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16章 求穩定建臣為難
    第16章求穩定建臣為難

    “我們的人勘察回來說是個男的,三十歲左右,大概一米七左右,寸頭,臉上被人拿刀劃的亂七八糟,根本無法辨認,所以身份也無法確定。”小茹道。

    “衣服呢?穿了什么衣服?衣服口袋里就沒有什么線索嗎?”李子明憑經驗繼續問道。

    “死者身上只有了一條內褲,根本沒穿衣服。勘察現場的人說,可能是被人殺死后,拋尸娘娘,又被水沖到了岸邊。”小茹敘述道。

    身高一米七左右,三十歲左右,寸頭……怎么跟晚上要縫自己嘴的傻子還有點像呢。總不會就是那個傻子吧。他說他之所以要縫自己的嘴,是因為自己說了他姐姐的壞話,可他一個傻子又會得罪什么人呢?而且從晚上交手的情形來看,這個傻子好像還學過截拳道之類拳腳功夫,怎么會突然被人殺死呢。

    不會,不會,絕對不可能是傻子。李子明最終還是否定了自己的猜測,但是心里卻總覺得這個被殺的人就是那個傻子。

    “李子明,你還在聽嗎?”小茹可能是見李子明半天不說話,問了一句,接著道:“好了,我就給你說這些。尸體現在已經運到市人民醫院的停尸房,你要是覺得對你們有用的話,明天去那兒看。我就不跟你說了。”

    說完,兩人掛斷了電話。

    拿著手機,躺在床上,李子明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手機時間顯示:陽歷元月二十一,陰歷臘月十三。

    對于整個臨河市而言,這一天都是不平常的,市紀委書記吳衛軍夫婦在家中被殺,唯一的女兒小倩,精神受到嚴重刺激,已經出現了精神分裂的前兆,一會哭一會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娘娘河畔又出現了一具無名尸體。偏偏還是在這臘月年關時刻,市委書記王建臣頓感壓力倍增。

    今天早上一大早,河州市委書記王宇宙就打來電話詢問情況,口氣異常嚴厲。王建臣除了實事求是匯報情況外,不知道還能再說些什么。所以一上班,王建臣就立即讓秘書長焦得祿通知在家的常委們到市委小會議室開會,同時通知公檢法三院正副職到會。

    王建臣非常清楚,這是一次攻堅戰,甚至可能引申成為一次反腐戰。紀委副書記被殺,不光是在整個河州市,就是在全省、全國恐怕馬上都會引起不小的轟動。就在昨天晚上,事發不到兩個小時,宣傳部部長閔秋雁已經打來數次電話,匯報的內容均是各路記者詢問情況,問該如何應對。

    如何應對?還能如何應對,紀委副書記在家中被殺,讓人家怎么想?這是命案,**案,甚至可以說是丑聞,就算人家說你們臨河市已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不為過。

    王建臣的心情已經說煩躁到了極點,在臨河這些年,一邊是女強人魏亞楠,一邊是土皇帝閆崇岳,自己明面上是市委書記,是一把手,可很多事情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市委這邊是閆崇岳,政府那邊是魏亞楠,都不是善茬,難怪下面人說自己的工作就是和稀泥,還給自己起了個“泥瓦匠”的綽號。可又有什么辦法,人家魏亞楠是全省明星市長,別說是河州市委書記王宇宙,就是省委書記馬春陽也替人家說話,自己還能怎么樣。

    閆崇岳就更不用說了,雖然是政法委書記,但是直到現在還分管著組織工作,市里一大半干部都是他的舊屬部下,要是鬧起來,場面根本沒辦法收拾。為這事,自己也曾經找過河州市委,王宇宙一句一個以大局為重,要自己像愛惜自己的眼睛一樣,維護臨河的安定團結,可魏亞楠和閆崇岳會這樣想,會這樣做嗎。

    現在好了,吳衛軍被殺,問題在一剎那就好像從地縫里蹦了出來一樣,上下一片嘩然,這是誰的責任?誰來頂這個雷?還不是自己!

    真他媽的**!王建臣越想越覺得不是事兒,將手里的筆記本重重地在會議桌上摔了一下。一旁剛剛攤開筆記本準備做記錄的焦得祿被嚇了一跳,抬頭看了王建臣一眼,卻沒敢吱聲。

    “怎么回事?人怎么還沒到齊?”王建臣不耐煩地問道。

    焦得祿急忙抬頭在會議室看了一圈,發現真的還有幾個位置空著,宣傳部部長閔秋雁,常務副市長秦世偉,還有副書記吳德云都還沒到,急忙拿出手機撥了起來。

    不一時,王建臣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宣傳部部長閔秋雁打來的。

    王建臣接起來手機便不客氣道:“我說閔秋雁,你怎么回事,啊?沒接到開會通知嗎?”

