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32章 遇皮軍夢瑤下手
    第132章遇皮軍夢瑤下手

    李子明知道問到了人家的痛心處,不好意思道:“對不起,我不該問你這個。”

    “沒事的,他們離婚都好多年了,我已經習慣了。現在想想,其實他們的婚姻注定了不會美滿。我媽是個英國人,渾身上下都是英國女人的那種很講究、很貴族的情調氣息,太愛面子。而我爸繼承的是我爺爺那一套標準的農民思維,現實、認真、刻板,甚至……有些封建。所以他們的離婚的是必然的。”

    “他們是怎么認識的?”

    “我爸爸在英國留學的時候。我聽我媽說,她那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瘋狂地迷上了我爸,覺得他渾身上下都是那么的叛逆,卻又是那么的正確,就像希臘神話中的阿基里斯一樣。可結婚后,她才發現我爸那不叫叛逆,更不是lang漫,而是對學術的執著。”

    “這么說來,你爸是個做什么事情都是很認真的人。”

    “是的,我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認真,很執著。從國外回來后,他本來可以留在大城市里,就是因為跟一些主流教授的意見不合,憤然離開,才來到了平南這個地方。”

    “這么說,金運來的爸爸可算是撿了個寶。”

    陳夢瑤嗤然一笑道:“撿了個給他賺錢的寶吧。不過金得利這個人真的很會收買人心,我家里的一切用度幾乎都是金得利給的。每年我爸爸過生日的時候,金得利也會親自登門送上一份精美的禮物和一個蛋糕。”

    “金得利長什么樣?”李子明忽然想了解一下這位平南的大佬。

    陳夢瑤卻咕咕笑了起來,半天不說話。

    李子明問了半天,陳夢瑤才道:“你已經見過金運來了,那也算個帥哥了,不過金得利可是個丑的不能再丑的男人,鼻子眼睛嘴好像擠在了一起一樣,那腦袋,遠遠看去就像個球一樣。”說著不住地搖頭。

    陳夢瑤盡管沒有明說,李子明卻能明白幾分陳夢瑤的意思。就是說,金運來并非金得利親生。至于怎么回事,估計也不光彩,要不然陳夢瑤不會笑個不停了。

    但是陳夢瑤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是老天跟他開的玩笑,更想不到金運來會是她的弟弟。而她父母感情破裂會另有隱情。

    兩個人說笑著就走到了彩龍的下面,剛才接吻的兩個人還沒有離開,站在那里憑欄眺望,也不說話。

    李子明無意瞥了一眼,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皮軍!

    皮軍怎么會在這里?李子明馬上回憶起尹娟給自己說過的話,這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身上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尹娟為什么會對其如此憎惡,又怎么會出現在溫泉山莊,他身邊的那女的會是誰呢。從外表上看,那個女的明顯已經年齡不小了,起碼比皮軍要大的多,估計也有二十四五歲了。從剛才兩個人接吻的情形來看,他們關系非比尋常。

    然而在溫泉山莊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這樣的情景又很難說明說明問題了。或許那女的只是個小姐,皮軍不過是尋歡作樂罷了。但是從剛才接吻的情景來看,好像并非如此。兩個人明顯是擁吻在一起,如果沒有一定的感情基礎,這種擁吻是很難勉強的。那么他們又會是什么關系呢?姐弟戀嗎?

    一腦門子的疑惑,讓李子明越來越覺得皮軍所表現出來的神秘背后,必然隱藏著什么秘密。

    陳夢瑤顯然也看到了皮軍,只是處于一個女孩子的羞澀,只看了一眼便將頭低了下來,裝作什么也沒看見的樣子。

    “彩龍那邊的人好像是皮軍,你沒看見嗎?”李子明問道。

    “看見了。”陳夢瑤點了點頭,又道,“他怎么會在這里?”

    陳夢瑤雖然用的是一個疑問的口氣,但顯然并不是要問李子明。因為她應該知道,對于皮軍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李子明肯定也不知道。

    “咱們能來,人家為什么就不能來呢。”李子明用反推邏輯回答了陳夢瑤的問題。李子明之所以如此回答,并不完全是為了應付陳夢瑤的問題,他還想看看陳夢瑤的反應,想知道陳夢瑤是非對皮軍有所了解。尹娟是個知情者,卻不愿意說出實情,那也只能從陳夢瑤身上找到突破口了皮軍喜歡陳夢瑤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而種種跡象表明陳夢瑤并不喜歡這位帥氣而又有些酷的年輕人,那么其中是不是會有什么隱情呢。或許陳夢瑤也跟尹娟一樣,對皮軍有所了解。

    對付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生,總要比撬開一個二十多歲女老師的嘴容易一些。

    兩個人正說著話,皮軍已繞過欄桿跑了過來,擋在了陳夢瑤的面前。

    據傳言,皮軍平南二中的名符其實的老大,而且出手狠辣,打架根本不給對方留任何反應的機會,一招制敵是其最主要的特點。自己現在跟人家喜歡的女生在一起,保不齊這家伙不會惱羞成怒,對自己下手,最好還是小心為妙。

    在皮軍站在陳夢瑤面前的那一刻,李子明便做好了戰斗準備。

    當然,李子明絕沒有心思跟他爭風吃醋。要真是為了爭奪陳夢瑤,不等他出手,李子明也不會讓他好過。

    “夢瑤!”

