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74章 協商事真相何在
    第74章協商事真相何在

    聽了武海成的話,李子明笑了笑道:“他吭聲個屁,我把他弄暈過去了,他現在什么也不知道,就算是想吭聲也不可能。”

    武海成這才恍然大悟道:“我說這家伙怎么這么能忍,原來是你小子做了手腳。”

    李子明嘆了口氣道:“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我用胳膊緩沖了子彈大多數的沖擊力,但也不能讓他毫發無損,要不然就算在現場能蒙混過關,他家人給他換衣服的時候,肯定也會看出來。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顆子彈應該還嵌在他的肋骨里吧。”

    武海成道:“是啊,子彈確實還嵌在他肋骨里。幸虧是64式手槍,子彈的沖擊力不是很大,要是換了新式的92式手槍,就算你用胳膊減緩一部分子彈的沖擊力,也難保不會射穿他的心臟。說句實在話,你小子這招讓我這個老刑警都很佩服,不愧是特種兵出身,對手槍了解的如此清楚,恐怕就算在你們部隊上也很少有人能做到吧。”

    李子明在電話里笑了笑,不免有些得意洋洋地自吹自擂了起來道:“這算什么,火箭炮、迫擊炮、狙擊步槍,甚至飛機、坦克,我也照樣玩的轉。”

    “什么?飛機、坦克,你也玩得轉?”武海成有些不相信了。

    特種兵有其特殊的任務,主要還是單兵作戰武器,諸如手槍、步槍、大型狙擊槍、迫擊炮、火箭筒等等這些肯定是都必須能玩轉,但是飛機、坦克就不在其列了。不過也必須要掌握其操作要領,必要的時候可以馬上上手。當然,特種兵都是千中挑一,甚至萬中挑一的好手,無論是機變還是身手敏捷程度都比普通兵高的多,坦克、飛機對他們來說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只是比起那些專業兵種而言,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武海成是從警校畢業,直接進了刑警隊并沒當過兵,自然不知道這些,李子明這才有了口無遮攔的機會道:“那是自然,要不……那天讓你見識見識?”

    見識別的還好說,見識開坦克飛機,去哪兒見識去,臨河市也就是縣級市,只有一個縣武裝部,其裝備別說是坦克飛機了,就連迫擊炮、火箭筒恐怕都沒有,更何況,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讓人隨便拿出來操練。

    “得得得,我看你還是省省吧。”武海成能聽出來李子明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也不會跟他一般見識,“就算是你小子玩得轉,我也沒地方給你弄這些玩意去。”隨即回到了正題道:“你打算怎么處理葛書文?另外,這件事情,你們羅檢知道嗎?”

    瞞天過海,將葛書文救下來,無疑是一個驚天之舉,如果讓閆崇岳、趙俊奇這些人知道了,恐怕會是個不小的麻煩,而且葛書文的人身安全也會再次受到威脅。目前盡管內情尚不明朗,但李子明能隱隱感覺到,在葛書文的身上肯定隱藏著一個大秘密。而且葛書文往看守所外面撈人的事情,估計跟閆崇岳等人有很大的關系,說不定,葛書文如此舉動本身就是在為這些人賣命也說不定。一旦葛書文死掉,看守所的問題將會石沉大海,永遠不會有浮出水面的那一天。隱藏在臨河的巨大犯罪利益集團也將繼續為禍。

    另外,紀委副書記吳衛軍的死,到底跟看守所的案子有沒有關系,有多大關系,現在盡管尚不明朗,但肯定與之存在某種聯系。

    想到此處,李子明鄭重道:“武局,根據我的判斷,葛書文身上肯定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而且這個秘密極有可能會牽扯到臨河的某些重要領導。所以我們肩上的膽子,可以說是重若千斤,一旦處置適當,將會給我們帶來萬劫不復的后果。”

    武海成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道:“你小子是不是有點太過杞人憂天了。就算某些人知道你用手段救了葛書文,知道我隱瞞了真相,他們又能怎么樣?難道還能把你我槍斃了不成了?大不了挨個處分,還能把我們開除公職?我看沒那么嚴重吧。”

    從一般意義來講,武海成的說法并沒什么錯,李子明的手段盡管有些過分,也明顯是在懷疑某些領導涉嫌其中,本身并沒什么錯,沒有違反任何組織紀律,也不能算是違法。如果公開處理的話,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力的理由,因此而給個處分已經是最嚴重的了。

    然而,李子明預感,臨河的問題,已經不能用一般的標準來衡量了。從紀委副書記吳衛軍夫婦被殺開始,以及中間存在的諸多疑點,隨即又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都在告訴李子明,在臨河一片安定寧和的背后肯定一股強大的勢力,而吳衛軍的死,極有可能到這股勢力的利益。從而招來了殺身之禍。那么自己和武海成呢。毫無疑問,自己和武海成并不比一個紀委副書記重要。

