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64章 難預料軟刀殺人
    第64章難預料軟刀殺人

    馮正業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閆崇岳的問題。按理說,混在官場,說謊就像家常便飯一樣,應該能夠張嘴就來,可馮正業偏偏時常做不到這一點。他不善撒謊,一撒謊說話就不利索,而且還有個臉紅的毛病。所以閆崇岳問他詢問羅榮天去向的時候,他就卡在了那里。

    閆崇岳顯然有些不耐煩了,再次道:“馮檢,我問你榮天去哪兒了,你怎么不說話呢。你總不至于告訴我,你這個檢察長不知道自己的副職去了哪兒吧?”

    這種難堪,是馮正業從來有承受過的,閆崇岳這個政法委書記平時還是要給他幾分薄面的,如此直面詰責還是頭一次。

    “這個……”馮正業感覺不開口已經不行了,總不能讓閆崇岳再問第三次吧,那樣的話自己的臉還哪兒放,但開口之后,還是不知道怎么說好,就略微的停頓了一下,干脆實話實說了起來道:“是這樣的,閆書記,昨天晚上榮天他們在對看守所副所長王茂財審訊的過程中發現,看守所所長葛書文竟然存在著嚴重的違法亂紀問題,所以今天一大早羅榮天就……帶人去看守所拘葛書文去了。”

    對于閆崇岳而言,這無疑是個晴天霹雷,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羅榮天的膽子竟然會這么大,昨天晚上自己剛剛打電話詰責過的問題,今天早上竟然又犯。這是壓根就沒講自己這個政法委書記放在眼里啊。

    “馮正業,”閆崇岳發火了,眼睛盯著馮正業,眉頭上皺起了一個碩大的疙瘩,“我問你,你們檢察院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政法委書記,我說的話,你們是不是就當放屁,啊?”

    空氣驟然凝重了起來,在座的誰都知道,今天這個會針對的是檢察院,但誰也沒有想到,會議剛剛開始,閆崇岳就興師問罪。馮檢這一頓罵恐怕是在所難免了。

    不過誰都知道馮正業也不是好惹的主兒,幾年前河州政法委副書記田慕平到臨河視察工作,明一句暗一句說臨河檢察院管的太寬,且不聽領導招呼,馮正業當時就給田慕平頂了回去,問田慕平檢察院的工作職責是什么。

    檢察院工作職責當然是法律監督,田慕平對此一清二楚,但被下面人如此責問,臉上馬上掛不住了,將馮正業痛責一頓,說馮正業無組織無紀律,很不適合擔任檢察長這個職務。馮正業也卯上了,問田慕平:什么是無組織無紀律,黨的組織紀律是不是就是聽招呼,又要求田慕平舉例說明臨河檢察院在哪些方面管的太寬了。

    這一下把田慕平給問的無言以對,當場就下不來臺了。田慕平自然無法容忍,拂袖而去。回去后就建議臨河市委換掉馮正業這個檢察長。不過這也是田慕平一廂情愿的事情,臨河市委不能不聽卻也不能全聽,王建臣就把情況向市委書記做了匯報,請示王奇云的意思。王奇云沉默了半天只說了一句話:這是你們臨河的事情,為什么非要扯上田書記呢?

    王建臣一下子就明白了王奇云的意思,但也不能得罪田慕平,就干脆踢起了皮球,一會說**那邊不同意,一會說市中院有意見,一會又說常委們意見無法統一,這一推就是大半年時間過去了,田慕平也知道王奇云不同意撤換馮正業,只好不了了之。當然,也因此對王建臣產生了很大的意見。以后每次到臨河都只找魏亞楠,把作為市委書記的王建臣晾在一旁。

    想想,馮正業連田慕平都敢當面頂撞,更何況你閆崇岳呢。緊張的氣氛中,大家已經開始聞到濃烈的火藥味。一場口舌之戰的大戲即將上演。

    “閆書記,”馮正業還是很能沉得住氣,解釋道:“葛書文的問題實在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據王茂財的交代,他竟然……”

    “別說了!”閆崇岳也不知道誰有意還是真的不想再聽馮正業說下去了,沒等馮正業說下去,就立即打斷了,沉默了一會,口氣就不是那么嚴肅了,接著道:“老馮,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不要再鬧騰了,讓大家過個安心年,行不行?”

