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61章 審茂才巧言辭令
    第61章審茂才巧言辭令

    自從有了“誘供”這個名詞后,便有犯人用它來做文章。審訊人員在審訊的過程中,如果對嫌疑人誘供,所得罪狀或證詞非但不能被認可,一旦證明審訊人員有誘供行為,還要被追究責任。王茂財對此當然是了如指掌,他讓羅榮天提醒,就是誘導羅榮天誘供。這樣的話,他不管說什么,轉臉就可以不認賬,而且還可以反咬羅榮天一口。這是一個陰損而且可惡的辦法。

    羅榮天當然不會上這樣的檔,卻也拿他沒辦法。

    “王所,”見羅榮天看著王茂財卻半天不問話,李子明站起來將一支煙遞到王茂財的手中,心平氣和說了起來,“咱們也算是一個系統的,我們不想過分為難你,知道你不過是個替人跑腿,聽命于人的小角色。我們今天之所以把你抓起來,其實在救你,你明白嗎?”

    “救我?”王茂財不解其意,眼睛終于睜開了,皺著眉頭看著李子明道。

    “是啊。”李子明還是一副輕松自然的樣子,一只手搭在王茂財的肩膀上,看著王茂財繼續道,“你好好想想,臨河市誰不知道你王所背后是棵什么樣的大樹,如果我們沒有十成的把握,敢動你這位尊神嗎?”

    李子明兩只眼睛一直頂在王茂財的臉上,表情輕松自信,停頓了一會接著道:“你是個聰明人,你好好想想,看守所的問題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就引起了省市領導的高度重視,只是一直證據不足。這一次因為吳衛軍書記的事兒,省委王培軍書記親自做了批示,要求一查到底。你想想,在這種情況下,你的大樹還能靠的住嗎?所以,聽兄弟一句勸,盡早坦白,爭取寬大。你說呢?”

    王茂財愣在那里呆若木雞,半天沒說一句話,臉上的汗珠子卻像開了閘一樣往下滾。

    砰——羅榮天再次拍了一下桌子。王茂財嚇了一跳,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擦了一把頭上的汗水。因為出汗過多,王茂財的嘴唇已經開始干裂,不時將攏不在一起的嘴開合一下。

    “王茂財!”羅榮天吼道,“你交代還是不交代?”

    “我交代,我交代……”在李子明強大的心理攻勢下,在羅榮天的威逼之下,王茂財撐不住了。他不得不考慮自己目前的處境。他不得不承認李子明剛才的一番話是有道理的。在臨河這種地方,身后如果沒有一棵大樹是根本混不轉的。既然有人動你,那么動的可能就不是你這些枝枝葉葉,而是要將你身后的大樹也連根拔起。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在所難免,正如李子明所說,硬撐的下場恐怕比主動交代要慘的多。

    再則,羅榮天也不是好惹的主兒,這些年倒在他手里的副科級以上干部不下十數人,這些人并不是沒有后臺,更不是后臺不夠堅挺,而是在羅榮天的強打猛攻下,被自己所謂的后臺給出賣了。混在官場就要懂得趨利避害,更何況現在已經是非常時期,哪兒還管的了那么多。7788小說網

    王茂財也算是個聰明人,其實他非常清楚羅榮天把他抓起來的目的和動機,經濟問題只不過是理由,真正的動機是吳衛軍夫婦被殺案,是陳二勇身上存在的問題,是要通過他揭開看守所的內幕。

    “可以再給我一支煙嗎?”王茂財思索著,精神幾乎處于崩潰的邊緣,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如果不說肯定無法過關,但是該從何說起,說到什么程度,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如果有一支煙,或許能緩解一下精神上的壓力。

    羅榮天看了李子明一眼道:“給他一支煙。”

    于是,李子明將一支煙塞到王茂財手中,并為其點燃。王茂財深深地抽了一口,不過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很享受地吐出煙霧,而是小心翼翼地將煙霧從鼻孔中噴了出來。這一口,確實吸進了不少,濃密的煙霧從他的鼻孔中噴出,很快便將他的整個腦袋都籠罩了起來,頭發上就像著了火一樣,不斷往外冒著煙霧。

    “其實……正如李隊剛才所說,我……不過是個跑腿的小卒,所有的事情都是……”王茂財終于開口了,不過話說的有些吞吞吐吐,“都是葛所讓我做的。至于葛所背后到底還有誰,我真的就不知道。”這個開場白一下子就把葛書文給出賣了。

