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06章 改楊威見女老師
    第106章改楊威見女老師

    “需要交費嗎?多少錢的套餐?”李子明調侃地問了一句。

    “這些你就不用管了。這部手機永遠不會欠費。”馬振榮道。

    “我的乖乖!”李子明拿著手機翻來覆去看了半天,故意很夸張地感嘆道:“不是吧!三大電信運營商竟然還給辦這樣的號碼?我的手機可是欠一分錢都會被停機的。要是這樣的話,我打兩個國際長途,移動老板不是要跳起來嗎?”

    馬振榮冷笑一聲道:“別說你的手機沒有定制這項業務,就算是定制了這項業務,移動老板也不敢跳起來。”

    “為什么?”李子明問道。

    “敢跳起來就查他丫的!”馬振榮突發少年狂,一根手指氣勢洶洶地戳在手機上。

    這讓李子明也不禁拍案叫好道:“對,查他丫的!”擺弄了幾下新手機,又去翻看那一堆東西,發現檔案上的名字竟然是“楊威”兩個字,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將檔案袋送到對馬振榮面前道:“哎,馬處,這名字是不是給換一個。”

    馬振榮拿過來看了一眼道:“這名字不是很好嘛。楊威,多有氣勢。”說完又將檔案交給了李子明。

    李子明嘿笑一聲道:“這名字確實很威武,很有氣勢,很霸氣,不過……馬處,我還沒結婚,你就讓我陽痿是不是有點太毒了點啊?”

    馬振榮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地笑笑道:“當時給你辦學生檔案的時候還真沒注意到這個,不過辦學生檔案也確實挺麻煩的,你就湊合著用吧。反正也是臨時的。”

    李子明心中雖極不樂意,也不好真讓馬振榮去重新辦一個學生檔案,只能自認倒霉。楊威就楊威吧。連個女朋友也沒有,就算不陽痿又能怎么樣。

    收拾停當,兩個人在酒店內吃了早飯,便往平南市趕去。路上,馬振榮交代說,見到平南中學的領導后,你就說我是你哥哥。李子明戲謔說,你姓馬我姓楊,說你是我哥哥,會不會讓別人產生誤會,難道是同母異父?馬振榮只好說,你就不會說我是你表哥嗎。李子明哦了一聲,卻又說,你這表哥可有點顯老。馬振榮已經四十開外,做李子明的表哥的確有點大。

    馬振榮只好說,那就表叔吧,反正也不是要緊事,你愛怎么說就怎么說。李子明嘿嘿一笑說,是這樣嗎,那我就說你是我表侄子。馬振榮不干了說,你個小兔崽子占我便宜。我好歹比你大十幾歲,怎么可能是你的表侄子,你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李子明說,從年齡這兒論,那肯定不行,不過我老家那邊講究論輩分,我跟你家老爺子平輩,那你不就得管我叫表叔嗎。兩個人一路說笑,平南市很快就在眼前了。

    作為河州市代管的兩個縣級市之一的平南市,相對臨河市而言,經濟發展情況要好的多。主要是因為,平南市是個資源型城市,煤炭、鐵礦石等資源蘊藏非常豐富。不像臨河市,需要經過招商引資、大力建設等不斷努力才能發展起來。它本身的資源開發,就是一個發展的強勁動力。當然,因為資源的不斷開發利用,大多企業跟煤焦、冶金有關,環境當然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一到平南界,馬上就會有一股刺鼻的煤焦味撲面而來。

    對此,李子明早有耳聞,卻沒想到會如此嚴重,就抱怨道:“馬處,你這次算是把我送到好地方了。我可聽說,平南早在多年前就被聯合國環境組織評為,全世界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

    馬振榮笑了笑道:“可是你別忘了,如果沒有平南市的貢獻,我們河州的經濟總量在全省排名恐怕還要靠后。再說了,就算那些發達國家,哪個不是以犧牲環境作為代價的。美國的芝加哥,英國的倫敦,德國的魯爾區,有哪一個不是靠重工業發展起家的。我給你說,平南在今后的十年,就是咱們國家目前的魯爾區,再往后發展,轉型是遲早的事情。說不定二十年之后,平南就是咱們國家的魯爾區。”

    馬振榮正洋洋自得說話的時候,一輛拉煤貨車呼嘯而過,又沒有蓋篷布,車上的煤灰拋灑下來,正好落在車上。馬振榮又沒有關車窗。煤灰便順著窗戶撒了馬振榮一臉一身。

    李子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道:“馬處,看來我們新魯爾區的煤灰對你這位大處長情有獨鐘啊。”

