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41章 無情女意欲何為
    第41章無情女意欲何為

    好在陳月紅并不在乎,依然顯得很興奮,又問道:“對了,你喜歡吃什么?海鮮怎么樣?要不……就海鮮火鍋吧。我最喜歡吃海鮮火鍋了,既有北方特色,又能吃上鮮美的海鮮,再加上幾瓶啤酒,那感覺真的很爽。不過咱們這兒是很難吃上新鮮海鮮的,也只能將就了。”

    “還是算了吧。吃海鮮太貴了,隨便吃點別的就可以。”

    李子明的意思是不想讓陳月紅太過破費了,陳月紅卻誤會了道:“你不喜歡海鮮嗎。那就算了,其實我也不太喜歡海鮮。我知道西大街那邊新開了一家三鮮館,專門是各種菌類,我去過一次,感覺還行。要不咱們去那兒吧?”

    李子明幾乎跟陳月紅同時進的檢察院,將近兩年的時間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跟女人一樣的女孩子如此活潑過。

    這個女孩子或許在大學的時候就已經讓人開了苞,渾身上下透著成熟的味道,豐滿的胸脯,像兩個超級肉蛋,無論春夏秋冬都高高地隆在那里。而她對此似乎也引以為傲,總是喜歡穿那種大開領的衣服,就算是冬天也要露出一截,擠出一道深深的溝痕,加上那白嫩的肌膚,總能讓人產生躍躍欲試的沖動。臉上雖然若隱若現地有些雀斑,卻并不影響整體的美感,玲瓏的鼻梁,厚厚的嘴唇,高挑而又曲線分明的身材,天生了就是個尤物。

    這樣的女孩子,對男人而言是有很強殺傷力的。

    陳月紅站的離李子明很近,幾乎貼在了一起,李子明甚至能感到她身上熱乎乎的體溫,急忙轉身道:“這個……那什么……對了,我們還是吃面吧,我喜歡吃面,我們去吃面吧。我的意思是,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僅lang費,還吃不成樣子,不如找個面食館來的實惠。”

    李子明邊走邊道,竟有些語無倫次。這是跟王語欣在一起的時候,也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李子明一向認為自己的臉皮還算厚實,對女孩子也有些免疫力,這次卻是如此倉皇。

    女人都是天生的妖精,總能在第一時間揣摩出男人的心思,陳月紅的臉上浮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那笑容的背后,肯定隱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陳月紅似乎是想故意顯示一下自己官二代的排場,硬把李子明拉進了一家叫“順仙食府”的中型飯店,又讓服務員開了包間,亂七八糟地點了一堆菜,上了兩瓶紅酒,才算完事。

    看著滿滿一桌子的菜,李子明警覺了,問道:“陳姐,”陳月紅比李子明略大一些,所以李子明一直這么稱呼陳月紅,“你今天叫我吃飯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想讓我幫忙啊?”

    陳月紅抿了一口紅酒,淡然一笑道:“你是天生多疑,還是職業病呢?難道我就不能請你吃頓飯嗎?”

    李子明笑了笑認真道:“我說多了你別見怪,我這個人是個直性子,不會拐彎抹角。如果你要有什么事兒需要我幫忙,就直接告訴我。只要我辦得到,決不推辭。”

    陳月紅卻咯咯笑了起來,笑的花枝亂顫,笑的兩個胸前的兩個肉彈上下顛簸了起來,看那樣子,似乎都快要從衣服里面跳出來了。

    “我說子明,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還怕我把你賣了不成?”笑了一陣,陳月紅終于停了下來,“吃飯吧,別想太多了。對了,你這么一說,還真有件事兒,想請你給幫個忙。”

    “什么事兒?說吧。”李子明不知道陳月紅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其實也沒什么,前兩天剛買了套房子,想請你過去幫忙看看,看怎么裝修比較好。你知道我們女孩子裝修房子太過于注重外觀,想讓你給我參謀參謀。”

    陳月紅似乎在說一件極平常的事情,李子明的神經卻一下子緊繃了起來。按說像陳月紅那樣的家庭,在臨河買個房子根本不算什么,三四十萬的事情,她老子陳慶林拿得出來,也舍得給女兒買。但是,陳月紅為什么要讓自己看呢?

    “我也就是隨便說說,你要是有什么難處的話,我也不勉強。”陳月紅見李子明面有難色,馬上補充了一句。

    “沒什么。”李子明不好回絕,“什么時候去看呢?”