    “葛書文都讓你做什么了?”羅榮天心頭不禁一陣興奮,起碼王茂財接下來的交代,肯定能為下一步抓捕葛書文提供了充分的證據和理由。

    “我先說陳二勇的事情吧。”王茂財手里的煙已經抽到了煙屁股,卻還是舍不得扔,又咋了一口,才扔在地上用腳擰滅,“刑警大隊的人剛剛把陳二勇抓進來的當天晚上,葛所說讓我看看是什么情況。這也是我們那兒的一道程序,一般嫌疑人關進來當天,都要跟嫌疑犯進行一次談話。主要目的有兩個,一是了解嫌疑犯犯的什么事兒,二是給嫌疑犯交代看守所的紀律,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意外。在我跟陳二勇的談話中無意中得知,12.12案發當天晚上,他跟他的相好,就是那個叫賈美美的女的,竟然去過市委家屬院。”

    “你的意思是說,12.12案發當天晚上,陳二勇和賈美美去過市委家屬院行竊?”羅榮天進一步證實問道。

    “是的。”王茂財停了下來,看著羅榮天,接著道:“我回去跟葛所說的時候,就說起了這個事兒。不想葛所聽完后,好像顯得非常激動,馬上去里屋打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到底是打給誰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后來呢?”

    “后來葛所又讓我去見那個賈美美。不想見了賈美美之后,我們才發現,這個女人特別膽小,對我們里面的事情也一竅不通。我們進去后,他還以為是要對她進行審問,沒等我們開口問話,她就像廈坡倒豆子一樣,把所犯的事兒都說了出來。讓我們感到意外的是,這個叫賈美美的女人竟然還背著陳二勇做過小姐。”

    “你說什么?賈美美背著陳二勇做過小姐?你有沒有問她為什么要干那種事情?”

    兩個盜賊竟然還干過那種事情,羅榮天也不禁感到非常吃驚。

    “當然問了,她說她和陳二勇兩個人剛從家里跑出來有段時間,身上帶出來的錢全都花光了,又沒有找到掙錢的門路,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好用這種方式暫時維持生計了。”

    “她有沒有說陳二勇是否知道此事?”

    “她說了,她是偷偷干的,就是害怕陳二勇知道,還央求我們不要告訴陳二勇。我也覺得他們也挺可憐的,就答應替她保密。可是當我把這個情況告訴給葛所的時候,葛所卻讓我立即把這件事告訴陳二勇。我當時也不理解葛所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他畢竟是所長,我也就照辦了。”

    “那后來呢?”

    “當我把這件事告訴陳二勇后,本來精神還不錯的陳二勇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一會哭一會笑,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還拉著我的手說,讓我把他殺了。我當然不能那么做,就又給葛所做了匯報,問葛所該怎么辦。”

    “葛書文怎么說的?”

    “葛所倒是顯得很鎮定,讓我不要管陳二勇。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賈美美突然就瘋掉了。葛所又讓我把這個消息告訴陳二勇。結果可想而知,那個陳二勇的精神一下子就崩潰了,嘴里成天念念叨叨,一會說對不起父母,一會說對不起家人,一會說對不起賈美美,對了,好像還說對不起程三林。”

    “程三林是誰?”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們問了他幾次,他就是不說。我本來打算把情況告訴刑偵隊武局他們,可葛所給我說讓我不要多管閑事。我也就沒說。”

    “除了你之外,平時還有誰跟他接觸比較多?”

    “除了我之外,就是馬志亮了。關押陳二勇的監房是馬志亮的管區,他應該是跟陳二勇接觸比較多的人。至于他有沒有跟陳二勇說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很明顯,陳二勇之所以承認殺人,跟王茂財給她說賈美美的情況有著重大的關聯。作為一個男人,自己的女人竟然在萬般無奈之下去做小姐,這種打擊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現在有一點還無法確定,那就是陳二勇到底是真的殺吳衛軍夫婦,在得知賈美美做小姐的事情后,精神崩潰,承認殺人的,還是陳二勇的自污。

    要搞清楚這一點只有兩種途徑,第一陳二勇自己澄清沒有去過現場,第二抓住真正的兇手。但是陳二勇目前明顯已經精神崩潰,只求速死,在這種情況下,讓他澄清自己沒有去過現場,顯然可能性并不大。那就只有盡快找到真正兇手這一條了。

    然而這樁頗有幾分怪異的殺人案,在公安局偵查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內,竟然沒有絲毫的進展。殺死吳衛軍夫婦的一男一女顯然是早有預謀,現場竟然沒有留下任何對破案有用的足絲馬跡。如果從這一點上分析,陳二勇夫婦顯然并不是兇手。因為他們本身只是入室盜竊,而并非職業殺手,不可能預先就做好殺人的預謀。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