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金牌檢察官 > 第6章 正副職難尿一壺 2
    第6章正副職難尿一壺2

    此時,馮正業才忽然意識到,跟羅榮天商量是否向上級反應市長魏亞楠的問題,實在是大錯特錯。

    自己這位個副手本身就是辛安莊人。去年辛安莊拆遷的時候,羅榮天就很不高興,說拆遷費實在定的太低,市政府這樣做是劫貧濟富,其中肯定有貓膩。后來拆遷過程中又鬧出了一條人命,傷了十幾個村民。羅榮天一氣之下,竟然私下里讓法警隊的副隊長李子明暗地調查。

    這個李子明也真是膽大妄為,仗著自己會兩下功夫,半夜三更爬在人家市長窗戶外面偷聽,還傳出人家魏市長是同性戀的笑話。人家是堂堂市長,而且已經是年近半百,怎么可能干出那種勾當,這豈不是惡意中傷。

    事情最后雖然不了了之,但市委市政府的很多領導,特別是市長魏亞楠,對羅榮天都產生了很不好的看法。羅榮天對此也一直耿耿于懷。

    想到這里,馮正業只好用了個緩兵之計道:“好了,好了,好了,你還是消消氣再說。我看今天咱們就先談到這里吧。”說著就站起來送羅榮天。

    羅榮天卻沒有就走的意思,歪著腦袋看著馮正業調侃道:“怎么?沒在我這里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就想把我掃地出門啊?”一拉馮正業的胳膊,換了副面孔接著道:“行了,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很清楚。你不就是擔心魏亞楠克扣院里的經費嗎。我現在就給你表個態,決不在這件事上拖你的后腿。這樣吧,咱們抽空開個檢委會,在會上表決一下,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數,不會有哪個傻子跟錢過不去。這樣一來,你即推卸了自己身上的責任,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說呢?”

    馮正業這才掛了滿面的笑容,重新坐了下來,指點著羅榮天道:“我就知道你小子鬼主意多。”

    羅榮天卻嘻哈道:“你先別忙著夸我。我還有事求你。”

    棘手問題解決了,馮正業的心情自然也就不一樣了,笑著在羅榮天的肩膀上拍了拍道:“說吧,什么事兒,只要在我的職權范圍內,一定答應你。”

    羅榮天馬上借坡下驢指著馮正業道:“好!既然你這么痛快,那我可說了,你不能反悔。”

    馮正業朗聲道:“你就說吧。只要不是徇私枉法的事兒,我一定答應你,絕不反悔!”

    羅榮天這才正式道:“我想把李子明從法警隊調到我們反瀆局工作,你看怎么樣?”

    一聽這話,馮正業嚯地一下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好像沒聽清羅榮天的話一樣道:“你說什么,你想把誰想調到反瀆局?”

    “李子明啊!”羅榮天重復道。

    “李子明?就那個整天給惹是生非的李子明?我問你,你是不是瘋了?”馮正業的表情一下子嚴肅了起來,“李子明把我們折騰的還不夠嗎?你怎么能看上他呢?你這腦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打架的事兒,咱們就不提了。你想想,如果他進了反瀆局,我們院還能有安寧日子嗎?我給你說,那就是個禍害,就是個名符其實的孫悟空。還有,去年他說人家魏市長是同性戀的事兒,弄的我們好不尷尬,讓他進反瀆局,我堅決不同意。”

    馮正業一下子將這些天窩在肚子里的火全發了出來。

    羅榮天盡管知道馮正業對李子明有些成見,但如此態度,還是讓羅榮天大感意外。

    羅榮天不客氣道:“既然你說李子明是個禍害,那你說說,他怎么就是禍害了?他禍害誰了?他打那個胡慶來有錯嗎?他說魏市長是同性戀的事兒,我也知道,我倒是此事覺得有待進一步落實。”

    馮正業一下子火了,一拍桌子道:“胡扯!我看你小子是要瘋了,查什么?查人家魏市長是不是同性戀嗎?”口氣又軟了下來,接著道:“我說榮天,你能不能不給我添亂呢?李子明打人的事兒,直到現在,閆書記心里還不痛快,說我們不處理李子明是明目張膽地跟市委對著干,你現在還要調他去反瀆局,你這不是要我好看嗎?”

