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40章 閑談事封號灶王
    第40章閑談事封號灶王

    經過一個多禮拜的調查之后,在臘月二十三那天,李子明向羅榮天做了一次匯報。

    “羅檢,對魏亞楠市長的調查情況就這些。”李子明多少有些喪氣,“從我調查的這些情況來看,人家魏市長是真是個好人,每天晚上工作到十二點,有時候還要加班熬通宵,都快五十歲的女人了,還是單身一個,真的很不容易。咱們剛開始是不是搞錯了?”

    羅榮天看著李子明笑了笑,卻轉而言其他問道:“子明,今天農歷幾號了?”

    “臘月二十三啊。”李子明不知道羅榮天為什么問這么無聊的問題,隨口應了一聲。

    “知道臘月二十三是什么日子嗎?”羅榮天繼續問道。

    “知道,這誰不知道,臘月二十三是小年嗎。”李子明道。

    “那你知道為什么要過這個小年嗎?”羅榮天好像在考李子明對傳統文化的了解一樣。

    “為什么要過小年?”李子明咧了一下嘴,明顯是覺得羅榮天問的這個問題有些太過無聊了,“過節就是過節,還要問個為什么。你真有意思……嘿嘿……”

    “那你就是不知道嘍?”

    “你知道我是個當兵的出身,沒念過什么書,哪兒懂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那我給你說說。我們為什么要把臘月二十三這一天定做小年呢?因為臘月二十三這一天灶王爺上天。灶王爺,你總應該知道吧?”

    “知道,當然知道,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嘛。還有那土地公,什么什么……土能生萬物地可發千祥。”李子明不以為然道。

    “知道就好。我看你現在的情況就快成灶王爺了,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嘛。”羅榮天說著嚴肅了起來,“你不能吃了人家倆糖瓜,嘴上就跟抹了蜜似得。人家給了你一個跤羊比賽的四強,你就替人家說好話了?魏亞楠到底有沒有問題,傻子都能看出來。別的咱們先不說,就說眼目前的,辛安莊的地,那個蘭鑫集團是怎么拿到手的?為什么價格會壓的那么低?市里的房價現在是三千多塊一平米,你算算,苗金蘭要在這塊地上賺多少錢?起碼要上億。如果苗金蘭沒有給魏亞楠好處,魏亞楠怎么可能以那么低的價格將辛安莊的地給苗金蘭?我們現在盡管沒有證據,但并不說明她魏亞楠就沒有問題。還有,魏亞楠領養貧困山區孩子的事兒。這都是表面現象,不過是魏亞楠玩的政治手段,文過飾非罷了。你竟然就這樣被她蒙蔽了。”

    李子明被羅榮天一通說,不禁也沉默了下來,半天才皺著下眉頭反問道:“羅檢,我承認你說的這鞋完全有道理,在邏輯上也無懈可擊。但是不是還有這樣兩種可能:一,把辛安莊的地給蘭鑫集團,并不是魏亞楠的意思;二,魏亞楠也是迫于方方面面的壓力,比如河州市委,比如……市委書記王建臣。另外,臨河市的情況非常復雜,這一點你心里也應該有數,撇開市委和河州市委不說,像閆崇岳這號人物,對市里的工作也是會產生重大影響的。我們怎么能武斷地認為,將辛安莊的地劃給蘭鑫集團,就一定是魏亞楠的問題呢?”

    羅榮天連連擺手道:“你說的這些也不無道理,但是最終拍板的權利在她魏亞楠那里,她是市政府的一把手,如果她不同意,誰也把地賣不了。我說她肯定有問題,并一定是說她有貪腐問題。起碼瀆職這一塊她是逃不過的。”

    按照臨河現行的土地價格,辛安莊的地確實賣的太過便宜了,拆遷補償款每平米六百元,土地每畝二十萬,就算是遠一點城郊也不止這個價格,何況辛安莊還地處市中心,是個名符其實的城中村。

    “所以你一直認為,吳衛軍書記是在暗中調查魏亞楠的問題的時候被殺,是不是?”李子明一下子提出了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李子明意思毫無疑問是說,吳衛軍的死跟市長魏亞楠有關,也就是說,是魏亞楠派人殺死了吳衛軍夫婦。

    羅榮天愣住了,看著李子明半天沒有說話。吳衛軍夫婦被殺,是不是跟魏亞楠有關,現在還不好說,但是根據李晉民提供的那個女的相貌情況來看,像極了苗金蘭,就不能不讓人產生疑問了。然而,說苗金蘭親自參與殺人,似乎又有些不合情理。

    用一般的邏輯思維推斷,事情可以是這樣的:作為紀委副書記的吳衛軍接到群眾舉報市長魏亞楠的信后,知道事關重大,從正面調查肯定很難入手,便暗中對魏亞楠進行調查。魏亞楠很快得到了消息,心里非常害怕,也不好自己出面,于是就把情況告訴了苗金蘭。苗金蘭或許先是給吳衛軍送禮送錢,想讓吳衛軍罷手,卻不曾想吳衛軍是個油鹽不進的家伙,送禮送錢全被拒絕,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了個殺人滅口。

