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43章 魏亞楠表里難一 1
    第43章魏亞楠表里難一1

    “不是我不答應你。實在是事關重大,即便是我不說,魏市長跟你小姨的事情今后也肯定會暴露出來。這是黨紀國法所不允許的。”

    “黨紀國法中哪一條規定不準同性戀了。”陳月紅辯解了一句,立馬有用哀求的口吻道:“其實我小姨也挺不容易的。她跟魏市長維持這種關系,完全是迫于無奈。要是真的因為這種事情對她調查,她肯定沒辦法活下去了。”

    陳月紅說的凄凄婉婉,好像她小姨苗金蘭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只是挨日子一樣。

    看了一下表,已經快到上班時間了,李子明不想再跟陳月紅磨嘰下去了,擺了擺手道:“好了,你不用再說了。希望你聽我一句勸,盡快把你所知道的情況向院領導做個匯報,你要是再執迷不悟下去的話,只會害了你小姨,害了你自己。”

    陳月紅見說不動李子明,只好作罷。她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結果竟然是這個樣子。其實她又何曾沒有想過將小姨苗金蘭的情況向院領導或者紀委的同志反應,舉報市長魏亞楠。然而,情感總是左右著她的行為,讓她不忍將小姨的事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因為那樣一來,小姨的聲譽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她本想,這件事情是因李子明而起,只要自己捏住李子明的把柄,然后讓李子明在院領導那里承認自己當時看走了眼,是在胡說八道,以此挽回局面。想不到卻是連退路都沒有了。

    凜冽的寒風施虐了好一陣子后,今天卻是一個陽光明媚、萬里無云的好天氣,盡管是在早上,走在大街上,迎接的也只是略有點涼意的微風,似乎預示著春天就要來了。

    從帕薩特上下來,魏亞楠特意停住腳步,抬頭看了看天氣。

    秘書程燕蓉就在一旁不失時機道:“魏市長,今天天氣真不錯。剛才來的路上,我都看見路邊的柳樹上都已經開始發芽了。”

    “胡扯!”魏亞楠看著天空回了程燕蓉一句,“這才什么月份,柳樹怎么可能發芽。不信你看著,這樣的天氣恐怕連一天都維持不了。”

    果然如魏亞楠所料,這樣的天氣確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好像只是冬天里的一個點綴一樣,沒到中午,忽然刮起了一陣北風,比前段時間更加厲害的寒潮就開始施虐了,沒一陣功夫,連烏云也布滿了天空,好像又在醞釀一場大雪。

    魏亞楠一早上都待在辦公室沒有出去。不是她不想出去,而是根本沒時間出去。從早上進辦公室,就已經有人在等著了,先是發改局局長王海勝匯報上年度的招商引資情況,情況不容樂觀。一年下來,除了本地的企業投資之外,幾乎沒有引到什么正兒八經的項目,連過億的項目都沒有一個。魏亞楠自然很不高興,盡管知道跟王海勝這位發改局局長沒多大關系,還是將他狠狠訓斥了一頓,并嚴令做好新一年的計劃。

    第二撥是新任的財政局局長劉明匯報一年的財務收支情況。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聽與不聽沒多大意義,魏亞楠就例行公事地聽了聽,最后讓劉明支一百萬出來給她。劉明卻問是什么開支。

    魏亞楠就有些火了說,馬上就要過年了,你說我支錢干什么?劉明是王健臣的人,見魏亞楠沖自己發火,心里老大不舒服,就明知故問了一句,那算在哪一塊呢?

    算那一塊?魏亞楠簡直火透了,開口就罵了起來:你要是干不了這個工作,馬上就可以寫辭職報告。你問我算在那一塊,我怎么知道算在哪一塊。你是財政局長還是我是財政局長。連這個都干不了,你這個財政局長是干什么吃的?

    魏亞楠一陣痛責,將劉明罵了個狗血淋頭。劉明再也不敢說話了。

    第三撥是個討債鬼,組織部部長梁青云,開口就要五十萬。魏亞楠不想給,卻又知道不能不給,就先訴了一頓苦,然后問能不能少點。梁青云說,其實我過來問你要錢,并不是給我們組織部要,主要是閆書記那里。五十萬里就有閆書記三十萬,我們組織部只有二十萬,再少了恐怕連應酬都應酬不過來了。梁青云把閆崇岳搬出來,看來是不如數照付是不行了。魏亞楠只好狠狠心給批了。

    一早上沒有一件讓自己順心的事兒,魏亞楠不禁一陣煩躁,忽然想起領養的女兒這兩天正感冒發燒,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就給家里打了個電話。接電話的是家里的保姆,說已經好了,上學去了。魏亞楠心里這才有了些許的寬慰。

