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30章 跤羊賽子明打賭
    第30章跤羊賽子明打賭

    最后,羅榮天又說到了跤羊比賽的事情,道:“對了,明天市里的跤羊比賽就要開始了,你準備的怎么樣了?”又有些不滿道:“也不知道馮檢是怎么想的,怎么想起讓你去參加跤羊比賽了。這根本就不合適嘛。拿不拿名次倒在其次,關鍵問題是,你這一去……哎——”

    說到這里,羅榮天臉上馬上流露出一種無奈的失望,接著換了種口吻道:“不過也只能這樣了,你盡力而為,能拿到名次固然是好,拿不到名次——也在情理之中吧。”

    李子明不服氣道:“唉唉唉,我說羅檢,聽你這口氣,似乎對我參加此次跤羊比賽沒什么信心啊。”其實自己心里也有數,知道勝算太小,幾乎為零,只是一時意氣難平,不愿意被羅榮天小看了。

    羅榮天好像不愿意過于打擊李子明,做出一副寬容而又別扭的笑容道:“好好好,算我說錯了,算我說錯了,我祝你——馬到成功,一舉奪魁!”

    然而,想要在跤羊比賽上拿個名次也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臨河地處河間,與北方游牧民族相鄰,而且經過上千年的遷徙和民族融合,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從北方游牧民族遷徙而來,民間素有摔跤的習慣,再加上這些年魏亞楠任市長期間,為了活躍本地文化娛樂生活,每年都要舉辦跤羊比賽,民間摔跤盛行,可以說小到五六歲的孩童,大到七八十歲的老者,都會幾手摔跤功夫。

    李子明雖然也會一些摔跤的基本要領,但是自從17歲當兵后,就轉習散打了。這段時間盡管也請教了幾位師傅,不過這種臨時抱佛腳的學習,能收到多少效果,實在是給予多少希望。

    農歷臘月十七,早上九點鐘,臨河市一年一度的跤羊比賽正式拉開了帷幕,河州市委也專門派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田慕平前來助陣。市四套班子領導位列主席臺,市長魏亞楠主持,市委書記王建臣致開幕詞,河州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田慕平做重要講話。參賽代表發言,裁判宣布比賽規則。一切都在歡樂祥和的氣氛中進行,似乎一下子就把這段時間因為吳衛軍被殺案而籠罩在臨河上空的霧霾一掃而空。

    因為一個紀委副書記被殺而從四面八方涌到臨河的記者們,也轉而把鏡頭對準了跤羊比賽的現場。無論是對于這些記者們,還是對于全國人民而言,臨河這種跤羊比賽無疑都是非常有地方特色的。

    王建車特意交代宣傳部閔秋雁部長,一定要在比賽中給記者們提供最大的方便、最好的服務和最佳的取景位置,就算要占用主席臺也在所不惜。

    入場儀式開始了,先是鄉鎮代表隊,隨后是市里的局部委代表隊。鄉鎮代表隊的隊員大多來自農村,也是每年的奪魁熱門,特別是城關鎮和羅灣鎮,因為經濟實力雄厚,每年在比賽之前都要在省里請專業的教練來訓練,其它鄉鎮自然也不甘示弱。

    市局部委就沒那么樂觀了,非但資源少,而且整天坐在辦公室,就算進來之前有一身的本領,經過一兩年的消磨,也基本成了肌肉松垮,大腹便便,與農民兄弟比賽跤羊,根本就不可能是對手。

    這樣一來,那些有錢的單位,比如財政局、農業局、人社局等單位,為了不丟面子,就私下從外面請外援幫忙。而那些沒錢的單位,比如文聯、市志辦、黨史研究室等等就只好應付差事了事了。

    不過每年奪魁的還有一個熱門,那就是公檢法三院。然而這些年的比賽中檢察院總是熬不過三輪,仇二奎雖有幾分蠻力,技巧方面卻有些欠佳,遇到高手便只好丟盔卸甲,所以基本被排除在外了。而公安局和法院可絕不是吃素的,每年都有精兵強將出馬,去年的冠軍賽就是在法院和城關鎮角逐,城關鎮盡管最終以微弱的優勢獲勝,但法院的實力也絕不容小覷。公安局就更不用說了,要不是刑偵隊副隊長熊鐵軍因為去外地追捕一個逃犯,最終花落誰家還很難預料。

    比賽規則比較簡單,先采取抽簽的辦法兩兩對決,勝者晉級。從八強賽開始采用積分的辦法。

    李子明的運氣還算不錯,第一輪晉級賽中,對手是風林鄉的一個農民兄弟。李子明因為有散打功底,下盤比較穩,第一回合,對手想用個摟腰過背的手法,卻被李子明趁機按住腰部,用絆腿的方式給放倒在地。第二回合,對手想來個抱腿摔,直接將李子明推翻,卻未曾想到對摔跤不甚了然的李子明根本不按常規出牌,一個奮力翻轉起跳按壓,被直接摁倒在地。