    馬振榮一邊拍打著身上的煤灰一邊道:“新魯爾區人民并不歡迎我們啊。”也不能把拉煤車怎么樣,卻整個落了個大花臉。

    進平南市區,情況就更加嚴重了,鋪天蓋地都是黑乎乎的煤渣,連那些大姑娘們都沒有穿白衣服的,不是黑的便是灰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耐臟。越往市區內走,氣味就越不好聞了,加之飯店內飄出的酸辣味道,夾雜著街道兩旁的垃圾臭味,幾種味道混合在一起,也說不上來是臭還是酸,嗆的兩個人直掉眼淚。

    再往大街上看去,那些平南的本地人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買菜的依然買菜,行路的依然行路,閑逛的依然閑逛,似乎早已對這樣的環境產生了免疫力,聞怪不怪了。

    李子明捂著鼻子道:“新魯爾區人民似乎對這一切并不在意啊。”

    馬振榮苦笑一聲道:“不是魯爾區人民不在意,而是魯爾區人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環境。”又感慨道:“當然了,但凡是一份奈何的都不愿意繼續在這里生活。根據公安局戶籍科統計結果顯示,最近十年間,平南市外遷人口數量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之多,是省外遷率最高的城市。也就是說魯爾區人民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民搬到了別的地方。特別是一些企業老板,他們幾乎很少在平南住生活。有很多企業,盡管廠區在平南,但總部地點已經轉移到了河州,甚至省城。一方面是為了更加方便地開展業務,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開這種惡劣的環境。”

    馬振榮的話題很沉重,富人們以環境為代價發了橫財,卻把到處充滿了惡臭氣味的環境留給了窮人。先富帶后富最后共同富,這實在是個讓人窮人傷心的口號。這里面更多的恐怕是欺詐和政治目的……(此處省略字數若干)應該是馬振榮事先跟校方打好了招呼,車到校門口,一個女教師就笑臉迎接了過來,伸手跟馬振榮握了握,就轉身摸著李子明的腦袋道:“馬老板,這就是你家親戚嗎?小伙子看上去蠻精神的嘛。”

    我靠!李子明暗咒一句,偷眼瞧了那女教師一眼,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就算比自己大也大不了幾歲,一頭齊耳短發,襯托著一個鵝蛋臉兒,因為戴了眼鏡,眼睛看不大清楚,不過從輪廓上看應該是忽閃型的,一張櫻桃小嘴抿笑有致,再往下看,便是一抹雪白的脖頸,一件黑色的透光紗衫,里面是齊腰的背心,一雙酥胸像小山峰一樣高高隆起,惹的李子明同學差點沒把口水流出來。腿上是一條淺藍色牛仔褲包裹著修長的美腿,兩片香臀翹然圓潤,真是說不上來的無限風光。

    “子……楊威,還不向尹老師問好。”馬振榮在一旁提醒李子明,差點將李子明的真名說出來。

    這個時候就不要不叫楊威這個名字了好不好,有這樣的美女在眼前,我要是“楊威”了,豈不是是老子天生無能。更何況人家女老師還姓尹,你這不是明白著咒老子歇菜嗎。李子明心中暗叫一句,也只能禮貌地問候道:“尹老師好!”

    對對對,尹老師好,尹老師真的很好。李子明心中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馬老板,小伙子看上去挺懂禮貌嘛。你怎么說淘呢。”尹老師對李子明的第一印象相當不錯,“不過就是看上去……年齡有點大,真的十九了嗎?”

    “這還能有假!”馬振榮說著從包里拿出檔案送到了尹老師的面前,“就是太淘氣了,蹲了兩級,十九了才上高二。”

    尹老師一笑推開了道:“馬老板別介意,我只是隨便問問,沒別的意思。咱們就別在這兒站著了,還是到里面說吧。”說完做了個請的動作,將馬振榮和李子明往學校里面讓。

    進校門,迎面是一座五層的教學樓,左手是兩層的階梯教室,右手一條馬路直通后面,教學樓前面有一個不大的廣場,左近是一個花園,花園內亭臺回廊,鮮花盛開,雖不算大卻別有一番風味,不知是為同學們提供的學習場所,還約會的去處,從目前的情景來看,里面卻只有一個老頭在胡亂扭擺著鍛煉身體,大概是門衛之類的人物。

    李子明和馬振榮跟著那位姓尹的女教師,順馬路而行,繞到教學樓后面,呈現在面前的又是另一番風景。馬路兩旁是新發芽的楊柳,正隨風依依擺動,右邊赫然是一個學生食堂,現在不是飯點,只有幾個穿了一身臟兮兮廚師衣服的男女在那里聊天,一會說一會笑,一會又追逐打鬧,應該是那男的跟那女的開了一個葷玩笑,才讓那女的動了容,卻恐怕也是開在了心尖上。要不然那女的怎么會腮紅帶笑呢。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