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34章 退比賽經費文章
    第34章退比賽經費文章

    比賽就此結束,孫學勇獲勝,李子明獲敗。休息的時候,羅榮天立即跑到選手休息席上拉了一副清閑自在的李子明問道:“李子明,我說你小子這是在玩什么把戲,啊?哪怕是輸也要輸的光明正大、轟轟烈烈,你這樣不明不白地躺在地上算怎么回事。你這不是告訴人家你草雞了嗎。走走走,你也別在這兒給我丟人現眼了,這比賽咱們不參加了。”說著就要拉李子明走。

    李子明卻不慌不忙,推開羅榮天道:“我說羅檢,我參加比賽,你急什么眼。你怎么就知道我草雞了?你怎么就知道我肯定會輸?”

    李子明這是話里有話,羅榮天雖有些不解但還是又拉了李子明道:“怎么?你剛才都、都、都……都那樣了,竟然主動躺在地上,還能有什么高招啊?就你這兩下子,我算是看透了,你還是算了吧。跟我回去,這比賽咱們不參加了。”

    李子明嘻哈道:“哎哎哎,我說羅檢,你這記性咋就這么差呢。你忘了馮檢昨天給咱們說的話了?”

    “什么話?”羅榮天不想跟李子明磨牙,一邊拉一邊道,“你的比賽跟馮檢的話沒有任何關系。你這樣主動躺在地上,那么多人都看著,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寒磣哩。”

    李子明扯開羅榮天的手,重新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經道:“你別著急,我先問你,馮檢昨天給我們說什么了。是不是給我們說無論做什么都要講個策略,對不對?我這也是活學活用。你剛才又不是沒看見那家伙的身量。你覺得就我這樣的贏他有可能嗎?既然沒可能,那為什么不直接躺下,以求保存實力呢。難道非要被他摔的七死八活,連下一場比賽都沒法參加才算英雄好漢?”

    羅榮天這才明白了李子明的用意,只是這種策略未免貽笑大方。不過從實用主義的角度來講,李子明的做法無疑是非常正確的。

    實事也證明,李子明的做法還是非常有成效的。那位農業局從外面請來的外援,在跟孫學勇比賽的過程中,因為好面子,拼盡了全力,結果孫學勇也沒有客氣,兩輪下來,就把那位外援摔的連參加下一場比賽的機會都沒有了。最后李子明只不過討巧贏了城建局的選手,便順利晉級了。

    殺進四強,這可是檢察院史無前例的成績。盡管贏的不是很體面,但終究是贏了比賽。過程或許很重要,但畢竟喜悅來自最后的結局。

    四強賽結束后,馮正業就拍著李子明的肩膀,贊許道:“好樣的!”隨即換了種口吻,道:“不過,子明,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見好就收。冠亞軍的爭奪賽,我看我們就不要參加了。你覺得呢?”

    其實這也是李子明想要說的話。把自己推上跤羊比賽的賽場,本身就是趕著鴨子上架,現在的成績已經是個意外驚喜了,再比下去,就算自己討巧贏了比賽,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跤羊比賽結束后的當天晚上,魏亞楠就把電話打到了馮正業的家中,口氣溫和問道:“馮檢,這次你們檢察院派出來參賽的選手是不是叫李子明啊?怎么沒參加最后的冠亞軍爭奪賽呢?我本來還給文體局的同志打了招呼,讓他們適當的予以照顧,也算彌補一下你們檢察院這些年都沒拿過名次的欠缺。現在看來,你這個檢察長并不稀罕哦。”

    馮正業急忙解釋道:“魏市長,你誤會了。我們并不是不稀罕冠亞軍。我也希望我們院里的同志能拿到冠亞軍,只是我們的實力實在有限,繼續比賽下去只會丟人現眼。我之所以讓李子明退出,也算是一種自知之明吧。”

    說著停頓了一下接著道:“對了,你下午是沒去看比賽,要是看了,也肯定會同意李子明退出。太不像話了嘛。還沒摔就直接躺在了地上,美其名曰保存實力。都快把我們檢察院的臉給丟盡了。”

    馮正業之所以要說這些,也是想緩和一下氣氛。因為他非常清楚,魏亞楠之所以打這個電話,其用意絕不單單是為了問檢察院為什么沒有參加接下來的比賽。他把李子明說成了一個有點無厘頭的孩子,就希望在獲得魏亞楠寬容的同時,松懈魏亞楠的戒備。

    魏亞楠呵呵笑道:“馮檢,我看你是謙虛了。比賽的情況,我聽讓他們說了。那個李子明摔的很不錯嘛。起碼有一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不拘小節,頭腦靈活。我聽說,榮天同志就是派他對我進行的調查嘛。榮天同志很會用人啊。”

