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85章 葛書文吐出實情
    第85章葛書文吐出實情

    這真可謂是蛇鼠一窩了,公安局、看守所、檢察院,三家聯合做賊,恐怕也沒有不成功的可能了。羅榮天氣憤難平,一拳扎在桌子上,轉身對武海成和李子明道:“武局、子明,你們聽見了嗎。我們的公安局和檢察院混亂到了如此程度,難怪老百姓常說警匪一家。我看說的一點也沒錯。”

    武海成在羅榮天的肩膀上拍了拍道:“羅檢,你別激動,情況沒你想象的那么壞,起碼在你身后還有我們兩個嘛。再說了,這只是個別現象,不能以點概全。”

    羅榮天道:“可就是因為這些‘點’,才把我們的執法監督系統搞的如此混亂,把我們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搞的一塌糊涂,黨和國家才會因此而受到社會的詬病,受到老百姓的詬病。這些人就是我們這個國家和政黨身上的蛀蟲,如果不及時清除,遲早有一天會被他們咬死,惡心死。”

    李子明在一旁道:“咬死是不可能的,就憑這些跳梁小丑,還沒有這個能耐。不過惡心死就說不定了。”

    羅榮天無心跟李子明開玩笑,繼續問葛書文道:“陳二勇和賈美美的事到底怎么回事?賈美美為什么一進看守所就瘋了?是不是你們做了手腳?”

    葛書文卻搖了搖頭道:“我們確實做了一些手腳,但并沒有對賈美美做手腳。你也知道,對女犯人的看管有著很嚴格的規定,我們輕易根本無法靠近,即便是想做手腳也無從下手。那天晚上武局他們把人送進來,趙俊奇就電話指示我說,想辦法讓陳二勇認下殺吳書記的事兒。當時,我想這件事實在太困難了。陳二勇和賈美美就是兩個盜竊犯,判刑也在十年以內,讓他們認下殺人的事兒,就是死刑,他們肯定不會答應,我自然也就沒有答應趙俊奇。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賈美美就瘋掉了。趙俊奇再次打來電話,說讓我把賈美美瘋掉的事情告訴陳二勇,然后再編造一個賈美美做過皮肉生意的事情。我想這沒什么難的,就讓王茂財做了。后來也不知道怎么,陳二勇就認下了殺死吳書記的事情。”

    羅榮天疑惑問道:“你是說,對于賈美美瘋掉的事情,你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葛書文凝神想了想道:“這也是一件怪事。賈美美剛進來的時候好好的,情緒好像比陳二勇還穩定,被關在女號房的那天,我去過一次,也沒什么異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過了一個晚上,竟然就瘋掉了。我估計趙俊奇通過別的途徑做了手腳。但是看守所是我做主,他想繞過我做手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兒。除非……”

    說到這里,葛書文的目光落在了武海成的臉上。武海成只愣了數秒鐘就馬上反應了過來道:“你意思是說這件事兒是我們刑警隊人干的?”

    葛書文低頭沒有半天才道:“你武局的為人,我沒有不相信的道理。但是這件事確實非常奇怪。除了我們看守所的人之外,就只有你們刑警隊的人能接觸到賈美美。如果跟你們刑警隊沒關系,那只能說明事發突然了。”

    武海成不得不將事情掰扯清楚了道:“從條山將陳二勇和賈美美押回來的路上,賈美美一直由龔小茹看管,并沒有跟其他人有過接觸。而押回來送到看守所的當天晚上,因為他們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犯,所以大家都回家去了,也沒有再跟他接觸過。那會是誰呢?”

    李子明凝神道:“武局,你說會不會是……”說了半截,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武海成倒不忌諱,結果話茬道:“你是說龔小茹做了手腳?”那神色似乎要將李子明碎尸萬段一樣,“你憑什么說是龔小茹做的手腳,有什么證據?我給你說,李子明,龔小茹是個什么人,對你怎么樣,你心里應該清楚。你這樣誣陷人家,你不覺得虧心嗎?”

    李子明急忙擺手笑道:“武局,你不要激動,我并沒有說這事一定是龔小茹。我這不也是猜測嘛。你想想,你們將陳二勇和賈美美押回來這一路,只有龔小茹跟賈美美接觸過。這一點難道不值得懷疑嗎?”

    武海成卻頤指氣使指著李子明道:“我告訴你子明,你懷疑誰都不能懷疑小茹。小茹盡管來刑警隊時間并不長,但她的為人我還是信得過的,絕對不可能干出這種事情來。再說了,她這樣做的動機是什么呢?她為什么要對賈美美做手腳?”

    李子明見武海成多少有些不可理喻,也不客氣道:“武局,我們現在只是對案情進行分析,你用不著這么激動吧。另外龔小茹的動機究竟是什么,你我都不知道。但并不能說明她就沒有動機。這件案子到現在已經變的越來越復雜,如果你這樣感情用事,將會對我們的偵破工作造成很大的障礙,你明白嗎?”