    不想下班的時候,財政局的新任局長又來了,陪著笑臉說,早上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回去后問了一下兩個副局長,才知道什么事情該怎么辦,惹領導不高興了,特意前來道歉。魏亞楠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他的話,心里卻是一陣冷笑,心想你恐怕不是知道該怎么辦了,而是王建臣那老小子讓你來的。

    劉明剛走,秘書就進來了,問中午在哪兒吃飯,是不是去大酒店。

    魏亞楠的眼睛就落在了這位新來沒多長時間的秘書程燕蓉的身上。對于這個秘書,魏亞楠可以說是有一萬個不樂意,因為她并不是自己選定的,而是市委按規定硬塞給自己的,還聽說好像跟閆崇岳有著某種親戚關系。那么是不是閆崇岳故意派到自己身邊監視自己的也殊難預料。

    其實這個女孩子長的還是蠻靈秀的,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聽說為了給自己當秘書,還把一頭長發給剪了,留了一個不男不女的小子頭。只是那臉型讓人有些不待見,明顯的錐子臉,跟哪個明星臉一樣,總讓感覺一股妖氣。

    盡管從來都是恭敬有加,但越是這樣越讓人生厭,越讓人懷疑。都說漂亮女孩子脾氣大,她怎么就沒有脾氣呢。難道只因為自己是市長嗎。恐怕沒那么簡單吧。

    “燕蓉,你跟了我也有……半年的時間了吧。感覺怎么樣?給我說說。”魏亞楠很隨便地問道。

    程燕蓉大概是沒想到市長會突然問自己這個,顯得有些局促不安。在程燕蓉的印象中,這位女市長寡言獨斷,多少有些冷酷,有點武則天的做派,跟自己說話從來都是命令式的口氣,從來沒有跟自己說過一句閑話。

    “還好吧。”程燕蓉喏喏答道,似乎并不是那么痛快。

    “那就好。”魏亞楠收回目光,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想什么問題,忽然道:“你給司機說一聲,去大酒店。”

    程燕蓉應了一聲唯唯而去,剛走到門口,又被魏亞楠叫住了。

    “今天你也一塊去吧。”魏亞楠頭也沒抬道。

    程燕蓉馬上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之色。她并不是稀罕跟魏亞楠吃頓飯,而是在她跟著魏亞楠的這半年時間里,除了幫助魏亞楠處理日常工作之外,從來沒跟魏亞楠吃過飯。這可不單單是吃飯的事情,而是領導的一種信任。作為領導的秘書,領導不讓你跟著吃飯,就說明領導不信任你。程燕蓉也為此一直郁郁不樂。現在領導竟然叫一塊吃飯,哪兒有不高興的道理。

    不過,魏亞楠吃飯的時候,特別是有些應酬的時候不叫程燕蓉同去,并不單單是對程燕蓉不信任,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魏亞楠覺得這個女孩子長的太過妖媚,在飯桌上難免會節外生枝。今天當然不一樣,魏亞楠沒有約別人。

    臨河大酒店的管理人員都是高素質的精尖人才,魏亞楠的帕薩特開進大門的那一刻,一切開始準備;魏亞楠從側面邁步走進的時候,一切就已經準備就緒,酒店的副總經理,大堂經理也站在了門口笑臉迎接,一直將魏亞楠讓進貴賓包間。

    此刻的貴賓包間都已經準備停當,衛生間里換上了高檔的洗漱用品,地板上鋪上了淺綠色(魏亞楠喜歡的顏色)的防滑地毯,餐桌上也已經上了三道涼菜,一盤腌黃瓜、一盤辣白菜、一盤蘸醬水果,都是魏亞楠平時喜歡吃的。

    “魏市長今天請什么客人?”大堂經理,一個個子高挑,白白凈凈的女人,親切問道。

    魏亞楠并沒理她,而是一直往里走,從衛生間出來才一邊用毛巾擦手一邊道:“今天不請客,就我一個人。”

    “菜是不是還按老樣子上?”大堂經理面帶微笑,半弓著腰,站在魏亞楠的身后。她比魏亞楠高半頭,只能這樣說話。

    魏亞楠眼睛掃了一圈才發現程燕蓉站在里面,便用眼睛示意了一下大堂經理道:“問問我們小程喜歡什么吧。”

    程燕蓉急忙跑過來從魏亞楠手里接過毛巾道:“我隨便,什么都可以。”

    魏亞楠就淡淡地笑了笑,指著程燕蓉道:“你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哦。要不然該說我不體恤下情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