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37章 為人民臨危受命
    第137章為人民臨危受命

    當天下午,馬振榮就像從天而降一樣坐在了羅榮天的辦公室.這讓羅榮天感到驚訝的同時,也非常的疑惑,忍不住問道:“我說老馬,你這玩的是什么把戲,啊?也不說來送送我,現在我已經到了,你才跑過來,你到底什么意思?”

    馬振榮翹著二郎腿拿捏道:“實話給你說,雖然咱們兩個的名字里都有個榮字,但是在滿河州市,我馬振榮最不愿見的人就是你羅榮天。為什么?因為滿河州市還沒有一個人敢把我馬振榮當賊看,就你羅榮天,非但把我當賊看,還要經常接受你老人家的審訊。”

    羅榮天一擺手道:“你別給我屁屁了,說,來我這兒是不是又帶來了中院的什么重要指示?”

    馬振榮馬上換了一副笑容,指著羅榮天道:“看看看,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那雙眼睛。我往這兒一坐,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羅榮天道:“你這是廢話,誰不知道你馬振榮是鐘檢跟前的紅人,要是沒什么事兒,你肯往我這兒跑?”馬上想起了李子明接著問道:“我現在人已經在平南了,你是不是該給我說說李子明的事兒了?”

    在臨河檢察院,羅榮天和李子明二人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羅榮天早已將李子明當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看待,現在已經半個月時間過去了雖然知道中院派了任務,但左右沒有消息,他心里豈有不擔心的道理。

    馬振榮卻還是打起了馬虎眼道:“為什么你到平南,我就得告訴你李子明的情況。這兩者之間似乎并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吧。”

    羅榮天馬上高興了,推了馬振榮一把道:“你少給我說這些沒用的。我就是用腳后跟想也能想到李子明現在就在平南。”

    馬振榮不緊不慢道:“既然你知道李子明就在平南,那還問我干什么?”

    羅榮天不愿意糾纏了,虎著臉道:“說吧,你到底給我說不說,你要是不說,我自己找去。我就不信,我在平南找不出一個人來。”

    這可真不能讓羅榮天去找,不管找到找不到,都得壞事,馬振榮立即陪著笑臉道:“我算服了你了。好吧,不跟你磨嘰了,其實我今天就是為這事來的。李子明現在就在平南二中,”

    “平南二中?”羅榮天怎么也想不到中院會把李子明安排到學校去,接著問道:“你們把他安排到那兒干什么,當老師嗎。就他那兩下子……你們讓他當老師豈不是誤人子弟。”

    馬振榮呵呵笑道:“你能想到的,我們也能想到,正因為此,我們才沒安排他當老師。”

    “那你們安排他干什么?總不至于是勤雜工吧?要是這樣的話,你們可就有點欺負人了。”羅榮天再次問道。

    馬振榮這才將實情一一說了出來。羅榮天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但也是聽的目瞪口呆,忍不住問道:“你們中院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調查皮國成卻把李子明放在學校里。你覺得這樣做妥當嗎?這不是鬧笑話嗎?”

    馬振榮嗤笑一聲道:“那你說,還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你對皮國成可能不太了解,我只告訴你一點,對于皮國成,我們別說查了,稍有風吹草動,上面馬上就會施壓。”說著嘆了口氣,往沙發上靠了靠接著道:“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要不然鐘檢和市委劉書記也不會出此下策。”

    羅榮天沉默片刻,謹慎道:“馬處,你給我說實話。這是不是派系斗爭?如果是派系斗爭的話,最后誰輸誰勝都很難預料,讓子明參與進去可就沒意思了。我并不是在這里說我們黨內某些人的閑話,現在的很多情況確實如此,你說誰有問題,誰沒問題,根本就是說不清楚的事情。真要是查的話,沒幾個能真正經得起查的。”

    羅榮天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兩個人的談話就嚴肅了起來。馬振榮一擺手道:“榮天,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愿意做派系斗爭的犧牲品。可我們誰又能逃脫得了派系這個圈子呢。你認為你沒有派系,不選邊站隊,可別人不會這么認為。在別人的心目中,早就對你有了定位。如果你連這一點都認識不清楚的話,那你這些年在官場就算是白混了。”

    羅榮天冷哼一聲道:“老馬,你別拿這話嗆我。我還真是從來沒把自己當成官場中人。官場上什么,官場是爾虞我詐、互相利用、派系斗爭,甚至是你死我活。我是一名檢察官,我的職責是守護法律的底線,而不是某些人手中的工具。”

    馬振榮拍手笑了起來道:“好、好、好,說的好,你是一名檢察官,你的職責是守護法律的底線。可是我問你,你的權利誰給的?你在守護誰的法律底線?”