    這是李子明來平南二中后,頭一次聽見這個大男生的聲音,沙啞中帶著幾分抑郁,跟他的年齡很不相符。李子明甚至有些懷疑,皮軍是否跟自己一樣,也是混在中學里面的大齡青年。

    陳夢瑤沒有應答,也沒有離開,轉身看了李子明一眼。皮軍這才注意到李子明,嘴角歪出一個笑意,往李子明跟前走了兩步,將李子明渾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道:“你叫楊威?”

    李子明點了點頭道:“我叫楊威,你應該就是皮軍吧。”同時心中暗想,看來這段時間的功夫也算是沒有白費,起碼落了個名聲。

    “哦?你也知道我的名字?”皮軍邊說邊往李子明跟前走了兩步,并沒有什么不禮貌的地方。陳夢瑤見皮軍往李子明跟前走,卻突然過來擋在了李子明前面,眼睛中充滿了恐懼道:“你想干什么?”

    皮軍一下子愣住了,李子明也愣住了。皮軍想不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會如此護著另外一個男生。李子明想不到陳夢瑤竟會做出如此讓自己感動的舉動,一伸手將攔了陳夢瑤的腰肢,護在自己的肩膀下面。陳夢瑤如此一往情深,李子明覺得再要是不做出點什么來表現一下,就有些太對不起人家了。再說了,怎么能讓一個女孩子為自己沖鋒陷陣呢。那李子明也太沒出息了。

    看著兩個人相偎一起,皮軍怔了幾秒鐘,從鼻子里發出一聲無奈的嗤笑道:“既然、既然……既然你已經有心上人了,我就不打擾了。”說著轉身要走。

    這可是個跟皮軍接觸的絕佳機會,李子明急忙喊道:“你等等。”

    皮軍駐足停步卻沒有轉身,冷冷問道:“有什么事兒嗎?”

    氣氛有些太過緊張了。李子明突然想起動物世界里,兩個公獅子為了爭奪母獅子而進行的較量。在動物世界里,絕對是勝者為王敗者寇,撕咬彰顯的是力量和技巧。這種事情在人類也會經常發生,只不過左右局勢的大多數是情感和女人的意向。這是不是也是人之所以區別于動物的重要表現呢。

    李子明輕松一笑道:“沒事,能交個朋友嗎?”“交個朋友?”皮軍顯然有些意外,“我不妨實話告訴你,夢瑤是我最喜歡的女孩子,你覺得我們可能成為朋友嗎?”

    “大丈夫何患無妻。這又是何必呢?”李子明這話算是一句勸解。然而這話卻明顯犯了陳夢瑤的忌。陳夢瑤就毫不客氣地悄然伸手,在李子明的后背上狠狠掐了一把。疼啊!真的很疼!絕對是那種鉆心的疼!李子明的眼淚差點沒下來,急忙反手抓了陳夢瑤的手,握起來,防其再次作怪。

    被李子明抓了手,陳夢瑤臉一紅,想把手從李子明的手中拽出。不過,為了避免類似事情再次發生,李子明豈肯輕易放手。陳夢瑤拽了兩下,沒能得逞,也只能任由李子民握捏了。

    如果不是那昏昏夜色的掩蓋,這一切將會毫不掩飾地出現在皮軍的面前。

    “哼……”皮軍從鼻子里冷哼一聲道,“如果夢瑤現在在我懷里,你會這么說嗎?”那意思已經不言自明,就是說李子明站著說話不腰疼,占了便宜還賣乖。

    “這個……”李子明想了想,又看了一眼被自己夾在懷里的陳夢瑤,斬釘截鐵道:“會,肯定會!你軍哥在平南二中可是響當當的人物,我相信你肯定能拿得起放得下,不會因為一個女生而甘愿失去一個朋友。”

    “呃——”話音落地,李子明就感覺腳面一陣鉆心疼痛,自己確實抓了陳夢瑤的手,可陳夢瑤的腳還會動,這一腳直接踩在李子明的腳背上,而且是那種高跟鞋。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