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25章 美警花來意難明
    第25章美警花來意難明

    小茹搖了搖頭道:“現在局里的重頭戲是吳書記被殺案,河畔男尸案壓根就還沒擺上桌面。更何況,自從案發后,局里就發布了認尸公告,到現在也沒人認領,可以說根本沒有任何頭緒,想查也無從查起。相反,吳書記夫婦被殺案,王書記、閆書記、魏市長,還有市委的一幫頭頭腦腦一天催七八次,一句一個死命令,趙局和武局就是想分心都不可能。”

    李子明就有感而發道:“這就是普通老百姓和領導的區別,同樣是生命,這邊根本無人過問,那邊卻是電閃雷鳴。”隨即問道:“那就是吳書記的案子有進展了?”

    其實此時,李子明就已經有所意識了,但小茹沒說,也不好妄加揣測。吳衛軍是紀委副書記,在臨河向來以辦案不講情面著稱,他的被殺必然跟所調查的案子有關。不過讓人疑惑的是,在吳衛軍被殺后,紀委方面卻沒有任何動靜,更沒有給辦案提供什么有利的線索。

    這樣的話,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以裴一凡為首的臨河市紀委在故意掩飾什么,特別是紀委書記裴一凡。吳衛軍是紀委副書記,工作上受裴一凡的直接領導。吳衛軍經手的案子,不可能不給裴一凡匯報。而現在的情況是,裴一凡卻閉口不談吳衛軍在被殺前經辦的案子,這也就是說,裴一凡在故意回避什么,或者,甚至可以說,吳衛軍本身就是被裴一凡出賣的,而后才惹來了殺身之禍。

    對于裴一凡這樣一位重量級的人物,無論是市公安局還是市檢察院,毫無疑問,對他都無可奈何。要對其進行調查必須經河州市委批準同意。但是按照趙俊奇的一貫風格,是絕對不會出這個頭的。他寧愿眼睜睜看著案子不了了之,也不會向請示河州市公安廳,再讓河州市公安廳請示河州市委,對裴一凡進行調查。因為這樣帶來的后果實在是難以預測。萬一河州市公安廳不同意呢?萬一河州市委不同意呢?不管那一道坎過不去,給他帶來的后果都是相當嚴重的。趙俊奇絕不會冒這個風險。

    二是裴一凡對吳衛軍當時所辦的案子并不了解,也就是說吳衛軍是在瞞著自己的頂頭上司裴一凡對某個人開展調查的。不幸的是,他剛剛開始著手調查,就被對方發現了。而且對方沒有給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機會,來了個殺人滅口。

    這樣的話,實質性的問題就出來了。吳衛軍在被殺之前,到底在調查誰呢?是市委的某個領導,還是下面的干部呢?按理說,市紀委的權限是不能對市委領導進行調查的,要調查必須通過河州市委。而從目前的情形來看,河州市紀委也并不知情,那么范圍就進一步縮小了,應該是市屬各局部委的領導干部。

    然而,凡事都沒有一個絕對,或許吳衛軍只是聽到了有些風聲,正在做進一步調查取證,還沒有進入到實質性工作呢?

    但是,無論如何,吳衛軍的被殺,都絕不可能是單純的入室搶劫殺人案。

    小茹想了想道:“這么給你說吧。經過我們這幾天的偵查摸牌,確實發現一個重大線索,那個敲開吳書記和李主任家門的女人,跟一個人特別像。”

    “誰?”李子明的精神不由也緊張了起來。如果能找到這個女人,毫無疑問對案情的進展有著非常大的幫助。

    小茹卻還是慎重道:“不過根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除了外貌上有些相似之外,并沒有更多的佐證。而且此人身份特殊,我們要對她進行傳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再則,萬一在傳訊的過程中,找不到有力的證據,還有可能會打草驚蛇,對案子的進一步辦理會造成很大的麻煩。局里也會因此而十分被動。”

    李子明稍作考慮道:“武局的意思是不是希望我們檢察院通過別的途徑,對這個人進行調查?”