    羅榮天嘿嘿冷笑道:“閆書記不痛快,那是因為胡慶來是王建臣的外甥。”

    馮正業馬上道:“既然他李子明知道胡慶來是王書記的外甥,為什么還要動手打人家。就是因為他當過幾年兵,會幾下三腳貓功夫,就要逞英雄多管閑事?”看著羅榮天,停頓了一下,接著道:“退一萬步講,就算王書記的外甥在執法的過程中做的再不對,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也輪不到他動手教訓人吧。要是這樣的話,要紀委干什么?要公安局干什么?要我們檢察院干什么?他是院法警隊的副隊長,難道連這點最起碼的紀律原則都不懂嗎?”

    馮正業說著厭惡地擺了擺手接著道:“小羅,也不是我駁你面子,要是換了別的事,我肯定答應你,唯獨這件事,我決不同意。”又攤開手壓低聲音道:“撇開打人的事不說,如果我今天答應你把他調到反瀆局,王書記那里,閆書記那里,你讓我怎么交代?”

    說著話,馮正業好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繼續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我最近聽說李子明這小子一直纏著人家王書記的千金不放。雖然這種事情我們不好干預,可你說說,他干的這都是什么事兒。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這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嘛。我給你說,就算人家王書記的千金眼睛瞎了,也不可能看上他。”

    羅榮天越聽越不高興了道:“馮檢,我覺得話不能這么說,李子明身上確實有些毛病,但是他不貪不腐,一身正氣,敢闖敢干,不正符合一個檢察官的標準嗎。就拿打人的事兒來說,我倒是覺得他做的很對。你是不知道胡慶來這小子有多壞,當街調戲婦女,這是什么行為?如果任由這些人胡作非為,老百姓怎么看?我們這個政黨替誰當家作主?我們還談什么代表最廣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

    羅榮天連珠炮式的話,幾乎讓馮正業沒有絲毫反擊的余地,連連擺手否定,卻也無法爭辯。

    羅榮天繼續道:“還有,李子明追求王書記女兒的事兒,我也聽說了一些。我倒是覺得子明并沒有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有之,子明怎么就不能追求王書記的女兒了,就因為她是王書記的女兒嗎?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那你說說,他王書記的女兒應該嫁給誰?”

    馮正業只好講起了道理道:“小羅,我給你說,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你也是三十大幾的人了,怎么還這么幼稚。門當戶對,門當戶對,你以為老輩人是說著玩的。雖然現在是新時代了,但是我告訴你,老輩人的話依然適用,而且還有了新的含義。我問你,文化程度差距大了能行嗎?家庭背景差距大了能行嗎?相貌脾氣差距大了能行嗎?不行,肯定不行!咱們都是過來人。結婚是人生大事,不把這些方方面面的問題都考慮清楚了,以后的日子怎么過?整天拌嘴打架嗎?”

    隨即一擺手,做了最后結語道:“好了,好了,咱們還是不要再爭執這些無聊的問題了。總之一句話,你要把李子明調到反瀆局的事兒,我不能同意。你要怪我就怪吧。反正我就是這個態度。”

    羅榮天本想著,按照馮正業的性格,即便是不同意,態度也不會如此堅決,這次說不通下次還可以商量,想不到馮正業竟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路給堵死了。

    “好吧,馮檢,既然你這么說。那我也只好不客氣了。我以一個副檢察長的名譽,建議院里對檢舉魏亞楠的事情進行徹查,并上報河州市中院。你自己看著辦吧。”

    羅榮天說完,扭頭就要往外走。馮正業急忙一把扯住了,瞪著眼睛道:“哎,我說你小子什么時候學會了跟我玩這一套。我告訴你,你這可是以權謀私。”只好緩和了語氣道:“你給我說實話,這個李子明跟你到底是什么關系?為什么非要把他調到反瀆局?”

    “我給你說實話,你能相信嗎?”“只要你給我說的是實話,我就信。”

    “好,我實話告訴你,我跟這個李子明沒有任何關系。”

    “這么說,你之所以要把他調到反瀆局完全是為了工作?”

    “是!”

    “總得給我個理由吧。這個李子明身上到底有什么東西,值得讓你這位副檢察長對他如此上心?你總該給我說說吧。”

    “理由我剛才已經給你說過了。敢作敢為、不貪不腐,而且還有一身正氣,這個理由難道還不夠充分嗎?”

    ()( 金牌檢察官 http://www.mbszin.live/1_132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竞彩半全场怎么分析