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8章 多情女情難分辨
    第8章多情女情難分辨

    “請你幫個忙,可以嗎?”數秒鐘的沉默后,王語欣臉上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繼續道,似乎并不關心李子明的解釋。

    “請我幫忙?”李子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調侃道:“開什么玩笑。你王大小姐能有什么事兒需要我幫忙的?”

    “少說廢話,幫還是不幫?”王語欣壓根就是個反復無常的女孩子,說翻臉馬上就翻臉,中間連個過度都沒有,說著話伸手就要抓李子明的耳朵。

    跟王語欣在一起玩,吃這種虧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李子明早有防備,急忙躲開了,連連應承道:“我幫,我幫,我幫……我幫還不行嗎。你說什么事兒。”

    王語欣這才轉怒為喜,眉宇間卻露出了幾分難以覺察的羞赧,口氣依然是蠻橫無理道:“幫我**!”

    “什么,什么,什么……你說什么,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這次李子明的確是沒有聽清楚,或者說沒弄明白王語欣的意思,但是**兩個字還是一下子牽動起了李子明敏感的神經。如果不是自己聽錯了,那就是這位王大小姐的腦子出了問題。

    “幫——我——破——處——”王語欣一字一頓重復著,“聽明白了嗎?”

    這他娘的真的是天上掉餡餅啊!這樣的要求竟然能讓自己遇上。李子明的腦子一下子懵了,呆在那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但是數秒鐘的激動之后,李子明馬上冷靜了下來。

    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如果換了是別人提出來的,李子明當然會義不容辭,盡心盡責,殺他個七進七出,來他個顛龍倒鳳、翻云覆雨,不過在王語欣這里就就未必是什么好事了。首先,王語欣為什么要自己幫這種忙,是真心喜歡上了自己嗎?這種可能性并不是沒有,但即便是喜歡上了自己,也不需要如此急切地提出這種要求吧。來日方長,起碼應該培養一段時間感情,然后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可王語欣一上來就提出這種事情,盡管理由是**,但最終要執行的行為,還是那種事情。

    人之倫常,夫婦之禮,大而化之,應乎天理,小而論之,合之人情。這位王大小姐這是要干什么?李子明被徹底搞懵了。

    “幫還是不幫?”王語欣口氣生硬,再次逼問道。

    “你是不是……”李子明真想說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但還是忍住了沒說,盡量心平氣和問道:“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要幫這種忙?是不是……”

    “不是,什么也不是。”沒等李子明的話說完,王語欣就搶白道:“你別想太多,沒什么理由,也沒什么原因,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不是喜歡你,更不會愛上你。就是讓你幫個忙。幫還是不幫?說!”

    王語欣的口氣咄咄逼人,似乎已經到了窮兇極惡的地步。不過也難怪,一個女孩子提出讓人幫這種忙,肯定下了很大的決心,而且一定有什么讓她難以啟齒的理由。然而,對于李子明而言,這種突如其來的“好事”,心理上也實難接受。人畢竟不同于畜生,更何況王語欣還說出那樣的話。

    “對不起,這種忙,我幫不了。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李子明冷冷道。

    這樣的回答,對一個女孩子而言無疑是一種莫大的羞辱,投懷送抱竟然遭到了拒絕,恐怕沒有比這更讓一個女孩子惱羞成怒的事情了。

    “脫褲子!聽見了沒有!快點!”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語欣被氣瘋了。她萬萬沒想到李子明會拒絕她,而且拒絕的如此干脆利索,倔強的性格讓她到了不管不顧的地步,一句讓她也感到震驚、羞愧的話脫口而出,臉上馬上像蒙了一塊大紅布。

    “好了,我告訴你原因。因為我們宿舍六個女生,就我一個人還是處女,她們都笑話我,說什么都二十歲還沒人要,是做女人的失敗。還說在這個社會上只有三種女人能在二十歲后還能保持處女身,長得丑、石女和殘廢。我自認為長的不丑也不是殘廢,更不是什么石女,所以此次寒假回去后,一定要**,一定不能讓她們再笑話我了。”稍微停頓了一下,王語欣還是說出了讓李子明幫忙**的理由。雖然有些牽強,但總算是個理由。

    現在的女孩子腦子里不知道都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好像鐵了心要將延續了幾千年的倫理道德徹底顛覆,竟然會武斷地認為二十歲以后還是處女便是做女人的失敗。

    這是什么狗屁邏輯?問男人了沒有?簡直已經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而且編出了這一套歪理邪說的理論,什么女生二十歲還是處女身,只有三種可能:一是長得太丑;二是石女;三是殘廢。那矜持呢,節操呢,難道都不要了嗎?