    小茹立即翹起大拇指道:“聰明!武局就是這個意思。當然了,武局之所以希望你們檢察院幫忙,還有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不希望這個人懷疑我們是因為吳書記的案,對她進行調查。”

    “可以理解!我回去后跟羅檢商量一下,肯定會盡力而為,這一點請你和武局防線。”李子明答應了下來,隨即笑問道:“那你現在應該告訴我,這個人是誰了吧。”

    “苗金蘭!”小茹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出了這個名字,“想必你對她也應該有所了解,苗金蘭是蘭鑫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市**副主任,我們要對他調查可以說是阻力重重,光政治上這一關就夠我們喝一壺了。不過,現在還有另外一個疑問,那就是苗金蘭為什么要殺吳衛軍?而且是親自出門,這一點似乎從情理上講不通。”

    李子明也感到有些意外,點頭道:“是啊,以苗金蘭的身份,如果想殺個人,最好的辦法是買兇殺人,但她為什么要只身冒險呢?這一點真的讓人很難理解。”

    小茹笑了笑道:“你們是不是早就懷疑苗金蘭了?我聽你這口氣,怎么聽起來似乎對這件事情已經考慮很久了。”

    李子明一擺手道:“沒有,沒有,你們公安局在一線辦案,我們檢察院對案情根本就是一無所知,就算想考慮也不知道考慮什么嘛。”

    小茹撇著嘴道:“你就別瞞我了,那天我們在現場勘查的時候,你不是也一樣進來了嗎?”

    李子明不好意思道:“那天不是武局放行了嗎。要不然你們公安局把守的那么嚴,我怎么可能進得去。”

    小茹若有所思道:“這其實跟你進得去進不去沒有關系,關鍵是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來,你們檢察院一直非常關注這件案子。另外,羅檢這個人,誰不清楚,出了名的閻羅王,哪兒有鬼他就往哪兒鉆。”

    李子明故意板著臉矯正道:“哪兒有鬼往哪兒鉆,那是黑白無常,跟閻羅王沒關系。”

    說著兩個人都會心地笑了起來。

    正事就算談完了,李子明忽然想起還不知道小茹姓什么,就隨口了一句。

    小茹卻似有不悅道:“弄了半天,你還不知道人家姓什么,看來你對人家是一點都不關心哦。”

    李子明嘿笑兩聲,玩笑道:“我倒是想關心哩。這不是你警花不給機會嗎。”說著悄然在小茹臉上瞄了一眼,發現這姑娘的臉上竟微微泛起了一圈紅暈,心中也不由咯噔一下。

    “我姓龔,聽說過?龍共的龔。”小茹自我介紹道。

    “什么?老公的公,那我以后見了你怎么稱呼,叫老公嗎?可你是個女的。要不叫小公?似乎也不大妥當吧。”李子明其實已經聽清楚了,只是想開個小玩笑。

    小茹撅著嘴解釋道:“什么老公小公的,是龍和共兩個字疊加在一起的那個龔。”說著用手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寫了一遍,接著強調道:“看清楚了,龔小茹!”

    下午上班后,李子明就把龔小茹跟自己談話的事兒給羅榮天匯報了一下,詢問羅榮天的意思。

    羅榮天想了想卻笑了起來,有點自言自語道:“這公安局真有點意思,武海成到底什么意思?想讓我們幫他們調查苗金蘭。這不是明擺著給咱們手里塞個燙手山芋嗎。他自己怎么不去查?這到底是武海成的意思,還是趙俊奇的意思?再說了,讓咱們查苗金蘭,怎么查?”

    李子明在一旁道:“辦法倒不是沒有。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一點我們必須弄清楚,公安局這樣做,到底真心請我們幫忙,還是給咱們挖抗?以趙俊奇的性格,是絕對不愿意讓咱們插手公安局的事情的。”

    羅榮天道:“是啊,這一點你應該是有切身體會的。在吳書記家里,你只不過是進去看了看,趙俊奇馬上就鼻子鼻子眼不是眼,怎么可能請咱們幫忙。再說了,如果苗金蘭有重大嫌疑,他們完全可以報批市委市**,干嘛要讓我們介入調查搶他們的功呢。這不合情理啊。”

    李子明略作思索道:“羅檢,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武局讓咱們幫忙調查,只是他的個人意思,并沒有讓趙俊奇知道。武局這個人,咱們還是比較了解的,比較正派,跟趙俊奇根本不是一路人。如果是他要讓我們幫這個忙,里面可能還會有別的隱情。”

    羅榮天并不同意李子明的觀點道:“你說的這種可能性并不是沒有,但我覺得很小。武海成如果想讓咱們幫忙的話,他為什么不直接找我呢?非要讓個小姑娘跟你說了,然后讓你再跟我說。繞這么大的彎子有什么意義?”

    李子明繼續分析道:“萬一是武局分不開身呢?”

    羅榮天馬上反駁道:“那他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啊。現在通訊這么方便,我又不是沒有手機或者窮的買不起手機,需要人在中間傳話。”隨即揮了揮手道:“我看這事,我們還是先放一放。當然了,武局這個人,基本還是可靠的。我只是有些擔心……”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