    但是這里面缺失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那就是吳衛軍在被殺之前,是否在對魏亞楠進行調查。如果找到這個證據,再能確定那個女人就是苗金蘭,那么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然而,目前的情況是,紀委也不知道是在故意隱瞞真相,還是實事本來如此,并沒有給出吳衛軍正在調查魏亞楠或者某個領導的證據。而隨著李晉民的車禍身亡,那個女人到底是誰,也將會石沉大海。

    現在公安局查出來的這個結果,又明顯是疑點重重。12.12殺人案的最終結果將會如何,實在是一件讓人無法預料的事情。

    說著話,羅榮天又轉移了話題問道:“你最近跟王語欣的情況怎么樣了?有沒有什么進展?”

    李子明搖了搖頭苦笑道:“自從上次你給我說了那個情況之后,我這心里也有些含糊,也就再沒有主動找過她。”停頓了一下,表情復雜道:“不過,我還是覺得王語欣不可能是那種人。”

    “不可能?”羅榮天淡然道,“我也希望我是瞎猜的。但我勸你最好還是防著點。要不然,最后受傷的還是你。對了,還有公安局那個警花龔小茹,最近有沒有找過你?”

    李子明靦腆一笑道:“找過兩次,不過都不是工作上的事兒,就是吃個飯,隨便聊聊什么的。”

    羅榮天不淡定了道:“我說你小子艷福不淺啊。竟然有兩個大美女同時看上你。我告訴你,這種情況下,你可要把握好,腳踩兩只船最容易翻船。到時候,人家兩邊都撤了板子,你小子可就掉河里了。”

    李子明辯白道:“沒有的事兒。我跟龔小茹不過是朋友關系,沒有你想的那么復雜。”

    羅榮天悠著嗓子道:“你想的倒是簡單,就恐怕人家姑娘們想的就不那么簡單咯。我勸你啊,最好還是穩著點,掉在河里,可別指望有人撈你。”說著停頓了一下,就有了結束談話的意思接著道:“好了不說了,這些事情你自己把握吧。對于魏亞楠的調查,我的意思不要停,能調查出多少問題是多少問題。直覺告訴我我,上面可能很快就會著手對魏亞楠進行調查。”

    既然上面已經有了調查魏亞楠的意思,那我還查個什么勁。當然,這是李子明心里的話,并沒有直接說出來。

    下午下班的時候,陳月紅問李子明晚上有沒有空。這把李子明一下子給問懵了,勉強笑了一下反問道:“有什么事兒嗎?”

    陳月紅將腦門上的劉海往后擼了擼,臉上就泛起了一圈潤紅的顏色道:“也沒什么事兒,想請你吃個飯。”盯著李子明又加了一句:“肯不肯賞臉?”

    “還有誰?不會……就請我一個人吧。”李子明多少感到有點不可思議,陳月紅好好的為什么要請自己吃飯呢。

    “沒有其他人了,就請你一個人。去還是不去,給個痛快話。”陳月紅臉色更加窘迫了。

    一個女孩子主動請一個男人吃飯,也確實挺難為情的。好歹是同事,人家又張了嘴,不去顯然不太合適。李子明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這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語欣沒有來上班。這大概也是李子明能答應陳月紅的原因之一。不過李子明還是覺得有些不是那么回事,就等人都走完了,才跟陳月紅一塊出來。

    冬天的光景,晝短夜長,不到六點鐘就已經是日落黃昏了,遠近有幾處店鋪已經亮起了燈光。盡管如此,走在大街上,李子明還是感覺有無數只眼睛盯著自己在看,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跟王語欣談戀愛的同時,又跟另外一個女孩子約會。所以,走在路上,李子明就一直低著頭。

    倒是陳月紅比較大方,有些自言自語地說著不找邊際的話題,一會是檢察院里的案子,一會是大學的事情,一會又是他家里的事情,甚至不時說起小時候的經歷,好像要一股腦將自己整個人生經歷都告訴李子明一樣。

    “我大學學的是政治經濟學,想不到畢業后我爸爸卻要讓我到檢察院工作。其實說句心里話,我并不喜歡這里的工作,太程序化了,整天面對的不是案子,就是犯人,弄的人心理都很陰暗。”陳月紅自話自說,“我告訴你,我在院里只工作了不到兩年時間,就已經有了很嚴重的心理陰影,就像現在走在大馬路上,感覺每個人都是犯人。”

    陳月紅說著呵呵笑了起來。李子明卻沒覺得有什么好笑的,哦哦地應了兩聲,道:“是嗎?那可能是因為你還不習慣的原因。時間長了就沒事了。”像是安慰,又像是硬從牙縫里擠出來的應承話。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