    “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行不行?這事我真沒辦法幫你。我要是幫了你這忙,你老子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我給你說,你趕緊走,萬一來個人,我這有理也說不清楚了。”

    孤男孤女獨處一室,王語欣又提出如此要求,李子明真有些怕,怕這位已經失去理智的姑奶奶,干出什么過頭的事情來,怕自己一時沖動真就去幫這個忙。到時候,自己恐怕真的小命難保了。

    當然,也不排除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面前這位姑奶奶跟自己一番**后,嘗到了人間歡愉,突然想做一位忠貞烈女,有了從一而終的想法,要跟自己白頭到老,于是乎,喜結連理,姻緣永和,自己高高興興地做了市委書記的乘龍快婿。

    然而,以目前的情形來看,發生這樣事情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且太渺茫。別的不說,就拿王語欣剛才沒羞沒臊的口氣來說,就絕沒有這種可能,而且人家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是喜歡上了自己,更不是愛上了自己,就是要自己幫忙。

    “李子明,我問你,我長的丑嗎?”王語欣終于不再那么瘋狂逼迫,轉而換了一副協商架勢。

    “這個……這個……這個……”李子明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面前的王語欣已經不能單純地用美丑來衡量了。就算是天仙下凡,如果做出跟倫常相悖的事情,也會變的丑陋不堪。

    “少給我這個、那個的,有話就說有屁就放,說!我長的丑嗎?”王語欣有些不耐煩了,虎著臉,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將身體向李子明壓了過來,那剛剛發育起來的渾圓事業線便毫不掩飾地頂在了李子明的鼻子上。

    一股淡淡的體香直鉆鼻孔,李子明幾乎已經到了無法喘息的地步,下面的小傘直愣愣地撐了起來,感覺整個身體似乎就要爆炸了。但李子明又非常清楚,自己決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更不能做出非分之事。

    “不不不,語欣,別這樣,你聽我說,我的意思是……”王子明急忙深吸一口氣,順手將王語欣推開了道。

    “什么意思?說!”作為市委書記的女兒,王語欣的強勢是與生俱來的,在她的觀念中,只要自己想做的,就沒有做不到的。

    “嗯——”李子明沉吟片刻,靈機一動,突發奇想,鎮定自若道:“是這么回事,你不是問我你長的丑還是美嗎?實話實說,還真不好說。為什么呢?因為從一般意義上來講,討論一個女孩子的美丑,首先必須要有個比較,比如說這兒有小麗、小紅、小娟還有你四個女孩子,穿著打扮都你一樣,往我面前一站,我一一端詳,經過仔細認真的比較分析,從臉型、腿型、身段、三圍等等多方面綜合考評,最后才能得出一個或是你美,或是小麗美,或是小紅美的公正客觀的結論。而現在就你一個人,也沒個對比,讓我怎么評判,你說是不是?所以嘛,關于你美丑的問題,我們還是以后再詳細討論,你看怎么樣。要是沒別的事兒,我看就先這樣,羅檢那里叫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再見!”

    李子明以極快的語速說完后,就打算趁王語欣沒反應過來,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破你娘個處,盡管老子一向心底慈憫、樂于助人,但是……誰讓你是王建臣的女兒呢。老子最好還是繞著點,我要是大發善心,給你破了,王建臣那老小子不把老子活刮了才怪,到時候恐怕難免要給老子定個知法犯法、強暴婦女的罪名,再狠一點,說你未滿十八歲,讓老子吃槍子的可能性都不是沒有。草!

    “站住!”王語欣一把扯住正準備溜之大吉的李子明,“我告訴你,你今天想給我破也得給我破,不想給我破也得給我破。要不然,我、我、我……我就告你強女干我。”

    王語欣說著話嘩啦、嘩啦三下五除二就將身上的羽絨服脫了下來,扔在了椅子上,渾圓的胸脯在黑色保暖的包裹下一覽無余,彈性極好的打底收著兩條修長的美腿,跟那俏麗的香臀相互映襯,幾乎到了讓人鼻血狂噴的地步。

    李子明雙腿一軟差點沒趴下,急忙撿起椅子上的羽絨服,邊往王語欣身上披邊以哀求的口吻道:“我的姑奶奶,你就放過我吧。現在整個院里已經是謠言四起,說我這只懶蛤蟆想吃你這只天鵝的肉。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這只癩蛤蟆就成了你這只天鵝的盤中餐了。”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