    羅榮天義正詞嚴道:“我的權利當然是人民賦予的,自然也是為人民守護法律底線。這難道還有什么值得懷疑的嗎?”

    馬振榮哈哈笑了起來,笑完了指著羅榮天道:“你真是赤子之心、赤誠一片啊!”馬上板著臉質問道:“那我問你,你這個平南市檢察院黨組書記是誰任命的,你這個檢察長又是誰提名的?”

    “當然是平南市委和河州中院建議,河州市委任命,河州市委提名的,這還有什么好疑問的。”羅榮天道。

    “那我再問你,任命和提名權在誰手里?”馬振榮繼續問道。

    “當然在河州市委手里!”

    “跟你所謂的人民有什么關系?”

    “怎么沒關系,河州市委代表的是廣大人民群眾,河州市委的意愿當然也就是廣大人民群眾的意愿。****的重要思想難道你沒有學過嗎。”

    馬振榮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了,指點著羅榮天道:“你是真迂腐還是故意在這兒跟我裝傻充愣。難道你不知道權利在集中過程中會變質、會走樣的嗎。我姑且認為你說的是正確的,可你最直接的領導是誰?是不是河州市委?是不是河州市委的常委們?你怎么能保障,他們所說的話每一句話都能代表著人民的利益。”

    沉默了一下,馬振榮接著道:“當然,我這話說的有些偏激。但是你別忘了,無論任何形式的管理,最終都要人管理。是人就難免會有私心、私利、私念,為了權力,為了利益,這一切都是根本沒辦法改變的。有了這些,派系斗爭就在所難免。唯一的區別只能說是,誰的立場更加正確,誰真正為老百姓的利益考慮。”

    羅榮天一拍桌子道:“這不就是了嗎。只要站在老百姓的立場說話,那當然沒什么說的。”

    馬振榮馬上針鋒相對道:“可這不還是存在一個派系斗爭問題嗎。所以我給你說,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派系斗爭在所難免。”

    羅榮天一擺手道:“行了,行了,我也不跟你爭這個了。你就給我說,你此次來的目的是什么吧。”

    馬振榮卻笑了起來道:“咱們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你還要我說什么。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也就是從今天開始,你,羅榮天,將代表中院擔任起調查皮**的重任。”

    羅榮天剛要說話,馬振榮一伸手給擋了回去道:“好了,你什么也別說了。咱們首先搞清一件事情,你現在的屁股可坐在平南檢察長的位置上。平南檢察長同時也是河州檢委會委員,這個你應該清楚吧。”

    羅榮天道:“這不就擔個名兒嗎。”

    馬振榮道“這可不是擔名的事兒。你是河州中院檢委會委員,同時也是河州中院的黨組成員。你當然就有責任、有義務替中院分憂。難道你以為你這個正處級是白享受的嗎。”

    是了,羅榮天從臨河調到平南,盡管職務上沒什么變化,但在行政級別上上了一級,從副處級變成了正處級。這當然跟平南的行政定位上有關。平南市是全省重點市,行政級別比其他縣級市要高出半級,屬于副廳級,其他部門自然也跟著高了半個級別,檢察院檢察長當然就是正處級了。

    羅榮天無奈一笑道:“你們也就拿這半個行政級別糊弄我吧。”

    馬振榮笑了一下,再次嚴肅了起來道:“從即日起,平南這一塊的工作可就交給你了。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皮國成在平南的關系復雜的很。他本人就是平南人,老婆蘭夢潔在平南的很多企業中都有股份,這些跟他究竟有沒有關系,有多大關系都很難說。所以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摸清皮國成老婆蘭夢潔以及夢成投資公司的底細,盡快掌握皮國成的犯罪證據。”

    羅榮天點了點頭道:“看來我的任務還挺重。”又問道:“那子明呢?”

    馬振榮道:“這還用說嗎。還是你們兩個搭班子。不過此次不同的是,你們兩個一明一暗。你要盡可能給子明提供方便。另外,還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皮國成極有可能涉黑,所以你們在辦案過程中一定要多加小心,特別是子明,你要盡可能地保護他的人身安全。當然,這也是我們之所以把子明調到平南的一個重要原因。”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