調查的時候,不要被人牽著鼻子走。不管是誰,都不要輕易相信。河州、平南,已經變成一灘深不見底的渾水,在很多情況下,你是很難分清好人與壞人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李子明點了點頭道:“嗯,我基本明白你的意思,也謝謝你的提醒。不夠我還是希望你出來跟我見個面。”

    對方語氣沉重道:“好吧,等時候到了,我會約你出來見面的。”似乎又想起了,接著道:“哦,對了,平南檢察院的事情,你要多多留心,別上了別人的當。”

    掛斷電話,李子明便又給羅榮天撥了過去,約好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直奔而去。

    到了地方,李子明才發現羅榮天約定的地方是一條名符其實的平民街,低矮的房屋,破舊的門簾,一張張木然的面孔,顯然以農村人據多。

    羅榮天站在一個小飯店門口,見李子明過來,一把便拉了進去。

    李子明不由問道:“你怎么把我約到這種地方?”

    羅榮天顯然誤會了李子明的意思,冷哼一聲道:“怎么,看不起這種地方?告訴你,別給我吃了三天飽飯就忘了自己姓啥叫啥。”

    李子明急忙一擺手道:“你誤會了,我沒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這種地方人多嘴雜,說話也不方便。萬一有個閃失,你我也承擔不起。”

    羅榮天卻道:“越是看似不安全的地方才越是安全。”說著夾了一粒早就叫好的花生米,扔進嘴里,接著調侃問道:“你不在學校當你的乖乖好學生,把我叫出來干什么?”

    李子民便將神秘電話的事情給羅榮天敘述了一遍,接著嘿笑一聲道:“其實這個人也是笨的要命,盡管隱藏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卻也說漏了很多破綻。我現在盡管無法確定這個人具體是誰,但至少可以把他的身份他框在一定的范圍之內。”

    羅榮天哦了一聲,也來了興趣道:“那你具體說說,這個人的身份具體能框在什么范圍之內。”

    李子明一邊吃菜一邊捋了捋思路道:“首先,這個人既然能用技術手段屏蔽掉自己的電話號碼,那就說明這個人肯定是政法系統中的人,而且檢察院和公安局的可能性最大。因為只有檢察院和公安局才會有些這些設備,而且只有這兩部門的人,才能比較嫻熟地運用這種設備。”

    羅榮天不以為然地笑了一下道:“你這純粹是胡說八道,屏蔽手機號碼已經不算什么高科技手段了,騙子、黑客,甚至找個高級點的手機都能做到。你怎么就能單憑這一點,說對方是系統里的人呢。”

    李子明擺了擺手道:“你不要著急,等我把話說完。單憑這一點,當然無法確定他就是系統里的人。我剛才給你說的時候,你大概沒注意到,他曾經給我說過一句話,他說憑我現在的條件,無法查知他的真實身份。如果他不是系統里的人,他怎么可能對系統里的情況了解的如此清楚。還有,他讓我多多留神平南檢察院的事兒,別讓我上了別人的當。所以,讓我說,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平南檢察院的內部人員。”

    聽了李子明的這番分析,羅榮天才不由地點了點頭道:“照你這么一說,這個人還真有可能就是平南檢察院的人。那他會是誰呢?”

    李子明馬上拿出手機,將剛才的錄音放了出來。羅榮天反反復復聽了數遍,卻也沒有聽出個所以然來。

    李子明繼續問道:“他說讓我小心檢察院里的事兒,讓我別上了別人的當,又指的是誰呢?”

    羅榮天想了想忽然想到了展紅霞,倒吸一口冷氣,有些自言自語的樣子道:“難道是她?”

    “她是誰?”李子明不由問道。

    羅榮天卻又搖了搖頭,哦了一聲道:“是平南檢察院的副檢察長,叫展紅霞。我剛到任的時候,馬振榮給我說了一些關于展紅霞的事情。聽馬振榮的口氣,似乎這個展紅霞的關系非常復雜,而且在此次市里對政法系統班子調整的時候,還盯上了我現在的位置。所以,馬振榮讓我對她小心點。”

    說話鋒一轉道:“但是展紅霞并不認識你,而且也未必知道你現在潛伏在平南二中的事情,對你基本構不成什么威脅。所以我想這里面可能有兩種情況,第一,他所說的人肯定另有其人,并不是展紅霞;第二,正如你所說,這個人故意在擾亂我們的調查視線。”

    李子明點了點頭道:“是啊。但是還有一點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就是這個人是如何得知我在平南二中的。來之前,鐘檢和馬處長都給我交代過,說我臥底平南二中是絕密,甚至連我的名字也給改了。檢察院內部也就是他們兩個人知道。那么這個人是從哪兒得到消息的呢。”

    羅榮天一拍桌子道:“你說的一點不錯。不過這也正說明,這個人極有可能是我們檢察院系統內部的人。保密工作做的再好,也難免走漏風聲,不過最先知道的肯定是內部人。這樣,我回去之后再查查,看能不能把這個人給挖出來,然后再想辦法搞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

    說著話,飯菜已經上來了,兩碗面,一個花生米,一個西紅柿炒雞蛋,連個葷腥都沒有。李子明不由笑道:“羅檢,你這也夠省的,請我吃飯就吃這個?”

    羅榮天一擺手,邊往嘴里巴拉面邊道:“你就別窮講究了。我可是自掏腰包請你吃飯,你還想吃什么。就這已經二十多了。我今天五分之一的工資都讓你吃了,你好要怎么樣。”

    李子明無奈一笑,也知道羅榮天向來如此,從不會隨便花公家一分錢,也就沒再說什么。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