    武海成還是不依不饒瞪著眼睛道:“我感情用事?李子明,我干刑警二十年了,抓獲各種犯罪嫌疑人無數,你才干了幾天。告訴你,我吃的咸鹽比你吃的飯都多,你竟然說我感情用事?!”

    武海成的話越來越難聽,如果不是一個戰壕里,以李子明的脾氣非給他點顏色看看,讓他多吃的咸鹽都吐出來。

    羅榮天在一旁勸解道:“你們兩個就不要爭執了。龔小茹的事兒先放一放,讓葛所繼續說。”

    武海成知道自己確實有些沖動了,也不再說了。羅榮天這才對葛書文道:“葛所,你繼續。”

    葛書文接著道:“實事就是這么回事。對于陳二勇的問題,我其實并沒有參與多少。至于里面究竟有沒有什么內幕,我就更不清楚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這件事跟趙俊奇肯定有關系。”

    李子明問道:“既然你跟這個案子并沒有什么關系,而且你應該也知道,我們無論是去看守所查看,還是抓走王茂財,目的都是為了調查清楚此事。你為什么要跑呢?”

    葛書文嘆了口氣道:“自從你帶人把王茂財抓走后,我就知道大事不妙。王茂財是個什么東西,我心里最清楚。那就是個軟骨頭,落在你們手里,肯定會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部抖摟出來。說不定還會添油加醋。所以,在王茂財被抓后,我馬上就給趙俊奇去了個電話,問他該怎么辦?當然,主要是想讓他在你們開始審訊王茂財之前,將王茂財弄出來。沒想到的是,他聽完后,好像并不在意,說不過是小事一樁,讓我不用管了。然后又說,正好有幾個朋友想去河灣那邊玩玩,讓我跟他一塊去。我一聽這話就知道大事不妙,這是趙俊奇要殺人滅口的訊號。于是假意答應了他,然后連夜出逃。”

    羅榮天道:“原來你出逃,并不是躲我們,而是躲趙俊奇。”

    葛書文點頭道:“是啊,王茂財的事兒,其實我并不是特別擔心。王茂財盡管跟我干了一些事情,但是并沒有什么證據。即便你們將我抓起來,我死扛著不說,你們也拿我沒辦法。更何況,我一旦落在你們手里,趙俊奇肯定會想辦法將我撈出來。所以我并不擔心。但是讓我想不到的是,趙俊奇竟然要對我殺人滅口。這讓我感到非常恐慌。趙俊奇的為人,你們可能并不是特別清楚,可以說是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

    羅榮天繼續問道:“既然如此,那你為什么還要在大年三十跑回來呢?”

    葛書文淡淡地笑了一下,臉上忽然充滿了柔情道:“自從我跟了趙俊奇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的命不會太長了,也沒什么好牽掛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女兒云英。他跟我那倒霉兒子完全不是一碼事。我之所以跑回來,就是想再看她一眼,然后遠走高飛,從此再也不回來。想不到,剛進市區,就被人趙俊奇的人盯上了。我知道一旦落入他們的手里,必然是死路一條。于是就趁他們不注意報了警。”

    武海成驚訝道:“你是說,報警的人是你!”

    葛書文點了點頭道:“是的,這個時候,除了報警之外,我已經別無選擇。我當時想著,自己一旦被抓起來,趙俊奇肯定就不敢輕易對我下手了。可后來才想明白,自己這樣做其實還是羊入虎口。趙俊奇是公安局局長,看守所也歸他管。他要殺我,機會還是很多。情急之下,這才跑到文化館,劫持了那個女老師和三個女學生。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趙俊奇立馬調集了狙擊手,在房頂上埋伏了下來。這些狙擊手肯定得到了趙俊奇的授意,將我當場擊斃。我還是死路一條。”

    李子明在一旁不解問道:“那你后來為什么想到要見我呢?”

    葛書文干笑了一聲道:“當時我想,自己今天肯定要死在這里,已經是萬念俱灰,甚至準備好了自殺。但又實在心有不甘,忽然就想到,這件事是因你而起,起碼要拉上你墊背。于是才想到要見你。”

    李子明啊了一聲,指著葛書文的鼻子道:“原來你想讓我跟你一塊死啊。”

    葛書文道:“在那種情況下,我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想不到你上來之后,三言兩語卻讓我看到了生的希望。于是決定聽你,賭一把,大不了還是一死。想不到,這一把還真讓我賭贏了。”

    李子明怒罵道:“你他娘的是賭贏了,可差點要了我的命。我要動作稍微慢點,那一槍就把咱倆竄了糖葫蘆了。”

    葛書文不好意思道:“要不然,我怎么會相信你呢。”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