    魏亞楠的口氣很謙和,并沒有半分責備的意思,馮正業卻聽的頭皮發緊,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呵呵干笑了兩聲,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故作糊涂道:“魏市長,其實上次的事情,跟榮天沒什么關系,是我讓他去調查的。畢竟辛安莊死了一個傷了十幾個,不查清楚了,也沒辦法給老百姓交代嗎。后來調查來調查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竟然調查到你那兒去了。這是我的工作失誤,對有些人的話偏聽偏信。我給你和市委做檢討。”

    魏亞楠卻急忙道:“馮檢,你這話我可受不起。履行對干部的監督監察,也是你的工作職責嘛。我雖然是臨河市的市長,但同時也是臨河的干部,你有權對我進行調查嘛。”馬上話鋒一轉繼續道:“對了,馮檢,還有個事,我事先給你打個招呼,你們檢察院明年的經費需要壓縮壓縮。當然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經濟危機,財政吃緊嘛。不光是你們檢察院,市各局部委的經費都做了壓縮。就連我這個市長也不例外,市長經費也砍下來三分之一。我都不知道明年的日子怎么過哩。”

    魏亞楠說著苦笑了起來,笑的很無奈,也很牽強,似乎就是為了證明自己剛才所言不虛。

    一聽這話,馮正業心里就不禁咯噔一下,魏亞楠這是拿檢察院開刀了。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大形勢下,市財政再吃緊,也不應該少了公檢法三院的辦案經費。魏亞楠這么做,明顯是要給檢察院下馬威。

    當然了,這里面還有些學問。為了避免**問題的孳生,這些年河州市財政規定,下面各縣市財政給各局部委辦的經費都要在年初一攬子定死,也就是一次性劃撥。比如說檢察院經費是五百萬,那就給你五百萬,再不能多給一分錢。

    但為了避免臨時出現的一些緊急情況,財政局給下面局部委辦的經費中又留有一個機動經費。這部分經費是要靠申請才能獲得,也就是給不給全憑魏亞楠這位市長大人一個簽字。市長大人不給你簽字,你也沒辦法。而這部分經費的劃撥和申請,也并不是說用作什么緊急情況了,而是被那些聽話的局部委辦陸續申請拿走。

    這樣一來,問題就出來,你聽市長的話,市長就多給你錢。你不聽市長的話,市長就不給你錢。沒有錢,你就什么事情都辦不了,甚至連日子都沒法過。有一年風林鄉黨委書記白新庫不知道怎么把魏亞楠得罪了,魏亞楠一年都沒給批一分錢,窮的風林鄉黨委書記跟祥林嫂似得,到哪兒都絮絮叨叨沒完沒了,說工作沒法干了,下面的人拿不到補助就不干活,市里的任務又壓的重,日子真沒法過了。

    結果怎么樣?魏亞楠說既然你說工作沒法干了,那就別干了,給能干的人騰地方,讓白新庫寫辭職報告。白新庫有苦沒法說,有冤沒處喊,氣血上涌,突發腦溢血。好在搶救及時,沒把命丟了,最后還是落了個半身不遂,癱在了床上。

    “魏市長,”馮正業小心翼翼試探著道,“檢察院的經費本來就不多,再要是壓縮的話,我這個檢察長恐怕真要當褲子過日子了。”隨即問道:“市里打算壓縮多少呢?”

    魏亞楠在電話里道:“馮檢,我也知道你們難,可是我這兒更難。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市財政沒錢,我也沒辦法啊。大家都一樣,壓縮三分之一。當然了,考慮到你們公檢法的重要性,我的意見是公檢法三院壓縮四分之一。不過也要在市長辦公會上通過之后才能算數。我給你說,馮檢,我這可是替你們公檢法網開一面了。你知道幾個副市長各管一攤,他們能不能同意還很難說呢。”

    狗屁!一向老成持重的馮正業不禁在心里暗罵了一句,也只能陪著笑臉道:“魏市長,今年市財政報告我也看了,好像財政收入比上年還有所增長,怎么就吃緊了呢?”

    魏亞楠哎了一聲道:“我說馮檢,你這話說的可有些不對了。市財政報告只是個文字性東西,上面有要求,你說讓這個市長我怎么辦?”馬上變了聲調接著道:“馮檢,壓縮各局部委辦經費的事兒,我可只給你和王平院長事先打了招呼。你可不能給我再出難題了。另外,你們也想想別的辦法嘛。多到河州中檢泡一泡,訴訴苦,我仝檢還不至于見死不救吧。”

    人家市長大人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能說什么。這位平時看上去溫文爾雅的女市長可不是好惹的。你查案竟然查到了我的頭上,那我還能給你經費嗎。我要是再給你經費,豈不是鼓勵你查我,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