    閆崇岳似乎一下子陷入了紛亂和無奈當中,嘆了一口氣道:“并不是我這個政法委書記要干涉你們執法,更不是不讓你們查案,但是你們也應該分個時間是不是?吳書記的死已經把大家搞的夠狼狽了。前段時間的陣勢,你也都看見了,各路記者住滿了臨河賓館,河州市委、省委的電話一天十幾個地打。方方面面的壓力,幾乎把我這個政法委書記壓的喘不過氣來。你難道不能體諒一下嗎?”

    閆崇岳所言確屬實情,吳衛軍夫婦被殺,給臨河政法委的確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來自記者的壓力,來自輿論的壓力,來自領導的壓力,加之各種猜測眾說紛紜,真相卻始終難明,老百姓已經開始偏聽偏信,有的認為吳衛軍的死是權力斗爭的結果,有的認為吳衛軍的死肯定牽扯到了臨河的**集團,就是沒有一個人說是單純的刑事案件。這種情況下,閆崇岳這位政法委書記自然首當其沖。

    馮正業不由低下了頭。他萬沒有想到閆崇岳會說出這樣的話。感情的天平開始向這位政法委書記傾斜,忍不住在心中埋怨起了羅榮天。羅榮天的所作所為,毫無疑問有欠考慮,沒有站在整個臨河大局的角度考慮問題,想當然地認為維護法律尊嚴就是要將一個個**犯罪分子揪出來,繩之以法。可他有沒有想過,如此一來,臨河還怎么安寧。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臨河的問題上,發展還從何談起。更何況,目前全國經濟又是這么個狀況,在這個時候查案,豈不是純心添亂。

    然而,在這個時候讓羅榮天停下來,顯然已經不可能了。說不定,就在開會的空擋,羅榮天已經把葛書文帶回了檢察院。這也就意味著,說什么都已經晚了。

    “今天是政法系統工作會議,來的都是自己人。我就不繞彎子了。實話給大家說吧,保持全市安定團結的局面,不僅是我個人的意思,也是市委和建臣書記對我們政法系統工作的總體要求。”閆崇岳不再針對馮正業了,也許他覺得自己剛才的一番話,已經說服了這位即將退休的倔強老頭,又恢復到了以往娓娓而談的架勢,繼續道:

    “按理說,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還把大家叫回來開會,但是沒辦法,咱們臨河的情況特殊,特別是最近一個階段,全市經濟一片蕭條,幾家中型企業企業相繼關閉,市委市政府本來就已經非常頭疼,又發生了紀委副書記吳衛軍同志夫婦在家中被殺的案子,市委領導,特別是建臣書記和亞楠市長更是日夜寢食難安。就在昨天中午,亞楠市長還跟我說起盡快恢復經濟的事情。說實在話,現在已經不是萬分火急,而是十萬分火急了。此次世界性經濟危機,對咱們河州其它的幾個兄弟縣市影響都比較小,特別是條山和河灣,非但沒有受到影響,還出現了逆襲的苗頭,財政收入已經基本跟我們持平。如果我們市的經濟再沒有大的起色,恐怕就要比這個兩個縣超過了。”

    “同志們,你們好好想想,我們臨河可是縣級市,在行政級別上要比人家高半格。在現今已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動搖的情況下,我們為什么會比人家高半格,還不是因為前些年我們的各項經濟突出嗎。現在倒好,人迎頭趕了上來,我們高的這半格恐怕就要變成人家的笑柄了。”

    “當然了,這還是比較其次的問題,關鍵是王奇云書記不答應啊。前兩天王奇云書記專門把建臣書記和亞楠市長叫到河州進行談話,當面斥責,話說很難聽,讓咱么臨河的這二位領導非常難堪。”

    “我為什么要給大家說這些,就是要告訴大家,發展經濟、招商引資,已經成為目前咱們臨河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因此,當前我們這些政法干警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為臨河發展經濟、招商引資保駕護航,為保障臨河經濟的二次騰飛、二次創業取得成功,創造一個更加安定、更加團結的局面。最起碼應該做到一點,不在這個時候給市委添亂。”

    閆崇岳的話很有道理,世界性經濟蕭條,已經影響到了這個小小的北方縣級市,給當地以重工業為主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沖擊,鋼鐵、機械制造、化工等行業出現急速衰退,甚至有些小一點的企業已經開始因為資金鏈斷裂而不得不關門歇業。與上年相比,臨河的財政收入一下子減少了三分之一,就是這樣很有很大一部分水分在里面。

    更為嚴重的是,企業關停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失去工作的工人,有一部分外出打工,但絕大多數依然留在臨河,他們的存在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給臨河的治安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