    “那就一會吃完飯吧。”陳月紅想了想道。

    “也好。”李子明沒有推遲的理由。這也就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最好的寫照了。

    陳月紅一邊慢條斯理地吃著菜,一邊品著紅酒,多少有些不倫不類。

    “你也喝點吧。”陳月紅說著將一杯紅酒推到了李子明的面前。

    “還是算了吧。一會還要給你看房子不是。萬一喝多了,恐怕要耽誤事。”雖然是紅酒,李子明也不想喝。不管是什么酒,都有酒精含量,都會讓人喝醉。更何況酒不醉人人自醉,酒這東西很容易讓人luanx。面對這樣一個人,李子明不知道自己在喝多了之后,還能不能把持得住。萬一發生點什么,對誰都不好。

    “瞧你那點出息。”陳月紅不悅道,“一點紅酒難道還能把你喝醉?你一個大男人難道就這點酒量?就這一杯,剩下的全歸我。”

    陳月紅的豪爽,讓李子明這個男人多少有點羞愧。那就喝吧,不喝丟的恐怕就是面子了。

    一杯紅酒,李子明一口干了。甜絲絲的,帶著點澀澀的味道,沒有半點沖勁,像喝汽水一樣。

    “咯咯咯……”陳月紅發出一連串的笑聲,“沒見過你這樣喝紅酒的。”

    李子明臉上一下子有些窘迫,是啊,紅酒不是白酒,是要品的,而且要細細的品。不過也沒有就著魚香肉絲喝紅酒的,只是李子明不懂這些,被陳月紅笑了一陣,只感覺臉上一陣灼熱,憨然笑了笑,道:“喝不慣這玩意。還是你喝吧。”

    “那就來點白的?”陳月紅問道。

    “算了,一會不是還要給你看房子嗎,喝多了誤事。趕緊吃飯吧。”李子明往碗里夾了些菜,開始巴拉了起來。

    “我發現你這人真的很沒勁。”陳月紅似乎有些掃興,“你平時跟羅檢他們在一塊也不喝酒?”

    那也要分時候,如果沒事的話,當然會喝。李子明心里,卻沒有說出來,只是對陳月紅笑了笑,將嘴里的飯咽了下去,又巴拉了一口。這是一個男人人生中無法避免的矛盾。相信大多數男人都會選擇沉默,任其自然,最后不可避免地落個“順桿爬”的名譽。

    陳月紅真的要了瓶白酒,先給自己倒了一杯,又給李子明滿上了。觥籌交錯,只一會的功夫,一瓶白酒見了底。

    “陳姐,其實吧……你還是……還是蠻漂亮的。”李子明有些昏昏然了,嘴也不聽使喚了,嘿嘿笑著,開起來玩笑。

    “是吧?!”陳月紅也喝多了,“我也……覺得我……長的還可以,嘿嘿……”

    “還去看你的房子嗎?”李子明問。

    “去,當然了去了……你不行了?嘿嘿……”陳月紅醉眼迷離,更顯出了幾分風騷和嫵媚,外套早扒了下來,酒喝多了身上就會感覺熱,不時伸手扒衣領,幾乎將那兩個肉彈暴露無遺了。

    “要不……改天吧。我……好像有點大了。”李子明想站起來,卻發現兩條腿有些不聽使喚,站了幾次才站起來。

    “窩囊廢!才……喝多少啊。”陳月紅激了李子明一句。

    “那走!”李子明試著挪了兩步,還算可以。

    結賬,出飯店,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李子明跟著稀里糊涂地鉆了進去,剛進去便倒在了陳月紅的懷里,什么也不知道了。

    睡夢中,李子明做了一個夢,夢見跟陳月紅走進了一個布置的非常溫馨的房間里,房間里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只有一張很大的席夢思床。陳月紅躺在床上,將衣服慢慢地一件一件脫掉,扔在地板上,然后用烈焰般的紅唇親吻自己。

    這時卻突然又從門外走進來一個女人。女人的樣子很模糊,高高瘦瘦的樣子,瓜子臉,長長的披肩發,同樣穿著極少的衣服,好像只是遮住了三點。女人走近了,才發現是王語欣,卻又有些不像。

    自己并沒有感到羞愧,而是將王語欣摟在了懷里,回頭的時候,又發現床上除了自己和王語欣之外,陳月紅也不知道哪兒去了。

    “你愛我嗎?”王語欣柔聲問道。

    “我愛你!”自己這樣說,說的很真誠,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于是便跟王語欣緊緊地摟在了起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