    第二輪晉級賽就基本全是高手了。時間也已經到了下午。羅榮天特意跑進賽場,在李子明肩膀上拍了拍笑著安慰道:“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負擔,你已經算是完成任務了。”那意思好像是說李子明之所以能闖過第一關,也不過是靠運氣罷了。

    李子明豈能聽不出來,坐在休息席上嗤笑一聲道:“羅檢,你說這話可不像是給我減負來了。”

    羅榮天問調侃問道:“那你說我是干什么來了?”轉身看了一下場外的馮正業,馮正業也正掛著滿臉的贊許之色往這邊看,羅榮天繼續道:“看見了嗎。馮檢聽說你贏了比賽,也特意給你小子助威來了。馮檢可說了,如果你能贏了下一場比賽,院里就給你發五百塊獎金。”

    李子明做了個打住的動作道:“行了,羅檢,你不用再說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覺得我肯定會在下一場趴下嗎。那我們打個賭,如果我贏了下一場比賽,怎么辦?”

    羅榮天冷笑道:“嘿嘿,你別說我小看你。要是你贏了下次比賽,院里給你發五百塊獎金不算,我個人再給你追加五百塊。你看怎么樣?”

    “好,一言為定!”李子明伸手跟羅榮天擊掌,卻沒忘記損了羅榮天一把道:“對了,羅檢,我好像記得嫂子每月給你的零花錢是一百塊,你一下輸我五百塊,豈不是要受五個月窮?!”

    兩個人說著話,主持人叫選手二次抽簽,李子明起身離開。羅榮天被說的一臉尷尬,哎了一聲卻不知道再說什么好。

    第二場比賽,李子明抽到的是財政局的外援,體重起碼有一百七八,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可以說是人高馬大,而且一臉的惡相,讓人一看就有三分畏懼。

    上臺之后,李子明還想跟對付風林鄉的農民兄弟一樣,用討巧的手法贏對手,可剛一上手就被對手一個勾腳摔了個仰面八叉,屁股結結實實地墩在地上,疼的半天爬不起來,也因此惹來圍觀群眾的一陣哈哈笑聲。最可氣的是羅榮天竟也在下面起哄。第一回合,就這樣輸了,而且是輸的慘不忍睹。

    第二回合開始,李子明不敢再大意了,不管對方如何出手,就是不跟對手接觸。很明顯以對手的身材和力量,一旦被抓住,想要脫身都不可能,只有死路一條。可是摔跤又不同于散打,最終還是要通過兩個人的力量博弈來分出勝負。

    兩個人圍著轉了幾圈,李子明也沒想出什么好辦法來。裁判都有些著急了,不斷催促,說如果李子明再這樣下去,就只能算認輸了。觀眾更是噓聲不斷,有人竟說出了讓李子明不行就滾下來的話。

    這真他娘的也算是丟人丟到家了,李子明只能不斷警告自己沉住氣。可再怎么沉住氣也得上手啊,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裁判恐怕真要判自己輸了。

    那位財政局的外援剛才輕輕松松就贏了一個回合,早就看出了李子明的底細,也不著急,李子明來回轉,也跟著來回轉,滿臉不屑的表情,根本沒把李子明放在眼里,警惕性自然放松了不少。

    就在這時,李子明突然一個掃蕩腿,向對方下盤攻去。對手似乎并沒當回事,憑借身體上的優勢,身體下蹲做了個扎馬的動作,企圖即穩住下盤,又讓李子明出糗。不想李子明這一招掃蕩腿,只不過是虛招,碰觸之后,馬上換做勾腳,用力回撤。這種散打手法,根本讓人防不勝防,就算再穩的馬步也不可能站穩,一勾一拉,對手身體立馬失去平衡,仰面坐在地上。

    如果按照正規的摔跤比賽,李子明這樣做肯定是犯規,可畢竟只是個縣級市的比賽,并沒有那么嚴格的比賽規則,只要求一方摔倒一方就算贏,更何況過去還從來沒有哪個選手將散打的手法用在摔跤上。

    這個結果怎么算?那位土生土長的裁判自然有些懵了,站在那里半天不吹哨。就在這時魏亞楠陪著河州市政法委書記田慕平轉了過來。田慕平看的饒有興致,不時對交戰雙方指指點點,正在興頭上,就發生了剛才的一幕,便隨口問道:“魏市長,這是怎么回事?裁判怎么不吹哨呢?”

    田慕平也是個門外漢,根本不懂規則,魏亞楠卻看出了點門道,但這種比賽的政治目的明顯要大于比賽本身,又見李子明是檢察院的選手,就在秘書的耳朵旁邊嘀咕了兩句。秘書馬上過去給裁判交代了幾句。

    “這一輪,藍方檢察院李子明勝。”裁判的結果出來的非常及時。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