    不過這些話,李子明沒辦法給武海成說,即便是說了,以武海成的性格也不會相信。武海成盡管干著刑警工作,卻是個樂觀主義者,他在每一次的辦案過程中,總是習慣于從事出有因來考慮問題,覺得大多數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動機都是逼不得已。這也許跟他的身份不太相符,但也因此,在他的手里才很少出現冤假錯案。

    李子明淡然一笑道:“武局,我們最好還是小心點。”停頓了一下接著道:“另外,我想請你幫個忙,今天晚上,我們先把葛書文弄出來,一方面是他身上的傷確實需要馬上治療,另一方面,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看守所的問題,我們也要盡快落實。一旦讓那些人知道葛書文還沒有死,肯定會千方百計置他于死地,到那時候,我們可就麻煩了。”

    武海成卻有些不以為然道:“剛才還說你這個特種兵出身的高手,想不到膽子會這么小。”停頓了一下,接著道:“那就按你的意思,今天晚上咱們倆就把葛書文弄出來,至于安排在什么地方,你就別管了。另外,我覺得你最好還是跟羅檢通個氣,你一個法警隊的副隊長,我覺得沒必要擔這個責任。”

    李子明呵呵笑了笑道:“武局,怎么,前幾天剛說的話,現在就忘了,鐵肩擔道義,你覺得我李子明擔不起,還是沒資格擔呢?”

    武海成急忙道:“子明,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畢竟事關重大,更何況事情最終的處理,也要落在你們羅檢和馮檢身上,并不是你一個法警隊的副隊長和我一個公安局副局長能辦得了的。你說嗎?”

    武海成說的自然不無道理,李子明拿著手機點了點頭道:“好吧,我會盡快把情況告訴羅檢的。”

    夕陽懸掛在西天,漸漸有了日落遲暮的景象,在這除夕將至的時刻,為新年的到來已經熱鬧了將近一個月大街小巷卻變得安靜了許多,懸掛在街道兩旁的各式彩燈,在冬日的微風中左右舞動,好像被扔在馬路上棄兒,顯得孤獨而又凄涼。人們都已經回到家中,圍著電視準備年夜飯去了。偶爾有幾個孩子,拿著燒的噼噼啪啪亂響的煙花在街上揮舞嬉戲,提前享受著新年帶來的喜慶。那些馬路上的車輛和行人,也顯得神色匆忙,再也沒有心思往周圍多看一眼了。在他們心中,恐怕除了回家之外,再無別的事情了。

    不過這一切都是民間的樂事,對于臨河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們,并沒有這樣的福氣。葛書文被“擊斃”后,政法委書記閆崇岳第一時間向市委書記王建臣做了情況匯報。在閆崇岳的嘴里,葛書文自然是一個十惡不赦、負隅頑抗的極端分子,死不足惜。

    王建臣卻從中想到了一些別的事情,那就是政法干凈的純潔性問題。試想一下,如果全市的政法干警都像葛書文這樣,賣放犯人,協同串供,臨河今后的社會那里還能寧靜。別說全都像葛書文這樣了,就是有三分之一,五分之一,十分之一,臨河的社會治安也會堪憂。另外,這段時間,他還聽人說,臨河目前的黃賭毒現象非常嚴重,有些公安干警竟然充當這些人的保護傘。因為吳衛軍的案子,沒來得及過問。想不到竟然出了葛書文這樣的敗類,顯然已經到了非過問不行的地步。

    于是王建臣就在電話里交代閆崇岳,晚上六點鐘召開市委常委擴大會議,讓公檢法司四個部門的一二把手全部參加。

    閆崇岳笑了笑,以詢問的口氣道:“建臣書記,你看我們是不是另選個時間呢?畢竟這個……是除夕夜,這個時候叫大伙開會,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啊。”

    王建臣盡管覺得閆崇岳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王建臣向來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想好的事情,從來不容耽誤片刻,便解釋道:“我也知道這個時候召集大家開會有些不近人情,但誰讓咱是**黨人呢。**黨人擔的就是這份責任。我們要是安心過年了,老百姓的年恐怕就不好過了。另外,吳衛軍的案子,我這心里也一直是七上八下,會上也順便說說。你通知的時候,順便給趙俊奇和馮正業他們說一聲,我要在會上聽他們做情況匯報。”

    這話說的很有分量,閆崇岳不好說什么了。他是政法委書記,主要工作就是抓好社會綜合治理,管好公檢法三院,這些事本來該是他要操心的,他還能說什么呢,只好答應道:“那好吧,我就通知。”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