    閔秋雁哪兒是沒有接到開會通知,她一大早就接到了焦得祿的通知,也是一大早就被各路記者圍了起來,現在正在辦公室忙的不可開交。河州市的記者還好應付,但是外面來的,特別省里、中央來的記者根本得罪不起,她所能做的只有苦口婆心的解釋,說在目前案子還沒有進展的情況下,不可能給大家什么交代。

    但是記者們都很刁鉆,并不單純地問案子的事情,而是將矛頭直指吳衛軍紀委副書記的身份,進而延伸到臨河的**問題,問閔秋雁臨河是不是存在非常嚴重的**問題,問閔秋雁吳衛軍是不是正在辦什么重要的案子,問閔秋雁對此事的看法。

    這些問題可以說把閔秋雁搞的焦頭爛額、苦不堪言。說實在話,從她上任宣傳部部長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陣勢,她甚至想發火,想罵這些記者捕風捉影,胡說八道,可她敢這么說嗎?不敢!她非常清楚自己所面對的是來自全國各地各大報社、網站的記者,一言不慎就有可能成為全國吐槽的“明日之星”,更別說罵人了。恐怕只要敢說出一個臟字,明天就會到河州市紀委“做客”。

    剛才焦得祿又打了一遍電話,她實在是分身乏術,只好給王建臣解釋。

    “王書記,是這么回事,我現在已經被各路記者圍了,根本就……”

    沒等閔秋雁的話說完,王建臣馬上意識到情況的嚴峻性,打斷了道:“好了,好了,閔部長,你不用解釋了,你那兒的情況我已經清楚了,早上的會你就不用來了,全力以赴接待好這些記者朋友,安置他們住下來,高標準接待。另外,想盡一切辦法,把事情暫時壓下來,不能在各大報刊、網站上出現負面報告。”

    閔秋雁一聽就為難了道:“王書記,這恐怕沒辦法,筆握在人家記者手里,人家想這么寫,我們怎么能控制呢?”

    王建臣一下子火了,拍案而起道:“沒辦法也得給我想辦法。要你們宣傳部是干什么吃的,啊?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要你干什么?”

    閔秋雁馬上蔫了下來,心想這是小事嗎?如果這是小事的話,臨河恐怕沒什么大事了,也只好是是是地應承了下來,盡力而為,至于結果如何誰也無法預料。

    接完閔秋雁的電話,王建臣余怒未消,拍著桌子問焦得祿:“秦市長呢?秦市長難道也去接待記者了嗎?”

    焦得祿陪著的小心道:“我剛才給秦市長打電話,秦市長說他老婆昨天晚上住院,現在正在化驗,一會就到。”

    “這都是什么理由,啊?老婆生個病竟然成了一個常務市長開會遲到的理由,臨河還有比這個荒唐點事情嗎?你馬上給秦世偉打電話,就給他說,是我說的,如果他這個常務副市長不想干了,就給我寫辭職報告,別給我站著茅坑不拉屎。”王建臣指著焦得祿道。

    “是是是,我馬上就打。”焦得祿應承著拿出手機,又要給秦世偉打電話。

    就在這時,會議桌旁邊椅子上坐的一個人卻忽然站了起來。站起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檢察院副檢察長羅榮天。今天召開的是市委常委會,公檢法部門雖然參加,但是作為副職,在會議桌配套椅子不夠的情況下,副職們只能在旁邊的椅子上就坐。

    “小羅,你有什么事兒嗎?”王建臣問道。

    “王書記,我想給你解釋一下秦市長的事兒,秦市長的老婆確實病的挺厲害,聽說好像是……肝癌。”

    羅榮天的話音落地,大家一下子全都呆住了。大家都知道秦世偉老婆有病,三天兩頭就往醫院跑,但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病,秦世偉也沒有說過。想不到竟會是肝癌。羅榮天跟秦世偉是從小玩大的同學,兩個人關系也比較好,所以對情況比較了解。

    王建臣擺了擺手示意羅榮天坐下,沒有再說什么。焦得祿當然也不好再打這個電話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魏亞楠卻忽然開口道:“我插一句,小羅剛才所說的情況,也讓我感到很意外。沒想到秦市長的老婆竟然得了這種病。不過,我還是想說一句,就算秦市長的老婆病的很嚴重,是不是也應該事先給市委,給王書記打個招呼呢?我們這是開市委常委會,紀委吳衛軍副書記被殺,全市,哦,相信馬上就會是全國震驚。如果我們拿不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應對方案,又無法在短時間內調查清楚吳書記的死因,不能給大家一個交代,我們臨河可能就要面對全國人民的質疑,甚至是指責。這就是說,我們這么多年辛辛苦苦樹立起來的形象,很可能在這件事情之后,全面崩塌,成為全國反腐工作的反面教材。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將會是多么嚴重的后果。無論是老百姓,還是市委、省委領導,對我們臨河肯定都會有方方面的看法,必然會影響到我們今后的招商引資,必然會影響到臨河的發展,再說現實一點,也必然會影響到在座每一位的前途。因此,我認為,目前我們臨河最大、最緊要的問題,就是查清紀委吳衛軍副書記被殺的原因,就是要盡可能地減少,或者消除,因為吳書記的死而給我們臨河造成的負面影響。”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